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6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在義和團之後》


一個多世紀前,清帝國在治理帝國的思想窮途末日,無從應付內外交困的變局時,最盲動和最無知的勢力上下結合,形成帝國末日的反動勢力。扶清滅洋是當時清帝國的官定國家神學,有不容質疑的政治正確。

歷史的事實證明,這套反動勢力的國家神學不敵洋人番邦以實證科學所發展出來的壓倒性軍事力量;帝國加速了自己的崩潰。以當代政治學的常用名詞,那種對內反動,對外好鬥的情境,就是“鷹派抬頭”;這也是那個國家和人民的不祥之兆。

類以地,二次大戰前的法西斯義大利,納粹德國和軍國日本,都有相同的鷢派叫戰的國家精神變態。當然,事實證明,鷹派勢力抬頭的國家都失敗了。觀察鷹派勢力抬頭的精神病裡,必然來自國家社會的上層和底層各有盲流;上層的權力者偏執傲慢,底層的群眾愚昧蠢動;共同之處是迷信暴力;認為強權就是公理。

盲動的原因,精神上,是高估自己,妄求歷史地位;於是焦慮充斥,訴之於口,出之於手,動之於脚,像被困住的飛蛾,撲向火去。智能上,是低估外部的環境,誤判對手的應對能力。

義和團或類似的鷢派勢力的排外情結,是文化語境中暴力想像所凝結出來的產品。語言中,充斥暴力的指涉,本質上,是一匹狼,却必須以蜂蜜謊言包裝成一隻羊;這就是典型的低估外部的反制能力。

中國的歷史,為何難以超脱人治社會和封建的宿命,而且充斥虛偽陰謀,暴力血腥?漢語的語境,是這些歷史宿命的精神病理。

以現實的情境話語為例:一個後擬的語言符號“九二共識”,竟然可以回溯歷史,以指涉所欲的目的;這是嚴重的欺妄,不知所云。就如同:義和團的“扶清滅洋”符咒;既不能自知清帝國的病理而扶,也不能認知洋人番邦何以強之理而欲滅。何其無知而荒謬!

一個盲目又欺妄的符咒,前後表裡不能統一,却被強調是“共識”;就如同,野狼披羊皮,混入羊群,再撕下羊皮後想吃羊;還說:“這是共識”!一個多世紀過去了,義和團為典型的中國勢力,依然沉溺在自欺欺人的符咒語境中難以超越,不能實事求是,何其悲哀!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