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日 星期六

哲學人生筆記 -《雄風三鳥》


高價的雄三飛彈,射者已矣!射出去,已是既成的事實,光陰似箭,射出不回,飛彈也是如此!既然投入大量資源研發,就是要突然地射一射,否則,陳列好看,就太浪費了,不如陳列好酒。

經此一射,即使戰術失誤,濫射自己人;在戦略上却是有威嚇效果的。台灣長期受強權貶抑和霸凌;許多正常的國家主權行為,都自我克制和自我設限,却沒有得到更高的國家地位,反而被視為可以輕賤對待。

更嚴重地,台灣自我作賤,出現奴才的聲音,尋找強楮主子,以主子外人的利益和邏輯思考而無視自己的主體意義,還自豪於"自己不是麻煩製造者"。殊不知',強權主子永遠不缺奴才,反而認為緊跟在身後的奴才是麻煩。

長期的發展戰略,台灣必須有自己的毒刺武器,人不惹我,我不犯人。人若欺我太甚,保證反刺以毒,去以要害。以色列的建國和立國,正是記取猶太人在歐洲流亡歷史上的被迫害教訓而奉行以牙還牙,以血還血的實力報復原則。和平是可欲的高貴價值,但是即使卑微至極,也不要忘記,有與欺凌者同歸於盡的決心。

研究德國的哲學和歷史,或在商業的法權談判上,我只奉行實力原則,與強權忽軟忽硬的長期鬥爭。對弱者擁抱是謙虛,對強者要備好鐵拳暗器,謙虛只是奴隸的道德;哲學家尼采如此地認為。

雄三飛彈突然射向西方的領海內,中國立即自己現出有"受迫害妄想症",大作政治文章。不是自己切斷聯結溝通,已讀不回?為何迫不及待地跳出來,要求給交待?

二十年前,中國不是也曾對台灣的總統大選發射過M族導弾,可有給過交待?可見,流氓,就怕自己也被暗殺嚇到。台灣海軍的誤射雄三飛彈,落在己方的海域,在戰略上是有意外收穫的,讓中國在東南外海有芒刺在背的痛,這正是中國的百年隱疾;。

然而,飛弹發射的方向朝西,仍然不幸地,有打到自己的漁船和自己人,讓國人不捨,平民為國家的軍事戰術失誤而犧牲,是軍方的重大的不慎和意外,應從寬安慰往者和撫恤傷者及家屬,更要賠償和補償漁業損失,以展現民主國家的軍隊國家化的愛民立場。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