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1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月娘」的身體》



炎熱「大暑」將至,位在熱帶的南海「太平島」,適不適合去登陸?有人說,要去「找島」,也有人說,想去「喝水」。找理由遠足的目的,就是不想去的地方被稱為「太平礁」。很奇怪的理由,男人因為不想被稱為「公公」,所以要「蓄鬍」!

奇怪耶?別人說:"你是「公公」!";你該當如何處置?比較優雅的方式是:"喔!我來蓄鬍…也請你們當我的孫子!共襄盛舉"。

島與礁的爭論,是典型的假議題,而且落入「他者」的語境,失去自己的主體位格。登上島礁那個「地方」,找水來喝,是與島或礁無關的;反而循著「海鳥磷肥」,去觀賞海鳥的樂趣和效果,多於「島礁之爭」。

千里迢迢遠足去登「島」,證明不是「礁」;依然無從改變土地的「本質」。美國人早已「登陸月球」,那個「地方」,還是被稱作「月球」(Moon);大概只剩台灣人會說掛在夜空的鄰居是「月娘」(Moon Lady)。

至今,我在夜裡,還是經常走出書房,望著「月娘」。「名」,只是在「擬人化」的語境中,對客體指涉的簡化;不論是「名詞」或「代名詞」都是主體的「話語權」支配下的「符號」。

在現實的世界,唯有壯大自己的「實力」,包括"實占不理","咬死不放",才有「話語權」。既然台灣實占太平島,那裡就是島,以台灣所認定的名詞"島",作為國家的意志表述。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