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6的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就是如此》

圖片
「女」王、「女」首相,一個國家都交給「女」人;而且是「真女人」,這是那個國家和人民的自信。這個國家就是老牌的民主國家「不列顛國」。

支持女人領航國政,在自由民主的國家,人民的「意識」和「意志」是「一半的」關鍵;「另一半的」關鍵,在於領航國政的「女」人,就是「女人自己」,不必強迫自己是「假男人」。

有些自以為「是男人」的「老男人」說:"「穿裙子的女人」不能「領軍」";於是,女人不敢穿「裙裝」閱兵。從這個角度去理解;即使「女人領政」,仍然是「男人的女人領政」。可惜了!

女人就是她自已,愛美是天性,永遠是取悅自己,美美的自己,而不是想要取得男人認同的「假男人」。

「儒教文化」殘害人心深遠,被奉為「至聖先師」的「老夫子」,一句「唯女子與小人難養」,意圖永遠以男人為主體,女人淪落為「被定義的附從客體」。

至今,女人的解放事業尚未竟全功,仍然有待女人自己自覺到:"女人,就是她自己"!

圖片來源:
10 Downing Street

旅人故事筆記 - 《南北紀行》

圖片
多日的暴熱高温,躲在冷氣空間裡是多數人的偏好,却未必是最適的選擇。

冷氣空間,是人造的虚擬氣温;却是消耗電力,排出熱能到户外的自然空間,提高户外的温度,對大自然的生態造成以鄰為壑的傷害和外部成本。

愈冷愈熱,是享受冷氣照顧的後果;對冷氣的依賴愈深,未來的"熱島效應"會更嚴重。

多日的炎熱高温,已超過人體的正常體温,喝冰飲的熱交換效果,等於在室內吹冷氣,也是愈喝愈熱,意圖將體內的熱排擠到體外,很像牛群的反芻而排放體內的熱氧體到體外 。

於是,喝冰飲有"外熱內冷"的失衡效果;身體會自動在體內升温,以調節至身體內外的正常體温感受。若冰飲是甜的,又會造造成體內的熱量;愈喝愈熱的原因在此。

忽冷忽熱的體感,對身體有傷害,容易造成呼吸器官、皮膚和關節的過敏反應。

昨日到屏東,我路過高雄橋頭的糖廠園區;此地,除了保有台灣糖業的歷史印象,還販售多元的冰品和生技食品。我特別品嚐好吃的健素糖冰淇淋加小粒蜜紅豆,回味童年的最愛口味。

坐在户外長椅上,望著不遠處的老樟樹群,在大熱天裡,為天地留下一片樹蔭。口中雖有冰冷的甜美滋味,總覺得遠處的樹蔭下最清涼,有舒服的自然風,平易近人。

在台灣,南北行走,我留下大自然的烙印,親身的感受是,有高山也有海洋,各地多彩豐富。我總結感想,就是:"我的美麗台灣"!

哲學人生筆記 -《禁斷之戀》

圖片
愛不得的,或有禁忌的戀,比較誘人而難戒,是吧?!因此,婚外情,不倫戀,成為社會普遍的現象而不算新聞,那是精神醫學上的"癮"。捉不到手的月亮,最美!也許是吧!

日文語境中有"禁斷之戀",是色情文學的題材:近親之戀,亂倫之戀,師生之戀,翁媳之戀,上司下屬之戀,宗教神職的同性或異性之戀,除非敏銳地觀察,才會發現,禁忌的世界很豐富,也有戒不斷的誘惑;正如德國哲學家尼采的名言:"人性的,太人性!"。

禁斷"的本意,在知道不宜,却想挑戦禁忌,不過,這就是真實的世界。為何發生?不如以平常心看待,社會是虛偽而泛道德的。禁斷之戀,就是在奇怪的相遇中發生了。

我的義大利同學Rosa小姐,曾對我說,在她的祖國,境內有天主教總部教廷「梵蒂岡」,為神學造論和解釋教理,而教廷是反對夫妻離婚的,因為離婚是違背男女當初在教堂結婚時,有神父主持婚禮和見證婚約,離婚是冒犯禁斷的神意。

方法是受不了禁斷誘惑的人想出來的。於是,家中的婚姻先擱置,但是無碍於婚外情熱烈地進行。於是,夫妻各自外遇,而携伴却相遇於你知我知的理想地方。教會知情,也坦然面對現實,政府也樂見家庭和睦,離婚率偏低。而且,離婚一定是異教徒的報應。

當時,我稱讚Rosa小姐的祖國義大利是浪漫的國家,以文明的禁断之戀,突破教理對人性的束縛,堪稱再次的文藝復興。

在多種「禁斷之戀」中,常見師生之戀,尤其在大學校園內,也被美化浪漫,究竟宜否?老師,"傳道,授業和解惑"是任務,而"先生有事,弟子服其勞",弟子內侍老師,也符合先師祖訓。當師生遇到禁断之戀而困惑不已,那麼師生牽手傳燈夫子之道,解人倫性慾之惑,授予學業,應該是行得通的禁斷之戀。

在哲學家的語境,這是"柏拉圖式的戀愛",像哲學家海德格爾與女弟子阿倫特,在德國馬堡大學時期,傳說中,有"等待他點亮燈"的戀的故事,精神契合超越對肉體之戀的慾望。教會若知道,一定說:"這...這哲學,太神了吧?!"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哲學人生筆記 -《下筆、棒下與出劍》

圖片
執筆,如棒球賽的「打擊手」執球棒進入打擊區,等待投手「出手」。執筆自問的是,筆下是什麼世界?

