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31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開國王朝「米糕店的ボス」記事》

 
 
 
「領導」與「管理」,是「用人」與「佣人」的差別。

「領導」指引方向,也是戰略目標的追求與實踐。「管理」是約束行動,有效率地一致到達戰術目標和提高績效。當「領導者」和「管理者」是「同質性的」(homogen);必然出現「不知道」與「才知道」面對「群盲」與「群茫」的危機。

領導國家;就是方向的標定和堅定地向前行。「維持現狀」是「自我限制」和「自欺欺人」的「妄語」;若「維持現狀」是受制於「外力」,則何來的「領導」?「群盲」似「集中營」裡的奴隸。

「群盲」的更大危機和失敗,在於"自我說服"和合理化地;接受「宿命」和無奈的現實。既然如此,「群盲」何需有領導?只是被外力管理的「「群茫」而己。

當「領導者」自許作「平衡者」,更是「妄言」;反而自證,自己不是「領導者」,而是「走鋼索」的「特技表演者」。當「領導者」只想「維持現狀」,就陷入哲學上的「退化陷井」;"當人不知往何方去,將"不知道",自己可以走多遠?"

"不知道",正是迷途和迷茫的關鍵。哲人「柏拉圖」曾提問:"哲學家來當國王;或者,國王去學哲學?";哲學是對所有知識方向的探索,而成為愛好智慧;在蒙昧的思想荒野冒險前進,將征服的「思想高地」交給科學來鞏固和經營;可以說:哲學是「領導」;科學是「管理」。

「群盲」,在黑暗中仍有一線希望;雖然看不見暗夜燭火;內心卻可以吶喊不滿和憤怒:"「領導者」和「管理者」,豈可如「照鏡人」,如此地雷同"?

讓我說一則「小品故事」:

有一天,「貴國」名叫"不知道"的「領導者」,找人來幫忙。在照鏡子時,"才知道":鏡子裡有另一個"不知道"的人。從此,惺惺相惜,難分難捨,請
"不知道"出來當「貴國」的「管理者」。

「領導者」告訴「管理者」:"我需要「用人」,找遍「五湖四海」;原來「佣人」就在這裡;我們現在,就以鏡子作見證;「維持現狀」;你別走開!我非要你不可!"。從此,兩人在鏡子內外「維持現狀」。

路人經過附近,「都知道」:「貴國」現在經典的「海枯石爛,此心不變」的觀光景點:「維持現狀」石碑,就在這裡。

附近轉角,有人販售小吃美食,是有百餘年歷史的「彰化米糕」。路人「多知道」:「彰化米糕」的店家,內鬥不休;生意慘淡,一年不如一年。

「彰化米糕」的店家幾經換手。現任的"ボス小英",被說不會"用人";氣到不行,頭大又頭痛。午夜失眠自問:"店裡的佣人,不像我嗎?"

2016年8月30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 《三言兩語》

 

"Okay"、"Even"、"Bye";這是一位九十出頭的「老阿嬤」與我談笑時說出的英語「三字經」。以前,「老阿嬤」應該不曾想到這些英語「三字經」。

不過,曾幾何時,在台灣的社會交往用語中,不時聽到,達官顯貴、名媛淑女、道上兄弟,脫口而出這些英語「三字經」。本土人民用語滲入英語「三字經」,在年齡上,是向下紮根,向上發展的!「老阿嬤」的英語「三字經」是學自「曾孫」在「美語班」學習口語對話後的殘餘。

自從在十九世紀,「英帝國」崛起,成為「日不落國」後;英語,取代法語,成為世界上最通行的語言。在二十世紀迄今,美國接續成為世界上的強國,英語或美語的「滲透力」是全方位的;民族語文的淨化已不可能。此一趨勢也顯示,世界上的少數民族的語言,或弱勢語言的母語,有不斷流失的危機。

語言是承載思想的工具;也是囚禁思想的牢籠。語言,除了國力強勢的凌駕取代之外;更多地,是源自「言說者」自己的縮寫和再簡化或「符咒化」,而成了「咒語」,模糊了完整明確的思想原意;欲速則不達。

這種情形,最常發生在國家政權發動強制動員口號的政治需求,將複雜理念的名詞概念,縮寫再簡化,最後出現的,僅剩「宗教咒語」:” My God "、"阿彌陀佛";或"九二共識"、"九三上街"、"轉型正義"、"雄三飛彈",模糊空洞的「夢」。

作夢,得靠自我的想像能力和組織能力;「速食化時代」的語言簡化和弱化趨勢,將使自己只剩「抓夢」的「性衝動」,去抓別人餵養的夢;這必然使自己的創造力被消滅。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末代王朝「窮人英文」記事》

詩人之國筆記 -《落葉.秋客》

 

