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5日 星期六

哲學人生筆記 -《刀槍與制度》


刀槍是傷害生命的武器;人不去動用刀槍,刀槍就只是有威脅的閒置物,就像保險櫃中的毒藥,不去食用,至少相安無事。

然而,世道有不公不義,不是只有刀槍或毒藥落在誰的手中的問題;而是不公不義的壓迫制度的存在。換言之,程序和規則所形成的壓迫制度,只要存在,就有人是無力的弱勢者,也有人是從中得利的既得利益者。

工作是能力,也是勞力的載具,說是生產工具也可以,但是,必須要有使用工具的場合。社會的不平等,是來自人為的創設,權力的不對等,使權利也不平等;以制度保障權力,對弱勢者剝削權利。以上的壓迫情形,無時不在,形成階級壓迫。

"勞動"或"工作"的德文字是"Arbeit",是社會和經濟不平等的起源,存在於"給予者"(Geber)對"接受者"(Nehmer)的支配。於是"工作給予者"能享受的基礎,是"工作接受者"在工作上被奴役。

惡劣的工作條件被以制度定下來,比持刀槍更欺大多數的人。安全的國家社會,必須建立在公平的勞動制度上。

相關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免疫抗體》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