「打擊手」,棒下所期望的;究竟是「好球」還是「壞球」?這項期望,是由不得自己的;而是決定於自己的判斷、對手的來球和主審的判定。

執筆的我,自己的決心很重要,「文章」就像棒球賽的投手的來球。有時候,執筆也是揮棒,也有落空的難堪。文思泉湧是運氣,不可能經常湧泉出穴。

棒球「打擊手」也是如此,除了受傷時段,在球季朝間,也有打擊的低潮表現。棒球運動,最佳打擊手的打擊率很難達到四成。也就是,安全上壘的「安打數」,十次中不及四次;若有三成多的「打擊率」,就可列入各球隊爭奪的明星「打擊手」。

今年,美國識業捧球場上,引來球迷關注的焦點,是長期享譽日本和美國職業棒球的資深明星「鈴木一郎」;能否在有限的職業生涯裡,退休前創造三千次以上的「安打數」?目前,成績已近里程碑,登錄「棒球名人堂」指日可待。近期若有「鈴木一郎」出場,球迷引頸期盼;氣氛已有些焦慮。

「鈴木一朗」,過去輝煌的職業棒球歲月裡,曾有過稀有的四成多一些的「打擊率」;但是,又落到三成上下起伏。「鈴木一朗」以左手打擊,揮棒方式頗有日本武士出劍的劍道,擅長對鑽進死角的來球擊出安打。看似不同於其他人揮棒的一氣呵成的弧度;但是,「鈴木一朗」都有較多的安打和打點。

優異的打擊能力,必來自長期的專注和苦練,忍受寂寞。劍客也是如此,十年學劍,練出劍道的速度和精確度;日後行走江湖,每一次的出戰,成敗都是五成,非生即死;多次在五成以上就存活下來,就可讓前來挑戰的對手生懼。

然而,高手的失手被殺,常是敗於自己的恃龐而驕和輕敵;長期的盛名之累,聚集更多的挑戰者,而時間體力和注意力都背叛而去。從這個角度去理解「執筆」的哲學意義,筆下的世界,既不像「鈴木一朗」的揮棒落空引來唉聲嘆息;也不像學劍十年的劍客爭一時生死,處處危機。

文章千古事,得失在來時;筆下的文章,能否如溪水入江河大海而如魚得水,自得其樂?不同於運動家或古代的劍客,有勝負生死的懸念。讀書發想,有助益心中的自由精神,奔向知識的聖殿。跌倒、困惑是正常的;能與傑出運動家和古代的劍客一樣,能自我勉勵的,是需要有持之以恆的決心和意志。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學海麟光》

哲學人生筆記 -《認同與國家》

圖片
歐洲近年多次遭受恐怖攻擊事件;似乎有傳染效應;「孤狼」出擊人群的案例此起彼落;德國在七月份就至少發生四件「移民後代」和「難民」出擊公眾場所的死傷事件。

若上接五年前的挪威和後來的比利時、法國的「伊斯蘭國」(ISIS)相關的恐怖攻擊;呈現在世界的現象是,歐洲,尤其中歐和西歐地區,近代西方文明啟蒙的核心地區,正陷入國家和社會整合的困境。

歐洲是人類多民族和多文化的大陸櫥窗,豐富多彩;也因此,相處不易,為宗教、領土、國界的爭執而戰爭不斷;歐洲成為對外殖民和移民的輸出地。

上世紀,重大戰爭的慘痛經驗;「理想主義者」,反省歐洲自身文明進程的盲點和需求,而嘗試不同的政治實驗工程:政治整合、經濟整合和社會整合諸項偉大而宏觀的認同導引;期待人類不再強調「不同」,而是因為「共同」而在一起。

「歐盟」正是這一構想的偉大實驗和社會改造。很遺憾地,不敵對現實的民族國家利益的堅持,整合的進程來到困頓的分歧點,英國已確認退出「歐盟」;有可能引起其他民族國家的跟進。

其中,移民和難民的認同困難超出各國政府的想像;社會上對於接納與排斥移民和難民的爭議日漸擴大;社會在分裂中,國家在轉向中;世事無定向。

在「歐盟」中,接納最多難民和移民的德國和「聯邦總理」梅克爾女士,也因為難民和移民背景的「孤狼」出擊人群,而承受極大的批判壓力。政治上,被要求下台,為開放接納大批難民的政策不當負政治責任的呼聲漸強。

開放難民,長期地成為被移民國家的政策,有錯嗎?恐怕,理未易察,事未易明;人道主義正是歐洲啟蒙運動的偉大的成果;"人,本身就是目的";只要存在,就要活出人的尊嚴和權利。救弱於將溺是人道的義務。

從這項人道價值信仰出發,去接納和分享世界各地為追求光明而來的人群,是可貴的精神。德國的其中一件「孤狼」出擊人群事件,犯案者是一位在德國出身成長受教育的伊朗移民後代:他的困境,在於必須在成長過程中,不斷地向別人強調:"我是德國人",以抗拒他人的霸凌。

最後,這位在「成年」之際的少年,在心理崩潰的困境中,以悲劇式濫殺無辜受難的人群,然後自殺同歸於盡。認同是國家的「存在主義」式的悲劇;"我是誰?我為何在這裡?我往那裡去?",一個永遠難解的哲學問題。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還鄉與救贖》

世界小事筆記 -《做愛要性福》

圖片
"老狗啃老骨頭,咬死不放;小狗急著發情,快快長大",這是我對鄰居愛犬的真實觀察。

狗,喜愛裝可愛,卻不知變通,以為「啃骨咬死」是生存之道;除此之外,就是「犬聲吠影」。以我對「狗現象」的觀察,而類比到中國的「統一戰線」,地就是「統戰」法寶的無趣和困境,照映出中國不知變通地學老狗,裝可愛的「統戰」,自以為法寶,卻是「愚笨不堪」。

近日,有台北市的一百三十三位「里長」到中國上海進行交流;然後,有幾位里長拉開「對聯式」的「大字報」,上面直書:「中國統一是責任」和「人民幸福為目標」。

此情此景,我想到鄰居的「老犬」,為「啃骨而生」;每次被我看到了,總提醒老狗: "別啃了!小心犬牙;健保不支付的!";老狗反而更起勁,咬死不放,似乎在回應我;"啃骨頭是法寶,不啃骨頭,不是狗!"。真是患了「戀骨症」的可憐老狗!

