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8日 星期一

哲學人生筆記 -《我不是…;「沒關係!」》


同林鳥群,稍被驚動,群起亂飛,各自逃生;這是生物懦弱自保的本能。有的動物被挾持,也有斷臂,或斷尾求生的本能。

先求生存,其次再求發展,是生物危機處理的優先考慮。「存在先於本質」,生命才有意義,雖然保全生命的方法和動作,可能很難堪和無奈;但是,逃生不求姿態言行的優雅,先為自己,是人性也是理性。

「沒關係!」,是一句慣用的口語,用於安撫不安的心理;只是,自以為「沒關係」,還是「有關係!」。自己不具有主體優勢,而只是被決定的客體;主體和客體的支配關係就切不斷。

客體,不具有「話語權」;「有關係」就不能說「沒關係」。主體對客體:"說你是,就是!你「不是」,也是;說你「不是」,就不是!你「是」,也不是!"。

"我不是,「沒關係!」"的表述自白,可以自認「高尚」、「優雅」、「潔淨」、「不沾污垢」,「有水準」、「有品味」,政治正確。然而,在自清和切割後,自認「沒關係」,就已經落入自居客體的下位;終是枉然,還是「有關係」;反而為自己扯上更多說不清關係的後患;「治絲愈棼」的成語,正是此意。

不自由的內心,是鞭子下的奴隸,只以為自己是「不沾污垢」的潔淨奴隸;終究,仍是「有關係」纏身的奴隸,待查驗身份中。壓迫者的鞭子,隨後,還是會揮過來,打上自己的身體和傷害自己的心靈!

隨著中國自認的崛起,更加緊對內收縮控制和對外壓迫;窮盡一切卑劣的手段,要求域外各國,想與中國的市場利益「有關係」的政、商、藝、文...人士,必須自證「淨身」,與中國所不悅的人與事劃界,自證「沒關係」。

這種威逼的手段,是出於中國專制歷史的民族自大變自卑,又想自大的「羨憎情結」為禍;也是「封建宮闈」文化中的「太監淨身式」的「閹奴」心態:"自身殘缺的,不許別人有!";彰顯中國的國家品味是陰暗晦澀的。

對中國市場的誘惑,難以割捨和斷慾的「倖進者」,自甘矮化,如飛蛾撲火,奔向「被奴役之路」。「自清」、「淨身」、「換血」、「改籍」、「換宗」、「切割」、「斷尾」,只求取悅中國,還怕被中國盯上交待不清。於是,除了攀上中國,自表「有關係」的身家背景:"我的…是";還要強調,"我不是…",極盡矯情又卑躬屈膝。似乎,以為身在中國的囚獄,成為待決的人質,已無抗拒的意志。

德國「新教神學家」「馬丁‧尼默勤」(Friedrich Gustav Emil Martin Niemöller、1892年1月14日 ~ 1984年3月6日),曾對德國的「納粹黨」的興起,有所期待和支持,也曾經對「納粹政權」的追捕、暴行迫害異議人士,保持觀望與沉默,以為自己「沒關係!」。

最後,「納粹黨」還是逮捕「馬丁‧尼默勤」這位意圖保持「路德宗新教」獨立於「納粹黨」掌控之外的「新教神學家」;遣送「死亡集中營」(1937 ~ 1945) 。「馬丁‧尼默勤」餘命倖存,走出死亡的威脅,已經是「納粹政權」崩潰的戰後。


「馬丁‧尼默勤」在劫後餘生,寫下生死之悟的「懺悔詩」(1976年,德文):

Als die Nazis die Kommunist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Kommunist.

當納粹黨抓捕共產黨人,
我沉默;
我不是共產黨人/

Als sie die Sozialdemokraten einsperr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Sozialdemokrat.

當納粹黨拘捕社會民主黨人,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社會民主黨人/

Als sie die Gewerkschafter holten,
habe ich nicht protestiert;
ich war ja kein Gewerkschafter.

當納粹黨抓捕工會的人,
我沒有抗議;
我不是工會的人/

Als sie die Jud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Jude.

當納粹黨抓捕猶太人,
我沉默;
我不是猶太人/

Als sie mich holten,
gab es keinen mehr, der protestieren konnte.

當納粹黨抓我時,
不再有人,能為我抗議/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藝人與藝術》
世界小事筆記 -《「有沒有」關係?》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