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3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狂熱的遺緒》


思想與信仰,在激情加溫之後,會成為狂熱,宗教是一種現象,革命也是另一種現象;理性,在此狂熱情境中是「逃亡者」。

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在五十年前發生;「文化」成為被革命的對象?!真實的情境,是人民烙印重大的創傷;至今,依然不知,當時為何瘋狂到對「文化」進行革命?或以「文化」之名,行革命手段,摧殘一切傳統、秩序;最主要的,是人性中的「善」,一種理性的結果;「善」,被迫逃走了。

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普遍地被標誌有十年的歷史,從1966年到1976年,核心人物「毛澤東」死亡的那一年。

回顧歷史,「文化大革命」十年的思想與信仰的狂熱,是為「毛澤東」造神的登峰造極的歷史;凡是有礙於「出神」的一切現象和制度,都是惡的文化和傳統,包括無數的「造神者」自己,都是し必須自貶又隨時必須拋棄的工具,都是被革命的可能對象。

五十年,或者四十年,過去了;「文化大革命」對於半百年歲以下的當代人,已缺乏具體的想像了。但是,"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而且是,透過語言的牢籠,關著暴力幽靈的思想。「文化大革命」的其中一種「惡」,在於要求他人必須「表態」和「交心」。

這種極權主義的壓迫,烙印在當今中國各級權力者的用語中;充斥著狂熱的遺緒,特徵是「語言暴力」;目的正是要求「表態」和「交心」,以符合極權主義所強求的行進路線的正確。

中國的「文化大革命」,當今對於台灣也有惡的影響;當前,正好有極現實的事例;就是,「文化大革命」狂熱的遺緒,表現在中國的權力者的話語中,不自覺地「口號化」和「符咒化」;而且朗朗上口,夥同在台灣的中國隨從勢力,要求即將上台的台灣新總統和新政府,必須對「九二共識」「表態」和「交心」,否則將「地動山搖」;這種極權主義的惡,正是「文化大革命」狂熱的遺緒話語。

「九二共識」,聯結中國;更循著符咒標語的本質上溯,聯結到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台灣人民的歷史有過「二二八慘痛」、也有經過「白色恐怖」的黑暗政治,難道還想多一項中國的「文化大革命」的狂熱歷史?

中國的「文化大革命」的本質是視人為工具,服從反智與反動的符咒口號。狂熱,源於對符咒缺少思想與信仰的分辨能力;自己中邪,還妄想強迫他人分享!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