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6日 星期一

世界小事筆記 -《拉伕不打戰》


在我服兵役時,軍隊中有位老兵,私下對我陳述身世:“我是被拉伕來替死的,没死就扛輜重;打啥鳥戰?”。說的也是;我知道老兵們身處歷史的敗軍場景,小卒只能聽命行軍;誰不想存活下來?當年我在服役時所烙下的對話記憶,至今印象深刻,彷彿昨日。

之所以想到這段往事,是因為我對最近小英政府的內閣組合用人,深有所感嘆;有幾位高居廟堂部長的老人;在過去十幾年裡,專業見識作為實未受肯定,却在本年的新政府組成時,猶抱琵琶半遮面,故作委婉,實為矯情地登場復出。老身已無大志,混退休歲月的算計已定,却粉墨扮演老驥伏櫪。

當下的場景,所呈現的,正似我服役時,老兵向我陳述的故事:“拉伕不打戰”。當年的老兵有時代場域的無奈;現在的前後任廟堂高官,多屬裙帶、親誼或同儕的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老狗玩不出新把戲;面對新時代的問題和危機,只有支支吾吾,不知所云。

閣揆於國會的對話,未見國之大輔的高遠氣勢格局,却見謹小慎微的自求平安,只求準備作太平宰相。

問題是:新政府從上市企業的獨立董事中拉伕;而上市企業以高酬聘請為官時未曾受肯定者為獨立董事,無關於楚才晉用,而是官場商場上,同一批人馬兩塊招牌;只要時來運轉,被拉伕又何妨?至於那些拉伕的上市公司,投資人能有何期待?

此情此景,我為歷史上有卑微的身世,却被迫拉伕來扛輜重的許多無奈的草民感到不值。世道有草民卑微以求生,却也有廟堂拉伕不打戰的權貴。民心所嚮,信任而已!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