台北市的里長是為這兩句「對聯」去中國交流的嗎?里長的職責,不就是服務台北市家鄉的里民和實現對家鄉的地方建設嗎?台灣的自由和民主環境,在選舉時,候選人都有言論自由,以支持「中國統一是責任」的「外國事務」列為政見,也可以刊登在「選舉公報」上,由選民自行選擇。

如今,台北市的約四分之一的理長,在中國的場域交流時,「被表態」;「中國統一是責任」;有些搞笑。好像到鄰家作客,在主人的客廳,亮出「大字報」:「夫妻性愛是責任」和「做愛性福為目標」。中國主人有備而來的「大字報」,應該是想向外人表態:"夫妻做愛要性福"。

主人的困境,在於性愛的境界太差,似老狗啃老骨頭,永遠是以不變的招式打「老拳路」;以為此外無招;這就是中國「統一戰線」的困境,被看破手腳而依然自認是法寶。結果,只能在自家,讓外人來獻寶公開宣示:"做愛要性福"。

招式用老,就乏味了,就像老狗啃老骨頭。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補修表態學》

世界小事筆記 -《萬國林立》

圖片
在中國古代,曾有「萬國林立」的現象,經過兼併、革命建國再封建,國家愈大,邦國愈少,至「秦國」統一諸國,建成「大秦帝國」。此後,中國有「大一統」的史觀;歷朝歷代,國名不同,都奉行「秦制」的「中央集權」;「大一統」是中國的「國家神學」;中國以「天下」自稱。

於是,以武力得中國的帝制,就是「得天下」;域外無禮儀之國,都是化外「番邦」與「刁民」,「東夷」、「西羌」、「南蠻」、「北狄」,番邦林立,等待華夏文明教化,如「大旱望雲霓」的傲慢典故,不勝列舉。「華夏帝國」,不「理番」則已,否則,既征伐使歸順,或鎮撫番邦而啟迪教化;使萬邦銘記,定期前來「朝貢」,以謝教化的天朝恩澤。

至今,「撫遠」與「迪化」話語,是有「華夏文明」優越感的歧視用語,仍在「台北市」,有「撫遠街」、「迪化街」,…等「撫番招降」和啟蒙的地名。歷史的不義,是代代相傳的,既騙又搶,咬死不放,更自欺以「歷史主權」;後人以多事不如少事自欺,世代沉冤。自欺,必然已在土壤中播下日後覺醒,脫而後快的力量,成長成為大勢。

迷信「大就是美」,不僅在國家形成的過程,以武力為靠,又征又伐,連哄帶騙;這是「帝國主義」的特徵。企業也迷信成長膨脹的權力,成為「大企業帝國」。集數家「大企業」成為可與國家和政府匹敵的「財團」,甚至為禍世界的「跨國企業」。日後,不符客觀形勢的發展,必然得切割轉讓,斷尾求生。

英國「脫歐」(Brexit) ,已成為英國政府確認的事實;對世界是有長遠啟示作用的;受夠「大國家,小人民」的許多國家內的「刁民」,有典型在前,風起雲湧,「脫」、「脫」、「脫」,…「先脫再說」,「脫了就是」。即使,欲喚起渾渾噩噩的廣大人心,常被視為「瘋子」;也是另一種「脫」的哲學。

中國自稱「禮儀之邦」,重衣冠禮儀。「脫」的哲學,被視為大逆不道,數典忘祖;卻昧於大國治理不易的困境;若能互相尊重各地人民的意願,和平地「脫而後快」,相互睦鄰和平等交往,會有助益於全體的文明進程和人民的福利。「大一統」的「國家神學」,已被事實證明,是文明進步的障礙;為得天下,而天下先亂,只為逐鹿於「一家一姓」的天下,人民受害,歷史已有證明。

「歐盟東擴」未竟全功,反而先引來西線的英國,「脫而後快」;前方受阻,後方求去,得不償失。即使堪為世界民主典範的美國,似乎也發展到極至。在英國「脫歐」(Brexit) 後,美國至少已有五個邦,也就是「聯邦」的十分之一的「邦」,出現(XX+e…

哲學人生筆記 -《「大暑」與「大叔」》

圖片
去年本日是「大暑」,本年的「大暑」在昨日的七月二十二日;下月的八月七日是「立秋」;至少暴烈的酷夏,降火氣的時間漸近了。

世道諸現象,以時間為座標,循環復始;這是客觀的自然律。宇宙浩瀚,究竟,形狀如何?只緣身在其中,不知真面目;就是大又大,大到無從想像宇宙的盡頭。

因此,我以自身對諸現象的認知,推論宇宙是膨脹的球體!?如果宇宙是薄膜泡沫的球體,愈吹愈大,是有可能破滅的。當下,我對存在的真實認知,相對於薄膜泡沫的宇宙,可能只是暫時的夢幻泡影。

宇宙破滅,回到「大爆炸」之前;那是什麼狀態?人生不滿百,常懷千古憂;宇宙生成至今,已有一百三十七億年;我等人生,只是短之又短的瞬間而已;但是可以憑空胡思亂,想替宇宙的前途下落擔心。未免太「怪叔叔」了!