等你來/
你來,我才下來/
像約好的!/
默契/

來到之前,熱到不行/
我被熱壞/
你沒來/
早晚,我,也要下來/

說是不動聲色/
早晚,卻有些涼意/
溫差?算啥?/
給我好看?/

伴手禮!小意思!/
收下吧!/
下來,我,接下來!/

-《快下來「見客」,「秋」來了!》-

哲學人生筆記 -《查無‘’此‘’人》

 
 

‘’不知不覺‘’是‘’不真實‘’的"有感覺"。矛盾嗎?不!一點也不矛盾!‘’心不在焉‘’,就會“不知不覺”;只是有"別的感覺"。

“焉”字,就是“此”的意思;而“此”字,正好音同“恥”字。所謂“不知恥”,或“無恥”,也就是不在乎“此‘’事。“無恥”等同“無此”;也就是他人在乎的感覺,有人偏不在乎。問題是:誰來定義‘’恥”?

如此‘’說文解字‘’,似乎“無恥”也不是啥大了的“鳥事”?就是‘’没有此鳥事‘’!「蘇東坡」的這句詩:“泥上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正是以詩人的直觀,說明客觀的現象:“鴻”,‘’那隻鳥‘’飛走了;誰還知道,曾經有過“啥鳥事”?“鴻,是啥麼東西;或在乎東或西”?

只有看過“鴻”的人,才知道“鴻”是“啥鳥”?後人,我,讀‘’此‘’詩句,曾經誤解“東西”,當時,可能是“心不在焉”。“東西”是指‘’方向‘’,却被我誤解成“物件”;正好說明:“詩的時空語境是錯亂的和破碎的,無序的"。怪不得,古希臘哲人「柏拉圖」認為,詩人是破壞秩序的敵人,應該被逐出「柏拉圖」的理想世界。

世道大小事,“有這麼嚴重嗎?”。世道諸事,“無此事”,就是“無恥事”;也就是“没事”。這麼說來:“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說到“此”事,會氣死不賠;却是可以“無此事”,“不認賬”;有夠“無恥”吧!

世道情緣,多有移情別戀;有人開心,有人傷心;正是"此"和"恥"的意境。不認"此"賬的一方躲起來,意圖"雲淡風清無此人";然而強要"此"賬的另一方,卻是"秋意正濃傷心人"。

如此地拐彎解惑,正是“道可道,非常道;此道不通,就查無此人;也就是找不到無恥人”。最後,‘’無恥人‘’,等於‘’無此人‘’,駡不到該駡的人,等於"風過無影聲已去"。

世道上,‘’查無恥人‘’,等於“查無此人”?等於‘’眾人有恥‘’嗎?若是如‘’此‘’,也就是「孔子」所說的:“有恥且格”;這個社會應該是有‘’禮義廉恥‘’的社會。真是有文明!終於被證明是虛驚一場!

這個世界,最後還是需要有‘哲學家‘’我",來詮釋‘’現象‘’的“意義”;自我的感覺上,還是有點"無恥"?

2016年8月29日 星期一

世界小事筆記 -《夢想當「公務員」》

 
 

最近,郵政公司招考新人;吸引許多人報考。此外,公營的台電或台鐵招人,也是吸引眾多求職者;更別說,學校招考教師,也是吸引許多流浪教師報名,希望能找到安定的職位。

同時,台灣現在正為了公職的退休年金改革方案未定,引來各方相關者的爭議和抗爭。在產業界,勞資雙方也為了休假的天數而爭議不休。

問題出在經濟情勢很差;供過於求。若能有一份安穩,有保障的工作;待遇理想,工作時間短,休假多到有剩,各項福利補貼又多又好;退休年金優涺;又有自由和尊嚴;那是在天堂的職業?不,那是國家的公務員職業!

別只另眼相看台灣的公職;德國的年輕人,畢業後,最夢想當公務員服務公職的比例,在最近攀新高,達到抽樣調查人數的近三分之一,約32%;比去年同期增加2%。
即使汽車產業界的起用年薪約45,300歐元,也才排行第三名;而公務員的起用年薪約36,600歐元,仍然是最受畢業生歡迎的夢想職業。至於,第二名的行業,是在文化產業,起用年薪約40,000歐元。

這種現象,我的理解,是經穧不景氣,畢業生求職的考慮,主要是先求安穩生存。等經濟景氣熱絡,當公務員的意願,可能就會降下來了;屆時,民營產業界提供的待遇,將比現在更吸引人。

只是,我發現,德國公務員的起薪待遇,换成新台幣,「菜鳥公務員」的月薪約十一萬元,高於台灣「菜鳥公務員」的"芝麻月薪"。然而,在德文語境中,被稱為“公務員”(Beamtentum),是有貶意的,代表行事呆板,不知變通,時間到了,就收攤下班。死老百姓有事急辦,下次請早!

