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開國王朝「射後不理」記事》



「丙申年」,農小五月,天氣炎熱,天地眾民,火氣難消。「青草茶」,我「聖國」之傳統降火土方大賣。奇怪耶!朝野官民、士、農、工、商、小資、各路神棍,即使脫…脫…脫,一路到「脫歐」;貪官、刁民、奸商,仍然「一肚子火」。

憶我聖國,「天龍王朝」時代;「龍皇」以帥立國,天下女人,率皆昏迷;天下男人,率皆有苦難言,滿腹苦水;又不能說「不行」。

然,四時有序,天命有歸,原以為「否極泰來」,入我「地虎王朝」時代,應該「苦盡甘來」!熟知,天不從人願;天下既已「改朝換代」,「老革命」、「新革命」、「反革命」,卻難以整合成「有效革命」;是以責任末明,權責難分,天下之慘,孰令致之?

書生草民,行走廟堂之高,遊走江湖之遠,問道於盲,每於世道旅驛,問所遇「有緣人」:「草民革命」已畢其功而成就乎?

有江湖草民「阿桑」直言:"「保皇黨」不倒,聖國不會好!";俗固有力!然,再問:"「阿桑所指,乃當今聖上「虎皇」之「保皇黨」乎?」";阿桑更有力矣!"阿哉?蝦米黨,攏尚黑,去死死へ卡龜氣 ,卡好!"。唉!尋訪民意,未曾見聞如此激進之「革命阿桑」。

知矣!「草民革命」尚未成功!路遙知馬力,我輩書生草民,仍須勇敢向前行!知治國不易,窮山惡水多刁民;革命永無止境,歷史之進程,乃草民大智,對文明有不滿;世道多不公不義,下手不易。

惟,書生草民所行走大地,乃「地虎王朝」之皇軍「綠林軍」之革命老區,推翻「天龍」外來流寇之遷佔不義,乃積數輩草民之歷史共業。

旅次北行,越過「清水溪」,漸近「不安溪」矣!此一區域,乃我「聖國」數十年「草民革命」之兵家必爭高地;自「甲午年」水災連連,「龍皇」意圖以此南北地理分界地區為「滯洪區」,棄民賴以維生之農業良田實地,以「滯洪」阻絕「綠林軍」北伐。

奈何,無能之策,反為「綠林軍」趁勢,一鼓作氣攻略成功。此後,「天龍軍」,暨其「保皇黨」,一路敗北潰逃,終至天下民心大失;僅餘芝麻小地,無關緊要。「龍皇」危難在前,曾有求救於「天朝中國」之「天皇」,取得自稱「真言符咒」;信者,必須常以久已失傳之「吐火羅」語音,唸幾近「久而共死」符咒。

果然,常唸符咒者,久而共識,都出現言行異常,購鳥,只要鳥籠,不問「啥鳥」?而且,幻覺、偏聽,恐慌,焦慮、望文生義;有錯,自己錯矣,還要責怪「人家」,都未隨其「唸符」,…。唉!聖國「天龍王朝」多年,朝野偏行符咒之術,錯亂已矣!蕃邦百思難解,何以如此?

迄今,天下已定,民心未定,各路「革命隊伍」,「反正」又「正反」。坊間,各藥鋪已推出一劑「革命定心丸」;據草民所知,乃藥草山豆根、龍膽草、黃苓、結梗、葛根、麻杏,再精煉「安石榴仔」之「植生素」;可對治「緊迫症」。

在古代中土「西域」之「大海」,即今之「裏海」暨「南高加索」之「波斯」大地,乃「安石榴」之原產地,波斯醫術之「民俗療法」取「安石榴仔」對治女人產後之「熱緊迫症」,其藥理符合當今精神焦慮至極,語無倫次之症候群;我聖國大國手向草民書生略以告知:"按時服用「革命定心丸」,可治「射後不理」,…專治各類亢奮焦慮症,使患者「反高潮」,脫離異境,回復正常"。

「革命定心丸」,尚待「地虎王朝」之「大內」御用太醫,病症藥理論證,待確知其可行後,頒「大內御用」標章,以供後市所需;各地藥鋪之訂單,如「七月雪」紛紛飄來。民間精神診療大發利市可期。發「革命財」,典故在此!

惟,我聖國之「皇軍水師」,有一「金將戰艦」,官兵亦趕場「湊熱鬧」,水師官兵操作火炮發射演習,「地虎水兵」天熱昏頭,又不熟「地虎水官」之口令;誤將準備發射「沖天炮」,聽成「射後不理」;興奮過度,就「射了」…「射了」…真地「射了」出去了…,死傷不幸路過之草民漁舟。

看來,代誌大條矣!「兵部」和「皇軍水師」有要員,要「丟官歸故里」。好一個「啥鳥」,「革命未成」,「射後不理」;「啥鳥」都「不鳥」。朝野官民,迄今仍不知水師「射後不理」之用意何在?然,草民書生已知;「射後不理」,必須以「革命定心丸」對治。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開國王朝「飲茶心情」記事》
哲學人生筆記 -《開國王朝「騙道之行也」記事》
哲學人生筆記 -《開國王朝「白狗出頭天」記事》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