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2日 星期日

人生故事筆記 -《你遇到誰?》


 

世道上「遇人」,是有關命運的哲學問題;出門不對時辰,方位不佳,行走世道,突然殺出一個「不知是誰」的人,對你「指教有加」,貶損不已,外掛「啥鳥蛋」的國罵;真是讓人錯愕、憤怒、被辱和傷心,真是一時無語問蒼天。

世道不是僅有「馬路如虎口」,還有豺狼、癡人,各路宗教狂熱的「特異功能」的「異議者」。在德國求學時,我與相識的一位英國老先生安迪」(Andy) ,在大學圖書館外的咖啡座對話;「安迪」提醒我:"在英國時,最怕在路上遇到教會的神父或牧師,和保險公司推銷員;這會讓我感到末日不遠,必有不安"。

英國老先生反問我:"Alfred,你在路上最怕遇到誰?"。我的答案,讓老先生,不可思議,滿臉疑惑:"回到家門口前,遇到愛德華!"。我如此地回答。

近鄉情怯…? ? ? 那是出國求學前,任職調回到台北市內,清早出門上班時,得悄悄先開大門留小縫,然後探出大頭,先看附近沒有「愛德華」(Edward) 大叔駐防;於是加快腳步,衝出雷區。

到了傍晚,回到家門口,一時東摸西找地,找不到大門的鑰匙;真是時辰不對,只聽到背後傳來「愛德華」的吼聲:"俺殺你這鬼子;俺殺死你!殺死你!…";一回頭,只見「愛德華」手持菜刀指著我,站在約數公尺外,步步進逼,滿臉憤怒地瞪著我咆哮不止。

當然,我立即學「大禹治水」,暫時過門不入了;還不致於"今天不回家",是為上策,跑遠一點,以求自保。曾經,「愛德華」也嚇過不少路過者,尤其許多女人驚嚇不已,花容失色而哭泣抽搐。

「愛德華」的莫名其妙攻擊,也曾惹上路過的不知情的黑道兄弟反嗆;也引來警察關切。然後,各路道上人馬經過「愛德華」的弟弟解釋而知情後,悻悻然地打道回府;平白生氣,浪費不少氧氣。如此這般地週而復始,直到我出國,才總算脫離險境;也成為向英國老先生「安迪」敘述的「台灣的傳奇故事」。

許多年後回國時,景物依舊,已人去樓空;鄰人說:"「愛德華」已經在幾年前的一次突擊行動中,太激動而氣死了!";真是一生孤寂悲憤!願「愛德華」大叔已放下諸法執著。

精神官能異常,在近年的幾次街頭隨機恐怖殺人事件後,社會上才有較多的認知。原來家庭、企業、學校、宗教、政府、檢察官、法官、醫生、軍隊中、社會上無所不有;在一個不正常而以虛幻為常,集各種的壓抑、焦慮、燥鬱、妄想,偏執交織而成的社會,"你遇到誰?"就成為個人的命運,和社會交相歸咎的短命「假議題」。以後一定還會再見!

諸行無常,諸法無我;眾生有緣,緣起緣滅;當下,來者不善,先脫離地雷區。世道之行的原則是先求生存,次求發展,永保安康。我與附近多年的老鄰居「愛德華」,相見而能各自表述,久而共識,驚險而相安無事。

多年來,「愛德華」已去,至今已成為我台北住家附近巷道裡,老鄰人記憶中的傳奇而悲劇的「抗日英雄」;我等鄰里刀口下的「倖存者」,都曾是「愛德華」菜刀所指向的「鬼子」。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執筆與持槍》
哲學人生筆記 -《共和與主人》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