不過,如果以購買力評價和德國多如牛毛的繳税,或社會支出作比較;台灣的生活負擔成本較輕。德國人有教堂税,寵物稅、還有分擔歐盟的支出、聯合國年費,...分攤等不樂支出。

這些"阿里不搭"的支出,台灣人就省下了;而且,還有各國稱羡的,所費不多的「全民健康保險」制度。只是,再好的制度,人民太浪費了,遲早也會倒。各行各業,知足常樂;夠用就好。

相關文章:

F.A.Z. - "Deutschlands Studenten wollen zum Staat "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哲學人生筆記 -《「敗犬」的「精神病理」》

 
 

不過就是一場地方行政首長的「補選」;敗選的「執政黨」國會議員,以「鄙視」勝選者的選民,表達心情。可預期地,已為自己的「政治生命」劃上句點。嚴重的「失態」和「失言」,將也使自己的「政黨」,在該艱困的選區,永遠淪為不受支持的「敗犬黨」。

從民主政治參與者的基本風度而言;「敗犬」不服輸,而出言貶損「勝犬」的「主人」,除了情緒失控,不能彰顯自身的高度和風度,更揭發自己陣營所自律的"謙卑,謙卑,再謙卑!",根本就是虛偽的口號和笑話。

失態的話語,也預告,「執政黨」日後的「敗犬流浪之旅」才開始;過去的勝選,「執政黨」懊惱自己得票太多。未來的選舉,將因為本次「執政黨」國會議員的「鄙視」勝選者的選民,而在人民心中留下陰影。原來「勝犬被鄙視」,成為低級政治文化的精神現象;也顯示,「不正常國家」台灣,民主政治文化,難以深化;而是流洩出對立與仇恨;這是血統脈動、種族意識和部落社會的特徵。

「鄙視」勝犬主人的一句無知而傲慢的話語,究竟有什麼文明意義?尤其出自不算資淺的「執政黨」國會議員。唯一的「精神病理」,就是「潛意識」的「返祖衝動」:"只許勝不能敗"的偏執和無知。

記憶猶新,曾經在過往的「總統大選」中,有「候選人」因「連戰連敗」而不甘高度的勝選期望落空;高度的挫折感,進而多日聚集支持者抗爭,不承認敗選的殘酷事實;隨後,自絕於本土的國家和社會,率幫眾投靠中國,尋求"聯共制台",貽禍國家至今,也自毀後代的政治前途和家族的歷史地位。

此舉,更激起徒眾以「高級外省人」的自傲,強化貶損「勝犬」的「本土支持者」;以致,後來翻轉,出現一系列地,藉「黨國護法」的司法整肅手段,迫害政治異己;形成冤冤相報的仇恨期待迄今。多年來,國家、社會和人民的互不信任和傷口,仍然難以癒合,更惡化至國外的各社群僑裔。

往事的傷痛猶存,如今又出現美國「川普式」的「三K黨」話語;這不僅是個人失言,更是對歷史傷口的撩撥。民主的政治文化是「共同體」內的公民參與和共享;勝敗取決於公平的競爭,坦然接受選民的決定,互相祝福。

長年的「黨國神學」符咒,使得選舉成為「部落拚鬥」,缺少真心的反省。不論勝負的「鬥犬」,都無法成為國家進步的動力;總是詛咒多於祝福。天估台灣人民自求多福!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詩人之國筆記 -《「座機」與「博愛座」》

 
"罵人",別牽扯到雞!/
「座機」上,可以「坐雞」?/
「做雞」,「作雞」,「坐雞」,有差別/

「動詞」分不清,亂「拉雞」作「受詞」/
為何不「做作鴨」或「做作鳥」?/
也可以「做作人」!/

「做」人,「作」人,很難分嗎?/
「做」人,是「生人」/
「作」人,是「熟人」/
「生」或「熟」/
人,「做作」都可以!/

「雞」,不可以「做作」!
要先有蛋,才可以/
不!要「生蛋」,不可以「生雞」!/
要先「生蛋」,在「蛋座」上/

「蛋座」,「生蛋」,可以/
車上的「博愛座」/
「坐人」優先/
到站,走人/
「坐雞」,可不行!/

「蛋座」上「坐蛋」/
壞蛋,白坐/
坐雞、做雞、作雞,以上皆非/
要先分別:蛋雞和雞蛋/
蛋,是「定語」,也可以是「賓語」/

總統,有「座機」/
「座機」,不設「博愛座」/
有本事,選上總統,「坐座」看!/

-《"Taliban"的「道德警案」監視「博愛座」》-

2016年8月26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百奴論」》

 

2016年,由台灣公民選出委以政權的「小英」總統和政府,就職即將滿「一百日」。因為媒體以「百日維新」的民調討論新任者的績效,「小英」總統不得不提醒人民,莫以百日論改革的績效。

