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30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東山山上月》

六世「達賴喇嘛」,不以月亮擬佳人;相反地,多情智者,以心上佳人的絕代容,喻作東山的山上月;有詩為證:

"心頭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絕代容。 恰似東山山上月,輕輕走出最高峰。" 

- 羅桑瑞普‧倉央嘉措 –

月,被地上的人所見不同,也所見略同;月,被以「月亮」稱呼,初一和十五不一樣,卻始終與地上的人,只有一面之緣。另有一面,背向地球,因此,地上的人始終無緣見識「月暗」的那一面。

「夏至」後的炎熱,引來大地與高空的午後「熱對流」作用;大地,在午前,先被驕陽照射,熱氣蒸發上升,到了高空遇冷,凝成水珠,在午後,伴著雷電交加,歡送回歸大地。

連續多日,到了深夜,我走出書房,望向夜空;總覺得,夜空如洗,清新涼爽多了;大地正在從午後的雨水中重獲生機;「蛙嗚」與「蜥嘶」,此起彼落,好美的深夜意境。

星辰在望,卻太遙遠了,然而見到月出東山上,泛著淡黃如玉的色澤。靜悄悄地,大半輪的月景,深夜出巡,漸漸上升;東山上的「月佳人」,隨著夜深,上升至天空,呈現眾星拱月的天象。這一切的靜美,屬於曙光初現前的深夜。

不久之後,時空將互換,又各有一番天地氣象;時間是日夜奔流而去,也是週而復始的循環。夏的夜空,有燥熱後的靜美,尤其在月出東山之後。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