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8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開國王朝「白狗出頭天」記事》

丙申年,農小五月下旬,距「天龍聖國」亡國已月餘;「地虎聖國」方開張營業;多年內戰,百廢待興;在「天龍大內」留下一群「龍皇」殘留之「敗犬」;悉為「天朝中國」皇帝賞賜前「聖國龍皇」玩賞,兼咬公公尋樂之「北京哈巴狗」。

人去政亡,大內養狗,亦可見彼一時,此一時之現實也。「龍皇」敗走太匆匆,未及拜別「天龍太廟」,自身如泥菩薩過河,不知其可否。

「龍皇」嘗遊南海「太平島」,意圖另建「大平天國」,討好「天朝中國」尋求再起,效法其「天龍先皇」,生聚教訓,反攻大陸。惜!時已不予!

奈何,棄「敗犬」於大內,一時之間,末日敗犬遍地。正逢夏至,非香肉進補當令;「天龍聖國」待退之眾犬無去路;原「皇軍」所養之狗,成官兵之累贅。原以為,挨到「冬至」,進補可去化敗犬;奈何坊間有云:"狗補看顏色,一黑、二黃、三花、四白;無關藍綠!"。黑狗是「聖狗」,可補腎,我「聖國」男人爭食之;堪稱女人「心愛之寶貝」。

可憐白狗滯銷,成「敗犬」中之「敗犬」,亦不意外。世道重功利,生兒當醫生,生女當女皇;養狗莫「白養」,不如「養貓」去!「想想」有道理!"風俗之厚薄,奚自乎?繫乎一二人心之所嚮也"。

「地虎」開國,幾家歡樂,幾家愁,天下已定,猶未靖,「反革命勢力」之散兵遊勇,正苦心積慮集結中;腦筋動到「捧狗貶貓」之「造勢法」。

「地虎女皇 」早有「貓奴」之稱,初登新基,仍需提防「反革命勢力」之「天命移轉」企圖,故「御林軍」三步一崗,五步一哨,草民書生路過要地,亦引來關切,閒雜草民莫止步觀望。天下,唯「女皇」之「愛貓」,御前行走,暢行無阻。

農小五月,「女皇」登基後首次出訪藩邦,行銷「聖國」之名產「彰化米糕」,卻未自稱「彰化米糕總裁」,引來「天龍遺老」憤憤不平,國仇狗恨。

適有「皇軍」「無良小卒」,殺狗如殺敵,虐殺白狗在案,以為執勤,引來朝野官民為白狗之悲慘遭遇抱不平,怒責「皇軍」之「御前總兵官」暨「兵部待郎」,要求為虐狗致死案負責。

「女皇」驚覺,民心偏向白狗;亦隔海飭喻國內:"朕不會讓白狗孤單!"。一時四刻,「地虎聖國」朝野「白狗難求」,奇貨可居,黑狗瞠目結舌;貓咪快溜。

適逢西域「歐羅巴洲」,有「英吉利」藩邦「脫歐」求去,一夕成功,震驚藩域;異曲同功之妙,世道無常,看走眼乃正常!

圖片來源:Jequel

相關文章: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