讓我感到有哲學語境和意義的是「百日」的「數論」:「數」,在時間與空間的意義,是「定格」與「限制」。

「數」,被確定後,形同被「定位」和立下「大限」。人的心中有「數」的概念,人自己就成為「數奴」。凡事,以「計數」論成敗、好壞;「數大」,就是美;「數多」,有份量;「數小」,可省略。

眾數之中,"百"這個「數」,最常被用於比喻;"百",可以是慶祝,也可以是禁忌;視人自己對"百"的定義而定。人為何在意"百"?以「百花齊放」形容多彩多色的春意;以「百家爭鳴」讚賞時代的思想多元和自由。

以「百年」為世紀,以「百歲」為人瑞;以「百尺竿頭」勉勵奮進者,更進一步。以「百分」為考試滿分;以「百足光」為光明。以"百元吃到飽",招來食客。以「百美爭艷」欣賞選美大會。

人為何偏好"百"?有可能和「人瑞」稀少有關;人生難見百,七十古來稀,真是…,唉!《詩經‧小雅:北山》詩篇中有一段"…或燕燕居息;或盡瘁事國。或息偃在床;或不已于行。…"。人間不公平,有人終日在床休息,有人終日奔波;又煩惱的事多,常被迫不開心。

有時候,被氣到不行;氣死者眾又驗無外傷。活下來,不容易啊!「小英」總統,算了吧!「年金」就別改革了;討論就好;還在討論,不少人民,就可能氣到少活好幾年;國庫的年金,最後不僅夠用,還會自動省下大筆「庫銀」的。現實的"生氣人生",難怪要慶祝"七十"大壽。

至於「餘命」能活到"八十",已算是多賺;若能活到"九十",奇怪耶?還能活著!不簡單!有吃補品喔?能活到"一百",真的嗎?出生登記,有錯誤嗎?快請"恁老母"來證明!國庫的「年金」可能付不出來了;快破產了。

人瑞國實以「百歲」論,是受到社會的敬老尊老的「器重」,後生晚輩,平常別讓「老人家」不開心;但是,也不可放任老牛男人出外去吃嫩草!否則,替後生晚輩帶「小媽」回家;等待來人「善後」。

軍人,也"愛百",不是"愛買百貨",而是愛「百戰百勝」。這…不太好吧!已經沒有"星星"可以掛了!「一戰」,陣亡人數是三千萬人。「二戰」,陣亡人數是一億三千萬人;傷者未計;「百戰」咁好?全世界的人口數,目前才七十億;恐怕不夠傷亡。

男女,也「愛百」:戀愛時節,愛你"一百年",婚後頭大,男人常吞「百憂解」;女人愛上「百貨公司」的「週年慶」和「化妝品特惠」。老年比氣長,看誰先「百年」?只剩其中一方,已不敢再"愛你一百年"。

人的「生活與數」最密切的「量度」是「算日子」的;也就是「每天」;無論快樂或痛苦,就是「當日」而已;若隔日仍有效;恐怕得去掛「精神科」門診。

人的印象,在資訊泛濫的時代,只有一日的意義;過了「當日」,消息就成為歷史;英國有一家媒體"Daily Mail",甚至進入"Daily Mail Online";爭先恐後,搶著撫平眾人無時不存在的精神焦慮。

也因此,媒體的產業存在價值,最多只有「當日」;更壓縮成「動態即時」的現實互動。「數論」定格在「百」,媒體設計出「百日論」的專題,是沒有意義的自我虛無。換言之,「逾百」之前,自己興奮;「逾百」之後,自己空虛。正常,就是回到「現在」的「每日」。

哲學人生筆記 -《困在死角的龍》

 
 
 


中國旅客被中國政府作為政治鬥争的工具,被下令減少來台灣。過去,這套‘’老狗玩鳥‘的把戲,’也曾經被用來‘’反日本‘’;現在,除了鬥争台灣;也用來'反南韓'。現實的情况是,週邊有事,只要不合中國的權力意志;就放老狗就出來玩鳥。

一個自誇崛起的大國,屢次學老狗,鳥都懶得搭理;國家的品味呈現自暴自殘的風格。中國正操作,讓那些在台灣靠中國低價團客來購物的“一條龍”,開始‘’殼牌式‘’的‘’惡性倒閉‘’,徒留相關配合從業者的經營困境。

中國自以為是的“經濟制裁”,戰略目標得逞了嗎?既然是“一條龍”的惡性倒閉,則在台灣的龍,只是被餵養的附庸,不是“龍頭”;“惡性倒閉”的損失,本來就是中國自己製造出來的夢幻“泡沫”;只是在台灣破滅。“龍頭”中風,被餵養的附庸被迫癱瘓,只能自咎於不切實際的幻想而錯置資源;自甘與中國形成“主奴依附”。

以“減少中國旅客來台灣”的“經濟制裁”戰略,所呈現的意義就是:中國“出手”,殺敵一人,自殺千人。正如自以為高明的“-一帶一路”;在歐盟終端流失‘’脱歐‘’成為事實的英國。

