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2日 星期日

哲學人生筆記 -《末日哀嚎》


世界上的怪事之一,是越界干涉;一個有「總統」榮銜的國家,在新總統就任時,對人民發表的就職演說;竟然引來「鄰國」越界干涉內容。此種不文明又失禮的野蠻舉動,就是出自標榜有五千年歷史和古文明的近代「新中國」。

文明有自身的發展進程;在歷史的不同場域和階段,更需要置身其中的人群,自己參加「互動」和「主動」啟蒙;否則,必然出現與時代精神脫節的「反動」。信仰,有好有壞,決定於對價值高下的選擇;這就涉及思想和精神的場域,究竟是服膺哲學?還是神學?

哲學,一直向荒野探險前進,科學隨後跟到,鞏固勝利高地;走過歷史,發現時代的進步與改變。相反地,神學,一直退守,保衛神殿聖堂,堅定教義,自我說服;必要時,或有自我批判,抓漏修補。總是如此,為了守住神殿聖堂,勿背離教祖的聖義,安住日漸稀落的信徒。

哲學,更是艱辛的思想探險事業,必須忍住寂寞,在繼承與批判中前進;看似無近利和實用;終極目的,在於實踐生命的高貴意義和人生的愉悅幸福。神學,莊嚴崇聖,表面上,依靠符咒撐住儀式的場面;本質上,在世俗渾沌中力挽狂瀾中的沉溺,卻終於淪為隨波逐流,總是枉然,徒留世俗皆如是的嘲笑。

進步,必須從現實的基礎出發,不忘理想的初衷,積無數小步,以成就遠程。哲學必然領先神學,佔領聖山,據為思想的高地;在科學的鞏固經營下,神學將成為神話和典故歷史。

長期以來,台灣走過「戒嚴時期」的反動、民主時代的困惑;終於來到捍衛自由、深化民主,是民主人,更是自由人的新時代。一路走來,能夠不忘初衷,就是時代精神場域與人群對高貴價值選擇的啟蒙;將成為「是自己」的偉大的國家和進步的社會。

歐洲的「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雖然曾經有過價值的掙扎和說服,卻都是文明進程所彰顯的:"作為人,本身就是目的,就是作為有意義的自己"。

以這個基本認知,去回首中國對台灣新總統就任演說內容,有情緒和面子上難堪的自殘反應;是不符文明教養的言行和舉措。即使再度唸起符咒,一切的吶喊和覆誦;哲學家所聽到的,彷彿是遠方傳來神學士的末日哀嚎。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