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4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同情心誤事》


人有同情心,或側隱心,被普遍認為是好人,值得鼓勵;也有助於社會的救濟,實踐主觀上的正義。

同情弱勢,在偽善的社會,不得說不;然而,同情心與愛國心有相同的惡果,就是為善得惡的可能,膨脹弱勢者,尤其是弱勢的一群人,以為社會的支持和同理心是應得的;而形成群體內的爭功集權排異,對外說話大聲,反而成了強勢的幫派文化。

人類的社會組織,有族裔性格、地域淵源、宗親同源、性別意識、階級認同、宗教信仰、黨派屬性、……等各種聚合力和排異力;外顯的形象,不外強勢與弱勢的更迭。

當非洲莽原上的獅群多日饑餓,無獵物可掠食,奄奄一息,見者也同情;等到出現獵物而被獅群撕咬和吞噬;所顯現的,是弱肉強食的兇殘;見者驚駭。此般現象是獸性;但是獸性的形成,却有外來的同情心;見者反而同情可憐的弱勢獵物。

究竟同情心這類側隱心應該如何付出或善用?購物、投資、理財、投票、捐獻、愛情復合,都是社會上常見的付出同情心,却常見事後遺憾或擙悔,或自嘆一時衝動。問題所在,歸咎於自己濫用同情心,已於事無補;只能記取教訓,下不為例,先同情自己不夠鐵石心腸;畢竟社會是偽善的,人心是善變的。

時下,不久前得到社會不少人同情的某航空企業的‘’空服員工會‘’,在獲取社會支持,順利迫使資方允諾勞方的要求後,正展開內部整肅異己的內鬥;已完全不復見不久前静坐抗爭的弱勢吶喊,而是外顯幫派性格的不容異己,手段不見圓融的藝術。

更嚴重的劣行,在於對出勤‘’總統出訪外交任務‘’,而未參加罷工的同事,趕盡殺絕地排出工會,將內部矛盾視為敵我矛盾;更將勞資對抗凌駕於國家外交任務和團結對外之上。

此等不識大體,辜負社會同情心的整肅,是自絕於社會的再次信任和支持;自失後續‘’團結工聯‘’的存在正當性,也讓當初的同情者和強勢的資方,看到類似‘’乞丐變大尾流氓‘’的失格笑話。

勞動工會組織成立的目的,在於為勞工成員爭取正當合理的勞動權益。勞動抗爭必須有社會的同情和支持,才有正當的立場。此等只坐收一次革命成果的現象,在社會上普遍存在於其他的團體行動。同情心是人性中可貴的價值,如何不浪費而助惡?需要哲學的思考和洞察力。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