人生無常,而且不能重來;過了一個階段,就老了一些。每年有「大暑」,只要「薄膜泡沫」的宇宙未破滅,地球和太陽的相對位置不變;太陽安份,地球正常,不偏離運轉軌道和角度方位;明年的盛夏酷熱還會再見。

可預期地,「大叔」我,今年還能自認是自得其樂的「怪叔叔」;明年之後的「大暑」,更有可能將被「後生小輩」稱呼為「老伯」;那又是一種「老心情」。

主觀意志和客觀現象,總是難有「共識」;我也愈來愈能體會,女人無論青春留步與否,也要欣悅於被稱作「小姐」;那是一種「青春不服老」的自我認知和意志;也許有些不切實際,只要自認"是島不是礁",有助於快樂就好。

人生的列車過站,都是風景;「老去」不如健康的「老趣」。

相關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北風與太陽》

世界小事筆記 -《藍海此岸》

圖片
「通行自由」,才能世界走透透,有誰能夠實踐?目前只有地球上空的人造衛星或「太空梭」勉強可以居高臨下,看遍地球。在浩瀚宇宙中,或太陽系裡,地球不大,卻依然有人類國力不及的「鳥地方」。

以前的帝國,即使領土遼闊,草原上的騎馬民族,蒙古人所建立的最大的亞歐大陸帝國;欲渡海東征「扶桑島國」,天不從人願,遇到颳風而未竟全功。海島民族,英國人跨越海洋和大陸,所建立的「日不落」的大英帝國,也只征服世界的局部,在各地面對其他的競爭者。

人類,從「大航海時代」起,歐洲海權列強,以「先占原則」,在歐洲以外的各地,搶占土地和掠奪資源,成為對古老的國家和許多弱勢的民族,展現出「帝國主義」的不義惡行。當今,世界上諸多的宗教對立、民族反抗和社會不義,所形成的強權支配的秩序,都可歸於「帝國主義」的後患。

目前,堪稱「全球國家」的強國,只有海權戰略優勢的美國;其他傳統的「陸權國家」,俄羅斯和中國,受制於「陸封」和「島鍊封鎖」,欲與美國爭奪「全球國家」的地位,仍然條件欠缺和實力不足。這也是中國處心積慮主張對南中國海有歷史海域主權,打通海權之路的原因。

至於「大英國協」的「宗主國」英國的「脫歐」成功,有更宏觀的戰略想定。英國,就是不願被侷限為「歐盟成員國」;陷入「歐盟東擴」的「陸權爭勝」的歷史輪迴泥沼,歐陸上的民族和宗教的戰爭,長期無解。

英國,先獨立出「歐盟」,再回到以「海權戰略」主導的「全球國家」,重建往昔的光榮。至於。對「日不落帝國」的想像,只是緬懷「維多利亞時代」的浪漫。

另一個悠久的「帝國主義國家」,法國,即使國家正淪陷於國內的恐怖攻擊危機,依然雄心猶存;仗勢世界上有"法語國家和組織";也就是有五十五個「說法語」的歷史上的殖民屬國、地區和組織;還有位在三大洋上和大洋洲、南美洲,仍保留有「法屬海外省」的分散領土,勉強自稱有「全球利益」的國家。

法國內部,在南海海域的爭議中,已有聲音;欲提醒南海海域的各「聲索國」;法國對「南中國海域」,源自「帝國主義國家」在「印度支那半島」上的殖民歷史,仍有在此地區的戰略利益。法國的利益指向,不外「通行自由」,以確保對亞洲的貿易和大洋洲上的海外屬地。

強國的方法,軍力的投射實力必須服從話語權的支配,包括政治、經濟、科技和文明開化的實力,構成國家從區域到全球的不可被忽視的實力;這是政治家的任務,既聯合又鬥爭;鬥而不破。基礎在於自己就擁有主體的話語權,不再有不…

哲學人生筆記 -《「月娘」的身體》

圖片
炎熱「大暑」將至,位在熱帶的南海「太平島」,適不適合去登陸?有人說,要去「找島」,也有人說,想去「喝水」。找理由遠足的目的,就是不想去的地方被稱為「太平礁」。很奇怪的理由,男人因為不想被稱為「公公」,所以要「蓄鬍」!

奇怪耶?別人說:"你是「公公」!";你該當如何處置?比較優雅的方式是:"喔!我來蓄鬍…也請你們當我的孫子!共襄盛舉"。

島與礁的爭論,是典型的假議題,而且落入「他者」的語境,失去自己的主體位格。登上島礁那個「地方」,找水來喝,是與島或礁無關的;反而循著「海鳥磷肥」,去觀賞海鳥的樂趣和效果,多於「島礁之爭」。

千里迢迢遠足去登「島」,證明不是「礁」;依然無從改變土地的「本質」。美國人早已「登陸月球」,那個「地方」,還是被稱作「月球」(Moon);大概只剩台灣人會說掛在夜空的鄰居是「月娘」(Moon Lady)。

至今,我在夜裡,還是經常走出書房,望著「月娘」。「名」,只是在「擬人化」的語境中,對客體指涉的簡化;不論是「名詞」或「代名詞」都是主體的「話語權」支配下的「符號」。

在現實的世界,唯有壯大自己的「實力」,包括"實占不理","咬死不放",才有「話語權」。既然台灣實占太平島,那裡就是島,以台灣所認定的名詞"島",作為國家的意志表述。

導遊故事筆記 -《遛狗一條龍》

圖片
約在四年前,我曾經為一個應政府邀請,來台灣訪問的德國學者訪問團導遊。在正事之餘,邀請的業主,安排的行程之一,是參觀‘’國立故宫博物院‘’。政府邀請來的外賓貴客,‘’故宫‘’也非常客氣地出面配合以客為尊。

