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8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好小子》


曾經被父母施以懲罰,遺棄而失蹤在日本北海道森林荒野六日的頑童,「大和君」,被搜救隊找到送醫後,終於可以帶著世界的關心和祝福,出院回家了!

頑皮的孩子,有時讓大人們又好氣又好笑;不過,大人管教和教訓頑童不宜過度,尤其避免造成「被棄」的「被背叛感」,這將會成為一生的陰影烙印。

「存在主義」的思辨哲學中有一項關注,就是"人為何而存在?";也因此衍生出「受造」的「非自主」和「無奈」。人,因此終其一生,都在尋找認同的對象;情侶、朋友、同伴、家庭、社群、國家和宗教都是因此而生的認同對象;也因為"愛"而結合在一起。

頑童「大和君」在日本的北國森林荒野中,獨自一童,多日孤獨而倖存,是幸運的「頑童歷險記」;也許哲學的啟蒙就此出現。北國的森林荒野有風聲、雨聲,蟲嗚野獸的原始聲音;還有黑暗降臨大地時的夜空星辰。

「大和君」若不僅是頑童而也是一位哲學家,應該可能想到:面對不語人話的天地時空,「大和君」就是自己;求生務必不可忘記自己是「大和君」。若能活下來而未被發現,日本將有一位現代「魯賓遜」的「大和君」。

人自己,就是一切認同的主體;遠在他置身的森林荒野之外,是一個帶著關心與祝福的焦慮世界;包括自責甚深的父母;愛不以適道而害了子女,也將成為一生的陰影烙印。

相關影片:

《Yamato darf nach Hause》 來源:DW (Deutsch)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