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2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叼蟬》









目前的「自拍」潮流趨勢,使用「空拍機」來居高臨下拍攝景象;有臨空而下的立體感之外;還有在人類的「潛竟識」中,對進化不足的缺陷,尋求心理的滿足。

人有四肢,「一半」用來「站立」和「奔走」;「另一半」用來「捕捉」和「支配」獵物。在陸地上搜捕獵物,力氣大、站得穩、跑得快的一方,取得「捕捉」和「支配」的優勢;就是「飽腹」需求和「生殖」慾望的滿足。

美中不足的進化缺陷,是人的身體缺少像鳥類一樣的飛行能力,頂多像「雞」和「鴨」跑跳可以,飛行不足。至今,人體還有「尾椎」的殘跡;近親的猴子有「尾巴」,用於平衡攀爬;這是猴子進化還不足的證據;猴子比人需要攀爬樹上,留著「尾巴」,仍用得上。有了這項差別,所以,人類自豪「不像猴」,自認「高猴一等」;猴子可能不服氣,又奈何?

至今,台灣人的生活「慣用語」中,還留有對猴子的優越感和支配力的霸權;分明是台灣人自己的偷情技術不佳,被「另一半」報警,活逮在床,卻栽贓賴給遠在樹上猴子。竟然,對外界說成:"昨夜一起去「抓猴」"。

人間不義,莫此為甚;爽到男女,氣死猴子!「聯合國愛猴理事會」已收到猴群屢次抗議:台灣人的「慣用語」,對猴子的「猴格」慣用栽贓和歧視。至今,台灣進不去「聯合國」,主要原因可能在此。如果,進化的擇優,將翅膀留在人的肩背上,人類會像「天使」一樣可愛嗎?恐怕,以人類欺負猴子的不良前科;還好沒有翅膀;否則天空「鴉鴉污」,比地上的交通更混亂。

人類,若有翅膀,則各式的「飛行器」不會被發明,尤其「降落傘」也不會被發明;家家戶戶不僅門窗加鐵窗,屋頂上也要架設「鐵網」和「高射炮」,以防飛來人禍。更不幸地,天上飛的生物,也將被滅絕。人類有貪婪的天性,對海洋資源已經開採和撈捕過度;天空會是另一個生態災區。

六月「夏至」,午後來了「暴雷雨」。雨後晴空,我看到倉庫屋簷下的鋼架上,那一窩孵出來的三隻「紅嘴黑鵯」雛鳥,日漸長大,食物需求量大;「親鳥」忙進忙出,四出去捕「小綠蟬」,回來填飽熬熬待補,張口等著充饑的雛鳥。

「親鳥」組成宅配的合作「供應者」,就像「生產組裝線」;一隻「親鳥」正在餵食雛鳥,另一隻「親鳥」就「叼蟬」,在附近的高點等著進場供貨;像"JOT"(“Just on Time”) 的即時供料生產線。看到雨後冒出來,在陽光下才開始鳴唱的「小綠蟬」,三兩下就被「親烏」逮捕,叼來給雛鳥充饑;還一隻接一隻地源源不絕。

生命如朝露;「小綠蟬」在大地熬了十七年才出土,初次的「夏至」富日,也是「末日」;真是生命朝不保夕。「小綠蟬」,夏至的鳴唱,只是想求偶,滿足自己族群的生殖慾望;竟然就輕易地被「叼蟬」;然後,三兩下,…沒了。

忽然,天空飛來吵人的「啥烏」;巨大的共振噪音,嚇飛「親鳥」;這巨大的「啥烏」…什麼???... 又…什麼??? ;早已不見驚弓之烏??只剩下「啥烏」飛過後,遠去的殘餘噪音。一物剋一物,人欺猴,「啥烏」歎小鳥;鳥去「叼蟬」。以大欺小,習慣就好嗎?

比起「叼蟬」,猴子是幸運的;強權就是正義!只要像鸚鵡,向人類學習「會話能力」;人類沒有翅膀,卻有多話的能力可以栽贓擺黑;這項進化的擇優,話語能力可以應變對付危機和製造危機,威力勝過翅膀。這項事實,必然是生存所需要的,也是攻守俱佳的武器。

相關文章:
詩人之國筆記 -《夏之嗚》
美學史話筆記 -《擁抱的想像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