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7日 星期六

人生故事筆記 ㄧ《姐弟戀與正名權》


"小鳥"一詞,將鳥看小了;野外的衆鳥對此一"稱謂"的想法如何?人類不得而知!反正,"鳥"?...,就是....雞和鴨....的親戚...?那麼,"小雞","小鴨"的稱謂,又是什麼?為什麼稱"小姐"?"小",...就是"不大",...比"大姐"小,所以是"小姐"???年紀嗎?正名,是一個認同與安心的哲學問題。

在許多場合,我被稱為"大哥";可是,我的一位鄰居"阿桑",有事請我幫忙,總是稱我"小哥";我一時轉不過來,"阿桑"提醒我:"小哥,你看起來,不像黑道大哥啦!所以,稱小哥啦"。這是...什麼,...又是,什麼嗎?同一個我,竟然"可大可小"!

這位"阿桑",順勢拜託我:"小哥,以後,遇到我兒子,請直接叫他"阿賢",就可以了;他已經快三十歲了,我兒子說:"每次遇到小哥,都被你叫"弟弟";我兒子不好意思請小哥您更正!"。

啊...,這又是怎麼ㄧ回事?從阿桑家的"弟弟"出生,上幼兒班,小學,國中,高中,大學,研究所,服兵役,我都是稱呼他"弟弟",也都得到"弟弟"的回應啊!

莫非,...最近的一次稱呼"弟弟",是在捷運站門口相遇,"弟弟"身旁,牽手一位小姐。原來"弟弟"長大了,正在戀愛中,有身分認同的焦慮;尤其,在小姐面前必須有男人的"稱頭",這也是對身旁小姐的尊重。

當時,我的習稱"弟弟",未及時應變改口,必然讓"弟弟"在小姐面前受窘了;未看人說話,小姐瞬間,好像被迫中獎,升級成了"弟弟"的"姐姐"。也許,小姐當時也難以承受進階版的更新,而略有私下向弟弟嘖言質疑:"那位怪叔叔為什麼叫你....,是乳名嗎?"

"好說!請轉告府上弟弟;下次有機會再見到有小姐在他身旁,我會稱呼他阿賢"。我,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同為男人的心情,我是能理解的!

"阿桑",得到"小哥"我的允諾,為兒子爭到"是大人",和"真男人"的正名權,很高興地,多說了ㄧ些關於兒子交往對象的背景八卦;。聽出來了,"阿桑"似乎不太讚成獨生兒子的這段情緣。理由,竟然是差三歲的"姐弟戀"...,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兒女成年了,愛上的對象,有父母的祝福就是圓滿。

看出"阿桑"作母親仍在意"女大男小"的情結,"小哥"以世道交遊的人生閱歷,鼓勵和開導她:"結婚前,媽媽照顧弟弟,很自然的母性;結婚後,有大姐似的妻子照顧弟弟似的丈夫,是男人的福氣,很理想啊!而且,同住在家,您們婆媳合作,無縫接軌!弟弟會很幸福的!說不定,現在他們早就互稱老公和老婆了;已經老夫老妻了,還在乎年下或年上嗎?"

"阿桑",仍然面有難解和在意的憂慮,"蛤?蝦米?...???",欲言又止,又不知從何說起,...。

"說不定,弟弟在外生個孫子,抱回來給你照顧,你升級成了"老阿嬤",...先恭禧阿桑,升級有望了!"。

看來,"阿桑"的憂慮,未來的兒媳和婆媳關係的前景,能否和平相處?誰大誰小?短期,還找不到共識,等待磨合適應。可憐的"阿賢弟弟"!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