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9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補修表態學》


對受害人心理的研究顯示,受害人在茫然的時候,會想構築防火牆,主動地,急迫地與願意聲援和支持受害人的一切可能的力量切割和自我否認,甚至怨恨被內部的多元力量所連累。這是自以為高明的應付方法,以為可以就此緩緩敵方的壓力。

常見綁票案,人質的家屬,不乏故意誤導或污名化救援的內部力量,想私下對綁匪付錢消災,以求保全人質。結果,常見人財兩空。以此為例,可以理解,為何所有的綁票案的綁匪,共用的劇本台詞是:"不許報案"。

世道之行,常見一廂情願,自以為,"政治是窗外的風雨,我對政治沒有興趣,我不懂政治,我不管政治"。不知是故作清純無知?還是虛偽投機?結果,政治侵門踏户,管你,還一定管到你。政治,是眾人的事,有政治的基本常識和敵我意識,才能保護身家。就像法律只保護懂法律的人。切記!你不咬狗,狗可能咬你的!

台灣,愈來愈常見,藝文學界人士和政客,商人陸續被中國逼迫政治表態,而且是在中國文化大革命已過了五十週年之際。在德國求學時期,有一位老中同學,一家人都曾受過文革被迫害之苦,被批,被鬥,要表態認錯,對不起黨和人民,又被下放到偏遠內陸的窮山惡水地方去接受再教育。

老中同學,提醒我:"老張,中國的民族主義是邪惡群眾的吶喊嘶吼,似憧非懂的幼稚心智,不知道真地要什麼?於是,最簡單地,就是要別人跪下來認錯!自己也說不出道理,反正就是,我的不幸,都是你的錯"。

台灣的政商藝文學界的人士,有所期望於中國市場的利益,不可避免地,已在補修"表態學"了。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我不是…;「沒關係!」》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