在‘’南中國海‘’的地帶,中國已失去歷史主權的合法和正當宣示。在‘’南亞‘’地帶,面臨印度的“不合作主義”和杯葛。“一帶一路”的戰略構想,如同“龍首”面向西方的左右雙足;客觀形式的發展,不以主觀意志而轉移;作為左足的“一帶”已成殘足。

至於作為右足的“一路”,在亞歐大陸上,即使主要的陸權大國俄羅斯,因吞併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後,被歐美大國施以“經濟制裁”而向中國取暖,尋求戰略結盟。

回顧歷史的發展,俄羅斯是領土横跨歐亞大陸的國家,却有亞歐皆難以融入的困難。俄羅斯的主要外患在東方;海權被日本封鎖而曾經敗於“日俄戰爭”。

陸權向東發展,却已面臨“中國崛起”的戰略競争;這也是歷史上的‘’蘇聯‘’,必須在中俄兩國之間,支持蒙古獨立,成為戰略上的地理緩衝區。

現代的俄羅斯面對中國的帝國主義擴張戰略,也是缺少安全感的大國;致命的弱點在於,俄羅斯以‘’歐俄‘’為主;“亞俄”的西伯利亞地廣人稀,地下資源豐富,却鞭長莫及。

中俄邊界的西伯利亞毗鄰中國的東段,已淪為中國的經濟殖民地:大量入境的中國佃工、墾殖工和零售商人,活躍於“亞俄”的遠東段地區,迫使俄羅斯聯邦中央無償放地,鼓勵“歐俄”的人民向東移民實邊。

俄羅斯對於來自東方的外患,尤其是歷史上蒙古人西征的佔領和統治,長達二百四十年;以及韃靼人信奉‘’伊斯蘭原教主義者‘’的宗教意志,讓信奉“東正教”的俄羅斯國家深感憂患難安。

中俄在歷史上和地緣上的結構矛盾,永遠多於階段合作。“一帶一路”只是中國當權新貴對內的路線鬥争和對外欲聯結歐盟,以對抗美國和日本的虚話和空話的‘’口號‘’。

中國奉為“國寶武器”之一的‘’統戰‘’,若果真是‘’多交朋友‘’;則“和平共存,互惠發展”才是最佳的戰略選擇。中國現實的國家意志以鬥争實踐帝國主義的擴張路線,已經使中國自己逼迫自己,淪為“困在死角的龍”。“龍首”,究竟向東或向西?已經陷入戰略抉擇的兩難。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才知道」、「不知道」與「早知道」》

 

「第一銀行」的ATM被登門踏戶的「外患」,盜領大筆現金後;「兆豐銀行」在美國也「出事」了!金流「出事」,必然事有蹊蹺;從企業治理到政府的監理,都存在後知後覺,不知如何的治理死角;有名無實和虛應故事的形式主義,無所不在遲早會出事的地方;交通、國防、旅遊、環保,出事在案。

「人治」和經營人脈關係,人謀不臧,然後該「出事」就「出事」,完全不意外的。「兆豐銀行」的前身,經營國際金融和投資金銀行的專業,資歷上很悠久;「出師」國外,擴展國際金融市場,雖然是企業成長的必要發展方向。然而,正直誠信,自律守法,嚴格內控,戒慎恐懼,才是金融業永續經營的基本原則和重要價值。

金融匯兌和衍生金融商品複雜而專業,常淪為政商勾結、貪污、詐欺、洗錢,以及贊助恐怖活動資金的管道。美國或歐洲各法治國家,為規範金融市場的交易,法律與時俱進,法網日趨嚴密;執法確實。金融企業若有詐欺背信,即陷入法網;銀行被重罰,或經理人被課以刑責;國外投資和經營的風險愈來愈大。

「兆豐銀行」操作的金融專業,觸犯美國法律的嚴格禁忌,被控違反相關的防制洗錢的規定。「出事」而被重罰;最不可思議者,竟然是銀行的國內總部的高階管理人的對應;意圖淡化責任,表示:「出事」後,也是被重罰後,「才知道」大事不妙。這,豈是銀行應有的企業治理?

