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8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不語小童」》


大國在世界的利益場域,追求的是多元的區域和議題支配的優勢;大國皆如是!人是陸地上的動物,天空太遙遠而虛浮;文明只能在陸地上生成和發展;海洋成為唯一可爭勝的場域。

自從十七世紀中期,「西發利亞和約」(Westfälischer Friede,1648年10月24日) 簽定後,國際法的規則被確立典範;國際上的列國,對陸權的爭強好勝,已有必須付出重大戰爭成本的牽制;任何的陸權爭議,都必須列入政治的理性計算。

人類,僅剩海權場域是可欲的強權途徑;這種客觀形勢的發展,已經形成新時代的典範移轉;是十五世紀「大航海時代」以來的新海權時代。傳統的陸權國家自知,堅守陸域是被動的受到海權的包圍和反制,不利於生存發展。

尤其在「經濟全球化」的時代,掌握海權優勢是確保貿易利益和生存安全的基礎,也是為自身全球利益的保障。

美國,至今奉行海軍少將「馬漢」的海權戰略思想,徹底地發揮美國是面對兩大洋國家的地緣政治優勢;也因此配備全球最強大的海軍武力,以遂行國家意志,保護美國在全世界場域的利益。

類似地,中國在南海礁域的非法填土造地,一帶一路的海線,都是離開陸地經略海洋的海權爭勝戰略。北方的俄羅斯與中國同步,而日本更是不忘再建帝國海權的榮景實力。

台灣,一再地成為各大國不言自明的海權封鎖的咽喉。各區域大國都自知,台灣有最佳的海權地位;更自知,台灣最佳的法律地位,就是被尊重和確認是「中立的存在」,不可落入任何大國一方的實際佔有。

台灣人民,也應當自知,客觀上,大國在實踐區域支配優勢時,為了利益的理性計算,不言台灣獨立的事實,而以「一個中國」之符咒代之。客觀事實上,大國已認知,台灣就是自「對日本的舊金山和約」生效後,就不屬於任何大國的獨立存在的國際法秩序。

從這項事實基礎出發,台灣就先扮演不在乎,也不拆穿「國王的新衣」的另類「不語小童」;更別學奉承之徒,去附和「國王的新衣」。「不語小童」,堅持就是成為他自己,總有一日,開口以真實獨立的事實,以破解大國虛言。

各大國虛言的「一個中國」,在實踐上,如同「國王的新衣」;究竟是什麼材料和樣式?在國際法的規範中,它都與台灣無關。「一個中國」,就是大國在世界的利益場域中交易和較量的虛言。大國有話語權,在自由和民主國家的人民意志之前,卻是虛的。

就像中國以「九二共識」符咒包裝「一個中國」符咒;這是典型的以虛指虛,依然還是虛。台灣人民以多數意志不予理會,就是公民的哲學理性的堅強展現。日後,中國的帝國主義和其扈從勢力的騙道,仍然不會死心。人民,更需要警戒,以哲學理性破解帝國神學的蒙昧欺妄。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