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3日 星期六

哲學人生筆記 -《「大暑」與「大叔」》



去年本日是「大暑」,本年的「大暑」在昨日的七月二十二日;下月的八月七日是「立秋」;至少暴烈的酷夏,降火氣的時間漸近了。

世道諸現象,以時間為座標,循環復始;這是客觀的自然律。宇宙浩瀚,究竟,形狀如何?只緣身在其中,不知真面目;就是大又大,大到無從想像宇宙的盡頭。

因此,我以自身對諸現象的認知,推論宇宙是膨脹的球體!?如果宇宙是薄膜泡沫的球體,愈吹愈大,是有可能破滅的。當下,我對存在的真實認知,相對於薄膜泡沫的宇宙,可能只是暫時的夢幻泡影。

宇宙破滅,回到「大爆炸」之前;那是什麼狀態?人生不滿百,常懷千古憂;宇宙生成至今,已有一百三十七億年;我等人生,只是短之又短的瞬間而已;但是可以憑空胡思亂,想替宇宙的前途下落擔心。未免太「怪叔叔」了!

人生無常,而且不能重來;過了一個階段,就老了一些。每年有「大暑」,只要「薄膜泡沫」的宇宙未破滅,地球和太陽的相對位置不變;太陽安份,地球正常,不偏離運轉軌道和角度方位;明年的盛夏酷熱還會再見。

可預期地,「大叔」我,今年還能自認是自得其樂的「怪叔叔」;明年之後的「大暑」,更有可能將被「後生小輩」稱呼為「老伯」;那又是一種「老心情」。

主觀意志和客觀現象,總是難有「共識」;我也愈來愈能體會,女人無論青春留步與否,也要欣悅於被稱作「小姐」;那是一種「青春不服老」的自我認知和意志;也許有些不切實際,只要自認"是島不是礁",有助於快樂就好。

人生的列車過站,都是風景;「老去」不如健康的「老趣」。

相關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北風與太陽》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