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1日 星期六

園藝生活筆記 -《六月育雛》



端午節氣之前,未注意到家園角落已在孕育新生命。日復一日,只偶然望向書房的窗外。當時,我只被雨後的青翠綠意吸引,唯恐繁花不耐午後雷雨的摧殘,可惜了!

時序來到端午節長假,也是意外地,望出窗外;有一對白頭翁夫妻,總是在栗子樹的密蔭進出。原先,我以為白頭翁夫妻正在構築愛巢;看來,雜樹林已是白頭翁的故鄉了。

已經有五年了,也是六月天;白頭翁的先祖「有吉」和「春美」這對愛侶,那時候,被我初次發現,就在書房窗外的「玉蘭樹」上築巢和育雛;還開辦飛行訓練課程,耐心地教子女小白頭翁學飛。

當年的觀察和記錄,被我寫成「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如今;「有吉」和「春美」的後代,像鮭魚返鄉,就在五年前還是小樹,如今已能開花的栗子樹上,共結連理和構築新巢。這一切的生命現象,我為自己執著於生態保育,與自然和諧的園藝生活哲學感到高興。時空換天地,我又多長五年,生命的世代更迭,伴我見證:眾生有情的"我們同在"的生機善緣。

就在端午節的次日清晨,我才來到雜樹林,就聽到白頭翁頻繁又輕快的啼叫,想必有喜事嗎?竟然,先發現在「肖楠樹」的樹梢上,一隻已經離開鳥巢的白頭翁雛島 ;附近的「櫻樹」的樹枝上,又發現兩隻雛島;真是生機旺盛的白頭翁一家,大小共五隻。

白頭翁父母在附近的樹上啼叫不止;似乎在向我報出生戶口:"我們一家五口,請園丁登錄備忘"。

說的也是,以後,食之者眾,難道我得幫忙看顧小生命?豈有此理?豈能撈過界代勞!白頭翁父母被愛沖昏頭,出「鳥命」了,不可棄而不管。德國哲學家「叔本華」老先生有先見之明;"生命的意志是服從和滿足生殖的慾望"。

還好,一枝草一點露,不放棄,生命就有找到出口的希望。看到白頭翁一家五口,正忙著慶生和上飛行練習的課程,我就謙卑,謙卑,再謙卑,不進去雜樹林打擾了。才轉身,意外發現庫房的鋼架屋簷一角上,有一團黑色的物體。伸出長鏡頭拉近一看,原來家園添新生,不是僅有白頭翁夫妻,還有「紅嘴黑鵯」。

不知何時?「紅嘴黑鵯」也早已在那兒構築愛巢,母鳥正在打坐,聚精會神地孵卵。哇!食之者眾,六月正是人間有情天;「穀雨」之後,氣溫已更熱,眾生有情,生生不息;三月春暖,調情又求愛;六月熱過頭,愛巢好育雛;九月秋意到,多食補身體;年終寒氣凍,好壞看鳥命。

鳥兒的生命意志,完全符合「叔本華」老先生的哲學高見:"服從和滿足生殖的慾望"。

相關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又見變色的栗子樹》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