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生筆紀錄 -《逾節之禮是辱》


禮的本義是‘’宜‘’,也就是‘’適當‘’;兩國交戰,不殺來使是禮節。深仇大恨,仇視肇事兇手,固然可以理解為宣洩悲憤,以止傷痛。但是,受難者家屬對大悲大恨的偏執,而極盡公然宣洩情緒,逾越節度,不僅無以尊死者為大,反而壓低哀家自己的高度。這事涉文明教養與氣度。

人類,彼此有血海深仇,受難者家屬很容易自居道德正確的弱者,而為所欲為;弱勢與受難者,因無知而張揚無節,反而為受難者自辱而不自知,原獲有的外界的同情和友持,反而揮霍殆盡。

更奇怪者,有路人常自以為正義,而趁機對肇事者和其家人,施以拳脚棍棒石攻的私刑;在文明未開化的部落社會屢見不鮮。動私刑者,實為加害者的身影,彼此是同類。彼輩乃盲目的世道上的流寇,常出自各種自以為正義的奇怪理由,而憤憤不平;實為‘’義和團衝鋒隊‘’。

禮是文化的世道,法是國家的綱本;當加害者與受難者家族相逢,究竟是再打一場完結篇,扯平恩怨情仇?還是一笑泯恩仇?文明開化的進程顯示:除了佛祖、耶蘇的慈悲為懷,‘’要愛你的敵人!‘’;‘’死老百姓‘’不懂,軍人也手足無措至極,要爬要跪都是肢體對憤怒情緒的連鎖反應。

世道上,各路人馬的互動,都已逾節非禮而自辱。諷刺地,場外也有退伍老將,高唱"事後孔明"。有意思地,退伍後的老將軍們,突然高明不已,感嘆後生晚輩已無老將當年勇!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