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7日 星期日

哲學人生筆記 -《開國王朝「以牙還牙」記事》



丙申年,農大六月,「地虎聖國」開國營業未久,噩耗上門,先有強烈颱風,生成於熱帶太平洋,自東徂西,重創我東域淨土,樹倒屋傾,難民哀號,鳥巢遍地;覆巢之下無完卵。

悲矣!多事人間,無情天地,鳥不再語,花已枯萎,草民叫號;天下已定,仍未太平。巍巍乎,聖國大域,天地不仁,東土背山,颱風自東來襲,迎風而上,首當其衝,悲乎!傷我聖域蒼生,莫此為甚,豈有此理!太平其難乎?

孰知,一被未平,一波又起;我聖國南方海域風雲激起,戰鼓急促,乃「天朝中國」在南海岩礁大興土木,填海造島,構築軍武要塞,攔路打劫,儼然「南海梁山泊」成形,番邦憤憤不平。

我聖國「先皇」曾派水師巡航路過東洋倭寇敗走留下之「太平島」而佔有迄今。惟當今海權興起,番邦聲索不已;尤以「天朝中國」吃相難看,事態嚴重,非同小可,已觸怒水師大國,番邦「米粒尖帝國」,暨南海眾小番邦,南蠻、百越、阿菲、印馬,諸南海番邦,同仇敵愾。

周邊有事,海盜登門侵戶,是可忍孰不忍,互不相讓;任誰,皆「不惜一戰」;世道有云:"狂吠之犬,未敢咬人";蓋狂犬亦知護犬牙,重要也,咬了即沒了,豈有再容被咬一口之理?!日後,豈能再啃老骨頭,恐淪甕中香肉也。

各方番邦,雖未開化文明,亦知輕重利害,耀武揚威可矣,唯不可實戰,實則「不敢一戰」!番邦阿菲突生難有之智,以小搏大,訴請遠在歐西「低地國」之「海牙仲裁法庭」評是非。

「低地國」遠番嘗與我聖國有歷史遞逅,購我先民之鹿皮、茶葉、樟油,乃生意夥伴也。惜乎!我聖國朝野,昧於事態惡化,致海牙「歐羅巴番」誤我聖國為「天朝中國」之同夥海盜,貶我太平島,乃鳥不下蛋,不可民生之岩礁。

眾番邦圍攻「天朝中國」,竟以我「太平島」為獻祭羔羊,天下無理,莫此為甚,群情激憤,譙聲不絕。

我聖國「虎皇」亦不得不下詔,敷衍天下三兩句:

"奉天承運,朕知民之悲苦憤恨不已,朕與民同在,不令草民孤單無助;「歐羅巴番」於「海牙」欺我太甚,我聖國官民「咬牙切齒」不已!悲乎!

從今爾後,天下草民,悉於每年,農二月初二日「頭牙」祭天公后土,祈求天下「太平」;農十二月十六日,「尾牙」為朝野「加菜日」,告慰天下「太平」;以牙還牙,欽此"。

這是…?什麼?…又什麼耶…?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