然而,美事却留有遺憾,來賓的觀賞文物導覽的興緻,被滿坑滿谷,高聲喧嘩,横衝直撞,爭先恐後,來去匆匁的中國遊客破壞了;彷彿在市場裡找雞。團長,來自德國‘’柏林‘洪堡大學‘’,望重學界的教授,問我:“Lieber Alfred,這裡被人群占領了,大英博物舘,凡爾塞宫,也是如此!貴國政府,有没有改善的方法?否則,太可惜了!不能回顧世界文化資產”。

當時,我回答:“各位來賓,剛才看到的人群現象,是人民共和國的二炮軍事步署之後的第三戰略力量,向世界各國展現中國經濟崛起的實力;也是現代優勢人海戰術的一項;我國政府正在享受大量中國訪客到來的友善中國政策的成果,可以創造GDP。其中,有複雜的代理人和交換的利益,已經走上注定悲劇收場的方向;我引用的這句話,是貴國偉大的先賢,詩人歌德的名言:‘’喜劇常以悲劇結束‘’”。

來賓相視莞爾;決定提早結束“故宫景點”,先去‘’三希堂‘’用餐,再去下一個景點。幾年過去了,我早已將“故宫”排除在後來的導遊行程之外,不建議德國客人再去“故宫”參觀。失望了,也不能代表真正的台灣意象。

從那一次的失望,後來也有幾次為中國遊客導遊,都是業主商務邀請的自由行來賓,也都没有去“故宫”,却豐富而賓主盡歡;來客有“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的喜悦感想;誠然不虛。

只是,在各個景點行程中,也常見一團又一團,如潮水般湧至又退去的中國團客,來去匆匆;許多團客的疲倦和茫然都掛在臉上,哈欠連連;我心中頓時浮現德國哲學家馬克思的名言:“有人正在為你的享受被奴役!”。出外旅遊是快樂的期待,但是遊客的倦容和茫然,似乎在告訴我,他們是被鍊在‘’一條龍‘’的奴隸,遊走景點,形同被帶出去各地‘’遛狗‘’。

那麼是誰在享受可憐者的被奴役;台灣和中國的政府,以及在其中串起一條龍的買辦勢力,形成共犯結構的支配勢力,以國家和政府管理旅遊的名義,形成欺詐團客和剝削旅遊從業者,犧牲旅遊品質和增加外部成本的負能量,也為台灣和中國的人民增加不必要的負面印象。

旅遊是個人自由的權利,却淪為國家的戰略武器,悲劇叢生的收場是必然的。不正常約國家,視人民為工具,核准人民出國,如同送人民上戰場,以人海戰術打人民戰爭。

這也是,我多…

哲學人生筆記 -《自求多福》

圖片
出外遇險是悲痛的經驗;失去生命,更是讓人不捨和嘆息!交通事故的意外,乘客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而殞落,快樂出門旅遊,却未能平安回家,更是人間同悲。

有些不幸的意外事故的發生,讓人百思不解;面對生命的無常和風險,每個人都是無奈的小草,既想堅強求生却又卑微而莫可挣脱無常的遭遇。風險是自己的,機率却由不得自己。

出外行走,有恐攻,有暴走族,有炸彈客,有飛彈亂射,有軍事政雙,有疲累的駕駛,更有無從確認安全無虞的交通工具;外出的各種風景和人情讓人期待,却也可能讓人措手不及而生離死別。台灣不大,與世界其他國家相比,風險有比較高嗎?以我的經驗和理解,台灣是安全的國家;但是,不幸的交通事故傳出,總是讓人怵目驚心。

原因何在?若從日常生活的經驗去理解,台灣是不出事算幸運,若出事,則不意外;也就是,徒有各種規定和標準作業程序,却是自行看著辦;所以精準飛彈可以輕易地被單兵亂射出去而擊中無辜的受害者。街上的大量汽機車和自行車任意霸凌弱勢,典型的強權就是公理的交通現象;出事是必然的風險,若沒出事,則是幸運的機率。

我的德國好友Sandra Breitenbach教授,在一九八九年,中國發生‘’六四天安門民運,軍隊被令上天安門廣場鎮壓民運的那一年,正好在台灣,住在我家。她的母親以為,台灣也會受到中國軍隊的攻打,關心却又聯絡不上女兒,於是致電德國外交部,詢問台灣是否也有風險?

德國外交部客服人員理解台灣和中國的實際差別;耐心地說明地理上的距離,請老人家放心。但是,白目的德國外交部客服人員關心過度,又額外提醒老人家:“台灣的軍隊正在適應解嚴後的民主化和國家化;但是台灣的交通現象很讓人不放心,上街的風險很高,請您女兒出外務必注意,尤其機車像刺客!”。

Sandra小姐,後來得到母親的轉告;寫信到德國告訴我,台灣的交通風險被德國認證比較可怕;我也只能無言了。在信末提到,她已經習以為常了,不意外了!自己會‘’自求多福‘。這句自我安慰的成語,是Sandra小姐來台灣後最先學到的,也最常上口的真實慣用語。人生無常,自求多福!誠然。

哲學人生筆記 -《補修表態學》

圖片
對受害人心理的研究顯示,受害人在茫然的時候,會想構築防火牆,主動地,急迫地與願意聲援和支持受害人的一切可能的力量切割和自我否認,甚至怨恨被內部的多元力量所連累。這是自以為高明的應付方法,以為可以就此緩緩敵方的壓力。

常見綁票案,人質的家屬,不乏故意誤導或污名化救援的內部力量,想私下對綁匪付錢消災,以求保全人質。結果,常見人財兩空。以此為例,可以理解,為何所有的綁票案的綁匪,共用的劇本台詞是:"不許報案"。

世道之行,常見一廂情願,自以為,"政治是窗外的風雨,我對政治沒有興趣,我不懂政治,我不管政治"。不知是故作清純無知?還是虛偽投機?結果,政治侵門踏户,管你,還一定管到你。政治,是眾人的事,有政治的基本常識和敵我意識,才能保護身家。就像法律只保護懂法律的人。切記!你不咬狗,狗可能咬你的!

