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4日 星期六

哲學人生筆記 -《逼我移民》


移民?很容易嗎?想移民的人,比較高尚嗎?經驗上,有"辦法"的人,跑得快!

世界上有些國家開放投資移民,給有財力的人;也有些國家接納政治移民,給受到政治或宗教迫害的人。或者,有些人為了經濟上追求更好的生活而成為經濟移民。有些人是在外國求學受教育,然後留下來,轉換身份成為就地移民。

以上,無論那一項原因,主動的心願被尊重,都是移民者的權利。最不堪的移民,是享用國家權位利益的條件不再有之後;而且,掌權的作為,引來人民反感而心虛不已,有被迫害妄想症;像狡兔一樣,在心思算計上,早就視國家,人民和自慚羞愧於無物而另謀避險,却故意矯言為"逼我移民",實在是羞辱"移民"。

有些國家接納移民的條件寬鬆,為了開闢財源,各類貪官,奸商,犯罪者也以移民的身份混雜其中。

主觀上,若故意將自己塑造成"逼我移民"的受難形象,或被"政治追殺"的弱勢者,則仍然必須承受客觀的檢驗,不由得自己標榜,是高貴不可缺的存在。

官場高位退役或失意,而有移民的動機,是陷享用權位俸祿的國家於不義。若想學"孔仲尼"的"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則是迂儒庸官的矯情心態;為抬舉自己而貶抑生養出身的國家,人民和土地。

"逼我移民"或"政治追殺",輕易地就出於在任的待退高官權貴,是病態的時代精神。世道上,無情無義之輩多倖進投機的權貴;大勢不利,自己飽先落跑,是不堪的官場文化。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