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1日 星期四

導遊故事筆記 -《遛狗一條龍》


約在四年前,我曾經為一個應政府邀請,來台灣訪問的德國學者訪問團導遊。在正事之餘,邀請的業主,安排的行程之一,是參觀‘’國立故宫博物院‘’。政府邀請來的外賓貴客,‘’故宫‘’也非常客氣地出面配合以客為尊。

然而,美事却留有遺憾,來賓的觀賞文物導覽的興緻,被滿坑滿谷,高聲喧嘩,横衝直撞,爭先恐後,來去匆匁的中國遊客破壞了;彷彿在市場裡找雞。團長,來自德國‘’柏林‘洪堡大學‘’,望重學界的教授,問我:“Lieber Alfred,這裡被人群占領了,大英博物舘,凡爾塞宫,也是如此!貴國政府,有没有改善的方法?否則,太可惜了!不能回顧世界文化資產”。

當時,我回答:“各位來賓,剛才看到的人群現象,是人民共和國的二炮軍事步署之後的第三戰略力量,向世界各國展現中國經濟崛起的實力;也是現代優勢人海戰術的一項;我國政府正在享受大量中國訪客到來的友善中國政策的成果,可以創造GDP。其中,有複雜的代理人和交換的利益,已經走上注定悲劇收場的方向;我引用的這句話,是貴國偉大的先賢,詩人歌德的名言:‘’喜劇常以悲劇結束‘’”。

來賓相視莞爾;決定提早結束“故宫景點”,先去‘’三希堂‘’用餐,再去下一個景點。幾年過去了,我早已將“故宫”排除在後來的導遊行程之外,不建議德國客人再去“故宫”參觀。失望了,也不能代表真正的台灣意象。

從那一次的失望,後來也有幾次為中國遊客導遊,都是業主商務邀請的自由行來賓,也都没有去“故宫”,却豐富而賓主盡歡;來客有“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的喜悦感想;誠然不虛。

只是,在各個景點行程中,也常見一團又一團,如潮水般湧至又退去的中國團客,來去匆匆;許多團客的疲倦和茫然都掛在臉上,哈欠連連;我心中頓時浮現德國哲學家馬克思的名言:“有人正在為你的享受被奴役!”。出外旅遊是快樂的期待,但是遊客的倦容和茫然,似乎在告訴我,他們是被鍊在‘’一條龍‘’的奴隸,遊走景點,形同被帶出去各地‘’遛狗‘’。

那麼是誰在享受可憐者的被奴役;台灣和中國的政府,以及在其中串起一條龍的買辦勢力,形成共犯結構的支配勢力,以國家和政府管理旅遊的名義,形成欺詐團客和剝削旅遊從業者,犧牲旅遊品質和增加外部成本的負能量,也為台灣和中國的人民增加不必要的負面印象。

旅遊是個人自由的權利,却淪為國家的戰略武器,悲劇叢生的收場是必然的。不正常約國家,視人民為工具,核准人民出國,如同送人民上戰場,以人海戰術打人民戰爭。

這也是,我多次私下在景點附近,為走失的或落單的中國低價團客指點迷津,在友善交談中得知,大叔和大嬸,在到台灣前,已先自偏遠的家鄉出發,長途舟車勞頓地到集合的城市地點,併團成功後出發來到台灣。難怪,台灣之行有不為人知的艱辛。

這是旅遊的意義嗎?不,芸芸蒼生都是善良又無辜的人,只是被各自的國家和政府當作工具在利用,一邊是對台灣統戰,一邊是為‘’傾’中政策‘’的業績衝高邊際效益已在遞減,甚至是增加全民共同負擔外部成本的來客數量。旅遊的品質和安全,只能自求多福了。

相關文章;
導遊故事筆記 -《法老王,自西徂東!?》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