台灣,愈來愈常見,藝文學界人士和政客,商人陸續被中國逼迫政治表態,而且是在中國文化大革命已過了五十週年之際。在德國求學時期,有一位老中同學,一家人都曾受過文革被迫害之苦,被批,被鬥,要表態認錯,對不起黨和人民,又被下放到偏遠內陸的窮山惡水地方去接受再教育。

老中同學,提醒我:"老張,中國的民族主義是邪惡群眾的吶喊嘶吼,似憧非懂的幼稚心智,不知道真地要什麼?於是,最簡單地,就是要別人跪下來認錯!自己也說不出道理,反正就是,我的不幸,都是你的錯"。

台灣的政商藝文學界的人士,有所期望於中國市場的利益,不可避免地,已在補修"表態學"了。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我不是…;「沒關係!」》

哲學人生筆記 -《我不是…;「沒關係!」》

圖片
同林鳥群,稍被驚動,群起亂飛,各自逃生;這是生物懦弱自保的本能。有的動物被挾持,也有斷臂,或斷尾求生的本能。

先求生存,其次再求發展,是生物危機處理的優先考慮。「存在先於本質」,生命才有意義,雖然保全生命的方法和動作,可能很難堪和無奈;但是,逃生不求姿態言行的優雅,先為自己,是人性也是理性。

「沒關係!」,是一句慣用的口語,用於安撫不安的心理;只是,自以為「沒關係」,還是「有關係!」。自己不具有主體優勢,而只是被決定的客體;主體和客體的支配關係就切不斷。

客體,不具有「話語權」;「有關係」就不能說「沒關係」。主體對客體:"說你是,就是!你「不是」,也是;說你「不是」,就不是!你「是」,也不是!"。

"我不是,「沒關係!」"的表述自白,可以自認「高尚」、「優雅」、「潔淨」、「不沾污垢」,「有水準」、「有品位」,政治正確。然而,在自清和切割後,自認「沒關係」,就已經落入自居客體的下位;終是枉然,還是「有關係」;反而為自己扯上更多說不清關係的後患;「治絲愈棼」的成語,正是此意。

不自由的內心,是鞭子下的奴隸,只以為自己是「不沾污垢」的潔淨奴隸;終究,仍是「有關係」纏身的奴隸,待查驗身份中。壓迫者的鞭子,隨後,還是會揮過來,打上自己的身體和傷害自己的心靈!

隨著中國自認的崛起,更加緊對內收縮控制和對外壓迫;窮盡一切卑劣的手段,要求域外各國,想與中國的市場利益「有關係」的政、商、藝、文...人士,必須自證「淨身」,與中國所不悅的人與事劃界,自證「沒關係」。

這種威逼的手段,是出於中國專制歷史的民族自大變自卑,又想自大的「羨憎情結」為禍;也是「封建宮闈」文化中的「太監淨身式」的「閹奴」心態:"自身殘缺的,不許別人有!";彰顯中國的國家品位是陰暗晦澀的。

對中國市場的誘惑,難以割捨和斷慾的「倖進者」,自甘矮化,如飛蛾撲火,奔向「被奴役之路」。「自清」、「淨身」、「換血」、「改籍」、「換宗」、「切割」、「斷尾」,只求取悅中國,還怕被中國盯上交待不清。於是,除了攀上中國,自表「有關係」的身家背景:"我的…是";還要強調,"我不是…",極盡矯情又卑躬屈膝。似乎,以為身在中國的囚獄,成為待決的人質,已無抗拒的意志。

德國「新教神學家」「馬丁‧尼默勤」(Friedrich Gustav Emil Marti…

哲學人生筆記 -《開國王朝「以牙還牙」記事》

圖片
丙申年,農大六月,「地虎聖國」開國營業未久,噩耗上門,先有強烈颱風,生成於熱帶太平洋,自東徂西,重創我東域淨土,樹倒屋傾,難民哀號,鳥巢遍地;覆巢之下無完卵。

悲矣!多事人間,無情天地,鳥不再語,花已枯萎,草民叫號;天下已定,仍未太平。巍巍乎,聖國大域,天地不仁,東土背山,颱風自東來襲,迎風而上,首當其衝,悲乎!傷我聖域蒼生,莫此為甚,豈有此理!太平其難乎?

孰知,一被未平,一波又起;我聖國南方海域風雲激起,戰鼓急促,乃「天朝中國」在南海岩礁大興土木,填海造島,構築軍武要塞,攔路打劫,儼然「南海梁山泊」成形,番邦憤憤不平。

我聖國「先皇」曾派水師巡航路過東洋倭寇敗走留下之「太平島」而佔有迄今。惟當今海權興起,番邦聲索不已;尤以「天朝中國」吃相難看,事態嚴重,非同小可,已觸怒水師大國,番邦「米粒尖帝國」,暨南海眾小番邦,南蠻、百越、阿菲、印馬,諸南海番邦,同仇敵愾。

周邊有事,海盜登門侵戶,是可忍孰不忍,互不相讓;任誰,皆「不惜一戰」;世道有云:"狂吠之犬,未敢咬人";蓋狂犬亦知護犬牙,重要也,咬了即沒了,豈有再容被咬一口之理?!日後,豈能再啃老骨頭,恐淪甕中香肉也。

各方番邦,雖未開化文明,亦知輕重利害,耀武揚威可矣,唯不可實戰,實則「不敢一戰」!番邦阿菲突生難有之智,以小搏大,訴請遠在歐西「低地國」之「海牙仲裁法庭」評是非。