「兆豐銀行」的國內大股東政府,和銀行業的主管「財政部」;以及主管金融監理的「金管會」等前後任的相關者,也都表示,「才知道」事態嚴重;之前,「不知道」銀行在國外玩啥鳥事?這,豈是政府應有的國政治理?太不負責了。

這些「才知道」與「不知道」的權貴高官的反應,真地與「死老百姓」一樣,都是在銀行被重罰以巨大的金額而嚇到了;「才知道」:企業「出師」國外的「法治國家」,不可以「不知道」:必須入境守法,以誠信正直的信念,遵守當地國家的法律和尊重國家與社會的禁忌。

「法治國家」的普遍原則,就是「依法立法」、「依法執法」和「依法審判」;不留人情,而視當事人守法的意願而和解。國內的高官權貴的「才知道」與「不知道」的輕描淡寫,和推卸責任的心態,是典型的尸位素餐;銀行的股東和人民只能有所託非人的無奈。

高官權貴坐領高薪,享受出門被吹捧和保護的虛榮待遇;然而,本質上,與市井「草民」的「才知道」與「不知道」沒有「啥鳥」差別;高官權貴甚至只是「鑽天入地」,時來運轉「跟上班」的「草包」而已。「草民」見高官權貴,藐視即可,不必有所期望或感激「大人」德政。草民,一切的生存發展,都只能自求多福。

草民「才知道」與「不知道」的鳥事,高官權貴也是坐領高薪後「才知道」與「不知道」:"不好了!出事了!"。關於高官權貴"上班噴香水,坐領高薪水,沒事打瞌睡,有事偷放水"的這一條官商規矩,草民應該是有共識的「早知道」。民脂民膏,都浪費了。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崩時代》

哲學人生筆記 -《「三流」與「亂流」》

2016年8月24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自我」的「時間感」》


"以今日的「自我」,挑戰昨日的「自我」",這是一句「自我勉勵」的銘言。然而,"昨日"已去,好事或壞事都已成真;"挑戰",就是好事要更好,壞事要「亡羊補牢」。

在此,就「亡羊補牢」的成語,比喻「壞事止損」;若以人與羊群的「主奴關係」為例,則有趣的現象就此出現:主人「圈羊」,防止圈外的狼入侵,以保護羊群,也確保「自我」生活所需的羊奶、羊毛、羊皮能不虞匱乏。主人放心,羊群安心?

主人不問羊群的可否;羊群的習性就是跟隨「領頭羊」的方向行走,沒有個體的「自我」,也就沒有群體的「自我」。「領頭羊」也沒有「自我」,只有被誘導和被驅趕的迫於無奈。主人牧羊,交給一隻「牧羊犬」就夠了。羊群的本能是怕狼,卻分不出來狼與犬,反正少來為妙。

狼與犬,在進化的早期,是「一家親」;狼與犬,成為分支後,對於羊群各有打算,卻殊途同歸,都想與羊群「一家親」。可是,狼與犬出現,羊群就避開。這是羊群集體保全「自我」的本能;源自於厭惡狼與犬的殘暴貪婪,卻又矯情和偽善。

主人充分利用羊群的天性,和狼的野心,以及「牧羊犬」的諂媚。主人,只為主人的「自我」;沒想到,羊群在「昨日」,趁主人的「羊圈」不牢,流亡出走;這對羊群而言,是「昨日」的「好事」;卻是主人「今日」知情後的「壞事」。

時間,對任何的「自我」都是挑戰;就看那一個「自我」最笨。羊群,對於補好「羊圈」的主人,或是原野上假裝好意的狼,該如何保全「自我」?羊群和主人「一家親」而進入「羊圈」嗎?還是與狼共舞「一家親」?這才是羊群在本日的最大挑戰。

時間是公平的!"以今日的「自我」,挑戰昨日的「自我」",有可能會愈來愈笨的,是「自我」;不論是「那一日」的主人、羊群和狼;老了又得到「失憶症」,就會「忘我」!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自我的主體意義》

園藝生活筆記 -《古人的植栽管理》

 
 

八月二十三日,是「處暑」節氣,也就是今年的夏季在這一日結束,正式進入秋季。

夏季暑氣對植物是酷刑考驗,現代的園藝實作知識普及易得;但是,除非是專業的園丁,否則,一般業餘的園藝愛好者,常遇到植裁照顧的疑惑,就是水土不服,存活不易;或不開花,也不結果,有挫折感。

園藝管理,不是現代才有的科學,而是有古老的經驗傳承。知識戶的意義,就是承先與創新;農藝和園藝,與風土和氣候條件密切相關; 參考古代先民的智慧,獲益良多。

「處暑」的下午,我路經台大校園,炎陽依然熾熱,暑氣欲去還留,這是「處暑」的特徵。空曠的台大校園的樹蔭下,午後涼風陣陣吹來;我知道,這是秋風的先遣。若再有秋雨來助陣,早晚會更涼爽,這才是秋天的善良。

乘涼後, 走到附近熟識的書店尋寶。算是緣分,竟然發現一本中國「大明王朝」時代的古人「徐石麒」等人所作的園藝書《花傭月令》,內容是農人對二百五十種的蔬果花草植裁,在一年十二月份的各月令的園藝管理知識。

「花傭」,以花草蔬果植栽為主,照顧的人是傭,比「園丁」一詞有哲學的「主僕意境」。「花客」一詞,又太見外,太疏離了,客走花自傷;紅顏獨自對殘陽。「尋花客」一詞,又太「妨害風化」,恐怕不能見容於「假道學」。

