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8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想成為真男人》


男人,原來有真男人?新的人種嗎?以前只聽說,真女人要真金和真情?!

男人,若是真男人,指的是那裡?若不是真男人,指的又是那裡?平常,常聽女人責駡枕邊的男人:“像個男人,好嗎?!”;男人一臉無奈,裝無辜,不服氣:“好吧!俺,去海軍陸戰隊天堂路爬一回”。

可見,成為男人,只是有些女人的最低期望值而已;是男人自己想成為真男人;似乎有什麼平常不為人知的“情結”(Complex),在瞞著女人。好勝爭強?有歷史地位的“英雄”情結?可惜,歷史的客觀形勢的發展,不以個人的主觀意志而轉移。最後淪為“狗熊”。

男人,為何有想成為“真男人”的念頭?“真男人”,比較好嗎?通常,“真男人”,是很吃力的!像藍波?像泰山?像海豹?像海龍?像蛙人?當公公,不行嗎?若做不到,就是真地做不到了;真的無能為力了!

經過以上“真男人”的“成真”論證;真男人是可欲而不可得的異種男人;做不到就會被嘲笑無能。何必呢!女人,不必是男人,就已經可以當總統了。男人,面對真實,是男人就好,何必還想當真男人?通常,認真的男人,反而容易淪為“無能為力”。認真的女人,聽說,“最美”;真的嗎?真女人不是更美的不得了?

女人責駡枕邊男人:“你,還是男人嗎?”,只是,希望回到“是男人”的真實就好。男人自己無能,正因為男人自己想成有歷史地位的真男人而無能為力;只好有勞枕邊女人出言安慰:“是男人就好”。

原來,真男人不是真的男人,而是無能的男人!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