2016年4月14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開國王朝「騙道之行也」記事》



多年的「聖國」內戰,年年精彩,日日高潮;草民革命,凡數十年,「天龍軍」與「地虎軍」各有所失,亦各有斬獲;「天龍軍」失民心而亡國;「地虎軍」得天下而坐享江山。天下之得與失,以書生草民遊走廟堂之高,行走江湖之遠;天下之得失,端視「騙道」之高下,無關仁義之施。話說:"騙道行得通,石頭亦點頭",誠不虛假。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被騙過,方知天下「好騙」!"。故「天龍軍」與「地虎軍」均同意,「政治是高明的騙術」;爾後,騙道為公,屬於我聖國固有之文化資產;與固有領土相同:無論何方最終勝出,均維持現狀:以「騙道」為立國精神、治國大綱。我聖國之聖域領土含蓋周邊五個現存番邦,暨「天朝中國」;此神話乃治國「騙道」之基礎也;神話之不存,聖國亦無存也。

「騙道」立國之理由無他:凡天下草民皆「好騙」也!據我「聖國」古代先賢之「說文解字」:「好騙」者,易受「騙道」所誆也;或人之「好於行騙道」以誆無知之人,亦可。故聖國天下各路人馬,皆競行「騙道」,亦精於「騙術」;天下交相騙,官民互騙,男女互騙,宗教欺騙,全民同樂,以為「天國就是我家」;高僧藉「騙道」而成巨富,不願諸法皆空。我聖國宗教昌盛,良有以也:信不信皆「好騙」。

商人騙客人,半斤成六兩;油商摻假,婦人不察,以為所購正品,乃可供家人食用之「印度神油」。亦常見熟女為色男所騙,人財倒貼,只賺得大腹。亦有軍人「好騙」,枕戈待旦,以為將收復聖域;孰知其將軍早已奔赴敵營當「表哥」。

亦有官府奴才為「冒名有司」之「騙道」所誆,盡情交付家產,猶衷心謝朝廷有司德政,服務熱忱,代管資產。…,諸多「騙道」盛世現象,坊間草民引為茶餘飯後笑談,深自勉勵,引以為戒,自勉恪遵「騙道」,日益精於「騙術」。鄰里巷道上之路人、阿貓、阿狗,皆以略有「小聰明」為榮;道中高手,若被封為「白擦漆」,甚至可獲「今上」擢用至左右,以效犬馬之勞。

所謂道人高一尺,魔高一丈;我聖國大內府中,豈是「騙道」素人?非也!業精於勤,荒於嬉;聖國治天下,以聖人為本,故官府治國非「假聖人」不可;自「今上」以下,各路奴才、公公、嬪妃,宮女,悉陽奉陰違。

歷代皇上,曾吃虧多次,「啞吧壓死孩子」,叫不出聲。亦有將軍擅於欺敵,兵不厭詐;孰知「先皇」不察,敗過方知,自己「好騙」;故痛下決心,立「欺君之罪」以匡朝野,以召後人炯戒。"爾後,天下不可欺君!…。凡犯欺君者,犬決可也!"

君可欺民,乃習慣也;天下草民習以為常,「久而共識」,世道皆如是,能騙則騙,不騙,白浪費矣!我聖國「騙道」人才濟濟,咨爾多士,以番邦林立,可向外輸出「騙道」,互通「騙術」,以促進文化交流,互通有無,利通私庫。久而共識!各番邦人民叫苦不已,向我聖國抗議,以鄰為壑,害人不淺。

實則,騙道之行也,乃時代精神所至也;究其原因;尤其甚者,「聖國龍皇」好「符咒之術」,以對治天下,交往番邦。蓋「符咒之術」起源「天朝中國」,其「天皇」尤為此中高人,其「符咒之術」足以令不從其意者「地動山搖」。

我「聖國龍皇」懼其威,乃不敢造次違逆「天皇」之「習題」,而唯命是從,終走上敗亡之途。「地虎女皇」承繼天下,猶想自行其是,惟亦受「符咒之術」挾持,而被迫「維持現狀」。現正閉門創新「騙道」,以破解「天朝中國」之符咒。

天下風俗之厚薄,繫乎一二人心之所嚮。悲乎!世道不靖,天下草民四散番邦,不甘淪為難民,而善用隨身外帶之「小聰明」,以「騙道」開市誆行番邦,大有斬獲。其「立論」乃是:"番邦可騙,不可善待;唯騙道能走天下;番邦以往,曾騙我聖國甚多;行騙道乃是替我聖國討公道,亦可見一絲正義 "。是耶?非耶!

嗚呼哀哉!鴨子,不知七月半之死活;以為「騙道」有利可圖,回傳「天朝中國」,以中制中;據聞「好騙」者中,有「天朝中國」諸貪官之「情婦團」,其所藏斂聚不義之財,妄圖再套利,反被「騙道」套取。是可忍,孰不可忍!「天朝中國」之貪官乃大發天威,誓言追緝天涯海角行「騙道」之我聖國「騙子草民」歸案。

果然,「大漢天威」震天下,地動山搖;隱居於各番邦之「騙子草民」,乃急於載譽歸國,保存戰果。亦有手腳不如頭袋靈活者,被「天朝中國」之特務綁架,押赴「秦城監獄」。

據悉,「天朝中國」係欲向聖國「騙道」高手就教:何以「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惟頻鼓地動來,我聖國震駭;「天龍軍」與「地虎軍」,朝野各路人馬,亦暗自疑慮而未敢隨意赴番邦「啃鴨」,恐怕自己已列在「天朝中國」的緝拿黑名單上。

地動山搖之日,適值「龍皇」待退報廢期,正憂其「後路」和「出路」,空有一身「騙道」功夫,又精「符咒之術」,恐「功高」震「天皇」,引來不測,故日夜難安;近側隨侍之公公自「地堡」傳出:皇上已中符咒之邪,終日唸符咒:"「騙道之行也,久而共識!…久而共識!"仍在自欺亦妄想欺人。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