這本書的內容,按風土和節氣,在一年中的每月,園丁對不同的植物,各有相對應的管理要領和禁忌。這也是一本農書,承載古人的農藝智慧,內容豐富,文筆優美,很像《詩經》的文字風格。

農藝和園藝是古老的植裁經驗和土地知識的傳承。對於園藝愛好者的我,買書配合興趣,有缘如獲至寶;而且物美價廉,才一百元出頭;現在,一百元只能勉強吃路邊的小吃攤。

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三流」與「亂流」》

 

攻讀商學院的學位,不論是MBA或EMBA學程,日後的事業出路,普遍的心願,大多是成為管理階層的高階主管。不同於勞動階級的長期辛苦,大多以資深藍領,領班或師傅退休;白領高階主管,坐在舒適豪華的決策會議室內,政府、企業的三流,人流、物流和金流就被決定了。

看起來,很英明,也很偉大;奔流既出,可能是亂流為禍;不適當的‘’三流‘’收放,就可能讓政府和企業淪為三流政府和企業。要命的災難,是這些做「三流決策」的高階主管,大多是位高權重的「高薪蛋頭」;頭銜是總統、總理、部長、董事長、總經理、董事、監事和部門的CEO。

三流之中,以金流的危害最大;經濟中的金流如同身體中的血液;現代的金融系統,主要是銀行,可提供極重要的金流疏導和信用創造的功能。各種階級犯罪中,以金融紀律敗壞,操弄金融詐欺和洗錢漂白的惡行,危害經濟穩定和破壞社會大眾對金融穩定的信心。

歐美國家,源於基督教文明,信仰誠信的價值,而視誠信為事業的倫理和美德;因此,國家對於白領階級的犯罪,尤其是違反金融紀律的惡行,深惡痛絕而施以重懲和重罰,是很常見的。

金融犯罪造成重大的損失,包括受到重罰,背後必然有政商污濁和政商勾結的不法惡行。對三流的監理,尤其是對金流的監理,以專業的會計和審計技術,配合預算管理和決算追踪的系統平衡的特性,必然可以找出,為何發生金融犯罪?

有過企業主管的專業經驗者,必然知道,人事異動交接的時期,最常出現掏空落跑,留下大筆爛賬。那些平日坐享高薪大位的高階主管,對屬下常高談企業管理精神和專業治理的原則,都不敵自己的平庸無能和貪婪懦弱。

台灣的金融業「出師」海外,以過去至今,在「黨國體制」下,實為政商掏空存户信任的淵藪,「出事」後被西方的法治國家施以重罰,完全不意外。還有更大的未爆彈將引爆。

天佑台灣!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窮人想像的歸宿?》

2016年8月22日 星期一

詩人之國筆記 -《「共匪」,來了!》


 
 

"「地動山搖」",沒鳥,也沒影!/

地震預報,失準!/


"「人家」,不來了!"?/

不來?「啥鳥」,來「統戰」?/


不來!不是來了?/

派不明飛行物?來了!UFO?


「共匪」,來了!/

有吃、有喝、有拿,不來,可惜了!/

別讓KP不開心!/


九牛二虎,趕走「老買辦」/

瓜代?瓜代?誰最適合?/

交心表態,看「小王朝」/

「說秦人語的台北」/

「大頭症」的本朝//


「統戰」,被污名化了!/

殘念!

不識字,兼不衛生?/

文化水平,挨門說雷!/


有夠交心!/

「一家親」,何來「統戰」?/

拉關係,交朋友,喝酒,吃飯,摸底!/

如此而已!媽的!真好混!/


摸了,就知道,誰有LP?/

HIJ,…KP,LP,Mother?No!/

媽的!媽的寶!媽的皮卡揪!/


「統戰」,「非」戰也?/

就是矯情一下;不可吃太好!/

在「共匪」的「內地」/

平常,已吃太好了;民脂民膏!/


矯情一下! 

表演給「說秦人語的台北」看/

「共匪」和KP,「一家親」!/

主隨客便,也矯情一下!/


看有否?看嘸?/

就是互相捧LP,「交陪」而已/

到酒店,也是如此!


「統戰部長」,玩「啥鳥」?/

先看對方,是「啥鳥」?/

聽言觀行,巧言令色/

彼此!彼此!