「低地國」遠番嘗與我聖國有歷史遞逅,購我先民之鹿皮、茶葉、樟油,乃生意夥伴也。惜乎!我聖國朝野,昧於事態惡化,致海牙「歐羅巴番」誤我聖國為「天朝中國」之同夥海盜,貶我太平島,乃鳥不下蛋,不可民生之岩礁。

眾番邦圍攻「天朝中國」,竟以我「太平島」為獻祭羔羊,天下無理,莫此為甚,群情激憤,譙聲不絕。

我聖國「虎皇」亦不得不下詔,敷衍天下三兩句:

"奉天承運,朕知民之悲苦憤恨不已,朕與民同在,不令草民孤單無助;「歐羅巴番」於「海牙」欺我太甚,我聖國官民「咬牙切齒」不已!悲乎!

從今爾後,天下草民,悉於每年,農二月初二日「頭牙」祭天公后土,祈求天下「太平」;農十二月十六日,「尾牙」為朝野「加菜日」,告慰天下「太平」;以牙還牙,欽此"。

這是…?什麼?…又什麼耶…?

哲學人生筆記 -《藝人與藝術》

圖片
藝術的精神在自由;没有自由,所有的表現,稱不上藝術,而只是宣傳與被扭曲意志下的表演;就如同成人電影中的「Make Love」,或有激情或高潮,卻是矯情和做作的表演。

從這個角度去理解藝人向中國悔過和告解的無奈;當代的中國只有政治,不可能有藝術;所有的表現,都必須服從政治的路線。我也以此項認知,送給絡繹於途,期盼中國施捨市場利益的各路藝人、導演、指揮:即使自認才華洋溢,聲譽在外,在中國的表演和發展,都不可能是藝術了。

受制於政治表態,矯情地寫「告白書」和公開自悔,極盡地委婉或委屈求全,自述能討中國歡心的話語,本身就是表演政治。即使告白交待是個人的自由;自己所‘’對不起‘’的,卻無關於社會大眾的利益凿,而是背叛自己的良心自由和自己的信仰。

藝人以創作表演為人生的志業,所可敬者,是不必向外界表述,交待自已的血緣、家世背景和信仰與政治立場,那都是個人的選擇;却是投機媚俗,仍期待壓迫者中國能開恩放行;豈不是再失自己的格調品位?

若有朝一日,藝人仍不捨中國市場,必須對外界表白;則藝人所有的創作表演,只是人生「職業」的「工作」;已經沒有藝術價值了。藝人若不能覺悟:“自由就是祖國,有自由的地方才有藝術”,則只淪為“商人無祖國,唯利是圖的商場藝人”。藝人談藝術,太高貴而自欺欺人。不能忠於自己的內心自由,又豈能忠於藝術?!

世界小事筆記 -《軍事政變》

圖片
「土耳其」軍事政變終於發生了!多年來,跨越歐亞大陸的國家,政治強人「艾多剛」和他的執政黨,有明顯地「伊斯蘭」政黨化和國家化;這是憲法危機,違背「土耳其」建國時,所欲建立的「世俗化國家」和「政教分離」的多元價值國家的原則。

近年,隨著「伊斯蘭國」(ISIS) 的崛起和擴張,對周邊區域的伊斯蘭的信徒,形成「哈里發號召」。「哈里發」是「伊斯蘭」的「先知」的繼承人的名號。

「伊斯蘭」的原創本義,是順從和接受的意思;對於抗拒者格殺;此種古老原創教旨的缺乏包容多元的絕對性格,正是「伊斯蘭國」(ISIS) 所到之地屠殺占領區內,不願順從的異教徒和摧毀偶像的原因。

「土耳其」國內,受到極端原創教旨的牽引,為政治威權化創造條件;世俗化國家的多元包容特色受到獨裁威權的威脅。

「土耳其」的軍方,以世俗化國家的守護者自居;權益被限縮,立場受到「艾多剛」和他的執政黨的猜疑。終於,軍事政變發生了;不意外!

圖片來源:Wikimedia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博斯普魯斯」的困惑!》
哲學人生筆記 -《帝國的不適症》

世界小事筆記 -《倖免於辱紀實》

圖片
台鴻在實占的南沙太平島遇難受辱,在海牙仲裁庭被"認島為礁";國家的地位和政府的地位,還受到羞辱,被降為"中國台灣當局"。

許多人氣憤難眠,受辱和蒙冤的臧覺實在不好受,等同受到歧視;這種被壓迫的不公不義的感受,大概只有受到白人警察惡意槍殺的非洲裔美國人可以理解。

台灣的國格受辱,有一部份原因是自取的。國家的定位錯亂,領土胡亂虛構,自欺欺人,又聯結中國,自以為代表中國和蒙古,俄羅斯聯邦的土爾扈特自治共和國。

虛構的領土,北到"窿彥嶺",南到"曾母被暗殺";東到"黑瞎子島",西到牛亞怕米兩商原以西的吉爾吉斯共和國的"噴赤河"。

精神錯亂,姿意指地為領土,虛妄終不敵事實。仲裁案的結果,認定中國主張有歷史主權的領土,是欠缺法律地位的實證基礎。這是受過西方法學方法論教育的人,應有的客觀知識的良知,豈可附和虛妄?

