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4日 星期五

人生故事筆記 -《歐陸的天空》


歐洲,"Europa ",又被譯稱"歐羅巴",是希臘神話故事中的女神;在神話故事中,"歐羅巴女神"’的命運坎坷;被騙又被強暴;那個欺負她的惡棍,是男神"宙斯",也就是"天神"。

既然,"宙斯"是“天神",""最大;又奈何""?這個神話故事有些浪漫淒美。希臘神話故事的眾神中,也有"智慧女神" ,"雅典娜",應該是有智慧,可以對付那些“怪男神”。

東南歐的希臘文明影響南歐的羅馬文明;歐陸的文明摇藍,源於希臘文明和羅馬文明;加入基督教文明,是後來的故事。

曾經,我有同學兼紅粉知己蘿莎,來自意大利,同修法哲學相關的研討課程。在私下交談時,蘿莎仍有羅馬帝國後代子民的自豪;她提醒我:“Alfred!德國人,日耳曼民族,是古羅馬帝國北疆防線外的蠻族” 。

我接著話尾:“很遺憾!基督後四七六年,蠻族滅亡「西羅馬帝國」!”…蘿莎的「粉拳」出擊過來,該打!我倆相視而笑。

那時候,我有所體會:歐陸的民族和文化的歧異很大;歷史上,戰爭殺伐不絕;集蒙昧與啟蒙於歷史進程中。當年,「柏林圍牆」已垮,「德國統一」;「大一統」的「歐洲夢」,似乎伴隨著樂聖「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和詩人「席勒」的“快樂頌”詩歌,逐漸由遠而近。

歐陸千年一統的美夢,已不再遥不可及;大學的法律、經濟相關的研討課,也對歐洲統合趨勢的各相關領域,有各類的專題研究和討論。

當時,蘿莎和我,除了哲學、神學、法哲學、公法學的專業外;也參加"德國法歐洲化"’的研討課;很有趣的同儕共修的讀書經驗,情愫你知我知,很有「海德格」與「阿倫特」的哲學之戀的風格。

有一次課後,也是六月天,就在大學城的路旁咖啡座,我望向澄藍的天空。我問蘿莎:“好美的天空!意大利的天空,也是這麼澄藍嗎?”。

蘿莎,眨了一下電眼,載上遮陽墨鏡:“我的故鄉是「地中诲」的天空;在故鄉「那不勒斯」海港,有葡萄酒的氣味,天空更美!你可以在九月的暑假,隨我回「那不勒斯」”。淑女的邀約,紳仕不得拒絕!當然,那是後會有期的事了。

只是,蘿莎話未說完,又轉到研討課的感想:“以後,歐陸是德國人的;希特勒的德軍,失敗的夢想,德國人,現在改用政治、經濟和法律來征服歐陸”。

我說:“法國人和英國人要小心了!對了!意大利,這一次會學「墨索里尼」,和德國同盟嗎?”。

“不會!”蘿莎堅定地說:“意大利,這一次完了!會被德國打敗!”。

“不會吧!意大利還有足球隊,可以抵抗!” 我表現紳仕風度地鼓勵蘿莎

"謝謝你!Alfred!但是,意大利好的足球員都到德國踢球了!",蘿莎有些放不下!

歐陸的天空,被蘿莎如此一說,似乎已經成了德國的天空。

相關文章: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