今晚,呷蝦米碗糕?/

"無卵LP"!/

「啥鳥」的?/


-《「統戰」,被污名化了!「騙道」,也是!可惜!》-



哲學人生筆記 -《回憶的哲學》

 
 
 
回憶,有正反面的能量作用;人生走過的歷史,有時代與環境條件的限制;有些事情,不回憶還好,若不得不回憶,則新仇舊恨都跑來報到。有些人與事,已成為歷史,憶苦思甜是自我安慰和期許;好像,幸好曾經苦過而活下來了;所以現在或未來是美好的。

許多老前輩,總是話當年,如何又如何苦,……;現在,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人在福中不知福。當然,後生晚輩的反應,可想而知:“又來了!”。這句話,若加上一個字“狼”,就成了“狼,又來了!”。

所有的歷史故事,都只是個人對歷史的認知,其中的實況、氣氛、味道和情感……等場景,別人都是聽眾和個人歷史故事的讀者。

很幸運地,我在學生時代迄今,就有筆記個人遭遇故事的偏好,就是筆記自己的思想摘要和總結的理解,而不是有聞必錄地記下他人的所述。

在德國求學時,這項偏好有助於在哲學領域,進行個人思想探險。也就是,哲學始於提問:“問自己”,有惑“問書”;仍有惑“問師”;業師是不會給“答案”的;也許業師也“無解”。

但是,業師會“反問”和“質疑”我的“方向”和“程序”,以及“建構材科”的完整或耐用與否。就像建築房屋的設計,被專家逐項檢驗結構設計和工法,以及材料和被要求補強,最後才是自己的建築設計成果。

於是,哲學的“攻錯”和“對話”,就此展開,“溝通”知“理解”就如同水到渠成。在“問學”和“學問”的探險過程中,必然充滿“困”與“惑”;然而,這正是德國哲人「海德格爾」,所期許學生的“在思想中學習思想”,也是“自由的精神,獨立的思想”的實踐;而不是等待被餵養“答案”的“學生”。

西方的學術教育很重視“獨到”和“原創”;過去,我與德國同學的相互問學,經常是在密集地查考文獻和專書後,寫出自己的“總合理解”,稱為“Zusammenfassung”;以及提交研討課上口頭報告的“Beiträge”。學問道上是辛苦的而必須確實,經得起業師和同儕的攻錯和自圓其說。

在人生初老時,對往事的回憶,已經不必憶苦思甜了,而是欣悦於自己年少起的“筆記”偏好,有助於自己,對世界的感情保持温馨,而且是幸福的。

就如同四年前的本日,我又見《秋天的栗子樹》而唤起許多年前在德國的大學城「海德堡」,與一對德國母女在滿地金黃色的栗子樹的落葉中撿拾栗子的相遇和對話,而留下我自己的温馨記憶,成為此後在季節川流中的美好風景。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秋天的栗子樹》

2016年8月19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開國王朝「大頭乞丐王」記事》

 
 
 
話說:我「地虎女皇」爭得的天下,實為「乞丐共和國」,全國裝窮;女皇當上「乞丐王」才發現:每天的國庫收入大不像話;全國軍民乞丐同胞,每天出去行乞,回來交差的業績,都刷「信用卡」掛帳;愈簽愈多,都成為呆賬。

原來是如此:舉國朝野已經皆是乞丐;乞丐向乞丐行乞。可憐!又不得不向「乞丐王」交差,只能以信用卡加18%循環利率支付上繳的業績,形成「三角債」,創造虛擬的業績和膨脹負值的貨幣信用。

反正,已經是「乞丐共和國」,債多不愁。終於「乞丐王」發現,不改革不行;不然就會鬧革命。執政就要清債理財和健全「乞丐共和國」的財政。於是,任命「阿全」去負責。

怪的事發生了;許多乞丐聯名上街遊行,向「乞丐王」宣示效忠:"只要不改革,就不會有革命;保持現狀,最好!"

理由是:無論改革或革命,乞丐就怕自己是下任的「大頭乞丐王」;善後最頭大。尤其「乞丐共和國」缺現金,連想盜印鈔票也沒輒。

所以說:"現金是王!",典故在此。「乞丐共和國」,由「乞丐王」帶頭,從此舉國皈依「現金教」,"現金就是神";「乞丐王」代表全國軍民乞丐同胞,早晚的儀式是舉碗伸手向「現金神」行禮祈福,希望「日金、月俸、年金收入」可以不絕如縷。

此事,引來世界各番邦矚目,原來如此:信用卡的功用可以普及使用,不限對象和財產、收入;只要有信用和維持不結算、不催討,乞丐也可以持有信用卡。從此,「國際貨幣基金」(IMF, I 'm funny)和「世界銀行」(WB)決定打烊。

然而,「聯合番邦國」的「世界不衛生組織」警告:"人皆會死,人生的債務應該在生前結清,不可債留子孫後代"。

佛法大德高僧卻嗆聲:"我佛慈悲,早就開示:諸法皆空,來去空空"。

債留子孫?各自表述。於是世間永遠有「債多不怕,欠債最大」的典故。米國就是典範。米國強大的原因之一,緣於欠債最大,而敢一再地以新債換舊債,沒完沒了。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積步成哩》

精選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大佛手與小愛玉」》

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雲聚遠天,風起雲湧,真壯觀!但是,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換言之,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氣溫會急降;今夜起,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 晴朗的天空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