當然,西方人的自我中心主義和亞利安人,尤其白種人的優越感深重,無知出自長期積存的成見和偏見,而常有辱人的言行。近期的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川普,就是以言辱人而出名。德不孤,必有鄰;英國梅伊首相任命的前倫敦市長強森,更是辱人不輸川普,甚至超過川普。

強森辱人,胡言亂語的受辱人和國家,東西南北,領土遼闊,比台灣政府虛構的領土版圖還大。「英國獨立報」為"脫歐"名將強森出任"脫歐政府"的外相,特地製作強森口下的"曾受強森侮辱的世界地圖",為強森祝福。

地圖中的黃棕色部位,是曾經受過強森侮辱的災區,也是強森外相上任後,必須代表英國去爭取國家利益的冒險地圖。台灣,在此圖中,是少數倖免於辱的國家,以白色標示,應該稍可安慰在南海太平島受辱事件的國殤。

圖片來源;德國世界報(Die Welt);英國獨立報(Independent)

哲學人生筆記 -《自卑而在意「被承認」》

圖片
在「南海爭議仲裁案」,台灣實占的「太平島」被「仲裁者」不承認是「島」,而只承認是「礁」。此一仲裁結果,引來台灣政府和有些人民的群情激憤。

在意「被承認」,是精神的失格和心理的自卑。「仲裁者」有主體支配台灣的資格嗎?台灣政府宣示:不承認,也不接受「太平島」被「仲裁者」僅承認是「礁」;這種立場和態度是不夠的,甚至自我矮化,變相地承認「仲裁者」有主體的資格和權利,而台灣的「太平島」,只是等待「仲裁者」承認等級的「客體」。成為奴隸的「妾身求幸」,有既期待又怕落空的投機心態,是會誤事的。

國家,介於「被承認」與「不被承認」之間的「妾身兩難」的經歷事件,台灣何曾少過?國號被貶抑,不被普遍承認;外交關係中的主權國家身分,可以由「被承認」而突然「不被承認」;而政府自甘對外宣稱,自己的國家只是「政治實體」,改名換姓,精神錯亂;難道不是「認島為礁」的泛用典型。

「認島為礁」,只是國際現實的比較利益下的「他者意見」;若台灣在乎,而為此群情激憤,大可不必。記住,「話語權」是主體價值的認知武器:"說你是,就是!說你不是,就不是";反制的武器就是,"誰理你在說「啥鳥」,我一概否定你對我的意義" 。

台灣,長期被外來者宰制壓迫,許多住民忘記自己可以是自己的主人,而流露強烈的奴性,總是自以為是「他者之奴」,期盼有主人來恩賜關愛的眼神,被「他者」說長道短,就喜形於色或惴惴不安,患得患失。

台灣就是自己,每一位台灣人就是自己,不是「他者之奴」;永遠知道,自己就是自己,由自己定義自我。外國強權,永遠只會視台灣為利用的工具;台灣人,永遠堅持台灣的尊嚴和國家利益,才能保護台灣。猶太民族的智慧之言:"我不為我自己,誰會來為我?"。

台灣,不必在意聯合國、美國、中國、日本、歐盟、英國、德國、法國,西班牙、荷蘭、葡萄牙,對台灣的立場;「他者」,對於台灣,都只是過境的「啥鳥」…;台灣,承認台灣自己所說的,和自己所做的,才是合法的、正當的台灣的立場。

哲學人生筆記 -《帝國的不適症》

圖片
雖然,人類的文明進程已來到數位空間的網路時代,但是,多數國家的政治運作,依然不符時代精神的進步和開放趨勢,充斥著既專制,又權謀反動的倒退跡象。

有些國家,隨著經濟的發展起飛後;不幸地,未能走向政治的自由民主和社會的多元開放、包容;反而淪落至反動和威權的治理。

本世紀初期,世界爆發「文明衝突」和持續的「反恐戰爭」。其中,土耳其、俄羅斯和中國,這三個「多民族國家」的政治運作,趨向強人的威權統洽;分別出現,土耳其的「厄多剛」總統,俄羅斯的「普廷」總統和中國的「習近平」主席。

運三位強人,互相學習,透過「國家安全」的藉口,操控國內修法,為自己延續和創造集權;對外擴張帝國主義的領土野心。理由,多是國家光榮和民族復興的虛幻口號,喚起民族主義,給予世界的國家形象,就是「帝國再現」。

有效嗎?古老的帝國曾經失敗而崩潰的原因,至今依然適用:「強求而大,不合潮流」;即使帝國有夢,終將再次失敗。以中國為例,百年屈辱的歷史,極易喚起帶有仇外的民族意識,而以局部的西學為師;目的仍在「以夷制夷」,卻未能真心吸納西方文明的進步價值和理解背景,而沉溺在自欺肌肉已經壯大,應該展現拳頭,敢於亮劍。

殊不知,西方列強在「船堅炮利」之外,有一套現代化,與時俱進的進步價值,存在於各類的法律秩序中。中國自以為富裕的龐大「外匯儲備」,竟然是持有美國濫行印製的美元,自身的貨幣價值和國際金融評價,都決定於美國的國家意志和利益。

其次,中國欲在世界崛起,必須承認,源於西方古代法律文明所表彰的秩序觀,以法律制衡法律,而非以政治和歷史的虛幻意識去主張法律上的權利。

中國對「海牙國際仲裁法庭」有關「南海爭議仲裁案」的立場,光宣示不參與、不接受和不承認的立場,又強烈展示軍事演習,是法律戰和媒體戰的重大戰略失策。既破壞自己對國際承諾的「和平崛起」的宣示,又失去作為負責任的泱泱歷史大國的風範。

仲裁的結果顯示:中國在法律戰和媒體戰已全盤皆輸。尤其,最嚴重的失敗,是從此失去「歷史主權」的主張和可以信任的話語權;帝國主義的領土擴張野心,已經失去合法和正當的基礎。

一生學劍,敗於亮劍;意外嗎?其來有理:"師夷人之長以制夷人,卻末知自己可以勝夷人"。典型的求勝必敗,民族的精神病理是「帝國的不適症」。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