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邪聚惡散」》

圖片
秋冬以來,風邪、寒邪活躍;之前的夏季有熱邪、濕邪逼人不舒服。邪者,以破壞為始而終於惡果。秋冬養身進補,目的在於「克邪」。基本功無他,「誠心正意」不屈服於作惡即可。 至於如何啟動「誠心正意」?起於善念!客觀的浮世諸現象,看似紛亂,而有孔子所惡者,「以紫亂朱」;屈原所痛者,「黃鐘毀棄,瓦斧雷鳴」。以易懂之語陳述,正是「以假亂真」;以哲學之語批判,正是集「歷史之反動與虛無主義於匯聚成流」。 折騰台灣已有時日的在野政治勢力,始於合流之念,終於亂流之怨;於本日正式進入時代的轉折。一個舊時代的結束,帶來新時代的期待。合流之不容易,出於戰略想定的自欺,近於神學式的造神造論:誰才是「王者」?殊不知者,在於膺品想以假亂真,却必被破於真實之前。這是現象學所指陳的檢定法則。 有些友人問俺,如何看待台灣的大選?因紛亂不明而有焦慮。俺笑看浮世,輕鬆莞爾一笑,即可辨明浮世誰將主宰;正如暗夜漫長待天明之曙光乍現,浮世大白。 認真於選舉者,必出於誠心正意,最美!出於自欺欺人而選舉者,必工於心計;所謂團結匯流之話,正是自證不團結才是本質,參與者各有私利之圖謀,唯恐吃暗虧,已無能力述說自己陣營的存在價值和參選的正當性。 孔子有言:"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自己無能而路上亂拉伕和砍柴,終有力窮而火熄之時。時代之諸現象看似騷亂激動,實則有邪窮之時。君子所至盼者,「始於兵而終於禮」;小人所亟求者,「始於狂愛而終於狂悲」。在野政治勢力之「邪聚惡散」正是一場可供哲學批判的浮世啟示錄。

園藝生活筆記 -《六月育雛》



端午節氣之前,未注意到家園角落已在孕育新生命。日復一日,只偶然望向書房的窗外。當時,我只被雨後的青翠綠意吸引,唯恐繁花不耐午後雷雨的摧殘,可惜了!

時序來到端午節長假,也是意外地,望出窗外;有一對白頭翁夫妻,總是在栗子樹的密蔭進出。原先,我以為白頭翁夫妻正在構築愛巢;看來,雜樹林已是白頭翁的故鄉了。

已經有五年了,也是六月天;白頭翁的先祖「有吉」和「春美」這對愛侶,那時候,被我初次發現,就在書房窗外的「玉蘭樹」上築巢和育雛;還開辦飛行訓練課程,耐心地教子女小白頭翁學飛。

當年的觀察和記錄,被我寫成「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如今;「有吉」和「春美」的後代,像鮭魚返鄉,就在五年前還是小樹,如今已能開花的栗子樹上,共結連理和構築新巢。這一切的生命現象,我為自己執著於生態保育,與自然和諧的園藝生活哲學感到高興。時空換天地,我又多長五年,生命的世代更迭,伴我見證:眾生有情的"我們同在"的生機善緣。

就在端午節的次日清晨,我才來到雜樹林,就聽到白頭翁頻繁又輕快的啼叫,想必有喜事嗎?竟然,先發現在「肖楠樹」的樹梢上,一隻已經離開鳥巢的白頭翁雛島 ;附近的「櫻樹」的樹枝上,又發現兩隻雛島;真是生機旺盛的白頭翁一家,大小共五隻。

白頭翁父母在附近的樹上啼叫不止;似乎在向我報出生戶口:"我們一家五口,請園丁登錄備忘"。

說的也是,以後,食之者眾,難道我得幫忙看顧小生命?豈有此理?豈能撈過界代勞!白頭翁父母被愛沖昏頭,出「鳥命」了,不可棄而不管。德國哲學家「叔本華」老先生有先見之明;"生命的意志是服從和滿足生殖的慾望"。

還好,一枝草一點露,不放棄,生命就有找到出口的希望。看到白頭翁一家五口,正忙著慶生和上飛行練習的課程,我就謙卑,謙卑,再謙卑,不進去雜樹林打擾了。才轉身,意外發現庫房的鋼架屋簷一角上,有一團黑色的物體。伸出長鏡頭拉近一看,原來家園添新生,不是僅有白頭翁夫妻,還有「紅嘴黑鵯」。

不知何時?「紅嘴黑鵯」也早已在那兒構築愛巢,母鳥正在打坐,聚精會神地孵卵。哇!食之者眾,六月正是人間有情天;「穀雨」之後,氣溫已更熱,眾生有情,生生不息;三月春暖,調情又求愛;六月熱過頭,愛巢好育雛;九月秋意到,多食補身體;年終寒氣凍,好壞看鳥命。

鳥兒的生命意志,完全符合「叔本華」老先生的哲學高見:"服從和滿足生殖的慾望"。

相關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又見變色的栗子樹》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哲學人生筆記 -《極道の國家和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