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7日 星期五

世界小事筆記 -《大國器小》

在「納粹德國」的集中營,有些被遣送來的拘禁者,被「納粹黨衛軍」挑選出來,管理集中營的多項雜務,包括僕役、清理、搬運毒氣室內的受害者;以及從事打手的低賤任務,監視、分化和鎮壓其他被拘禁者。

這類討好壓迫者,協同迫害受難者,殘酷的低級獄卒的代工,被稱為「酷暴」;他們常驕傲面對同為「被遣送者」的同胞;病態上,表現在集中營內的對話:"我與你們不同;若配合我;你們的痛苦,…可以少一些!"。

壓迫者給予奴隸差別待遇,仍然是歧視;但是「酷暴」這類奴隸,就會感激而自認優越。為了維持特權,更肆無忌憚地將奴性表現地淋漓盡致;還經常嘲諷其他受壓迫的奴隸,為何自討苦吃?

在壓迫者的心中,奴隸的美德就是服從。「酷暴」是「納粹黨衛軍」的打手,被用來「以奴制奴」。「納粹黨衛軍」的成員必須宣誓效忠的信念守則就是:"忠誠就是美德"。「酷暴」耳濡目染壓迫者的紀律而自以為優越。

為了在其他奴隸面前掩飾自身也是奴隸的身份,於是對外部的壓迫者「納粹黨衛軍」,以徹底的奴性表現忠誠;對於同屬落難者的奴隸,兇殘而醜態畢露。在「集中營」被解放後,「酷暴」的下場,大都被尚有力氣的難民群起報復。

中國對台灣的併吞政策是流氓手段的「砸石頭」,以展現自己是強權支配者的主人地位;意圖讓不合其意志的台灣人「頭破血流」。有用嗎?

台灣的內部自然會有媚進的人,自認忠誠又務實地表態,喜形於色地自誇,不會被中國「砸石頭」;卻嘲諷被砸的人「不會躲」,還自誇本身,未曾有過被「砸石頭」的問題。甚至,自甘充當「酷暴」,也為中國辯護:"「砸石頭」,當然是有針對性的!";事不關己而幸災樂禍的樣子。

中國「砸石頭」的對象,有選擇地,對於在台灣唱國歌的歌手和天籟之音的兒童也砸;這是「法西斯政權」的惡質;呈現在台灣人民面前公然獻醜;自認強權大國,卻是自卑感深重的侏儒。

哲學上的理解,"本質決定手段的高下";「砸石頭」是惡的手段;一直對外人「砸石頭」,是枉費力氣;只表現自身,因自卑而必然自大的惡的本質。有朝一日,中國不想「砸石頭」也難以改變自殘的惡習本質;更難以抹去被害人內心對中國和「酷暴」的惡感。

伴隨著中國自誇的"大國崛起"的帝國主義野心,"反中國"的形勢,也正在文明世界展開。出於國家和政權的極權專制本質的惡,是隨著中國和「酷暴」的「砸石頭」惡行而迫使世道行人,紛紛走避散去,留下對中國的惡感。

中國「砸石頭」的惡行不止,最後總會砸到自己頭破血流。中國對台灣的政策已走進自己構築的死巷,又難以說服自己改變,已自陷進退不得的難堪,還被愈來愈多的台灣人視為癡人說夢的妄想和笑話,正是自食惡果的證明。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