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

哲學人生筆記 -《夕陽運動員》


歹戲不下台,全家跑龍套,難看極了! 未戰先敗,理由既不正當也不光明。說穿了,先替自己的夂陽運動生涯找背影,只是難堪夾著噓聲。

專業倫理,是任何一種以專業為人生志業的人,所應該信守的高貴價值。在體育界,就是運動家精神。民主化之後,選舉頻繁,社會輿論常以運動家精神期許政客,反而疏於期許體育界,一味地以求勝獲獎,為台灣的國際能見度為運動的目的。

業餘運動員也以轉為職業運動員為目標。於是,重賞和國家之光的加持,加上企業贊助,代言,成就了體育政治化和世俗化的不堪醜聞,肥沃了體育行政官僚和一批靠運動員得獎金和贊助為生的家族成員,儼然是家族運動業,似家族企業或家族政治的淘金術,吞蝕公共資源。

從事特定的運動行業,本來就是個人的興趣和選擇,非關公共福祉,只是政治化和職業化之後,運動家的古典意義,公平競爭,志在參加,勝不驕,敗不餒,盡力而為的精神已經稀有,淪為資本主義市場的庸俗和貪婪的表演行業。

缺乏古典的運動家精神,必然出現自我膨脹的藉機勒索和歧視觀眾。世俗又庸俗的運動界已經俱樂部化和企業的商業活動聯結,必然摻假和包裝。運動員用藥的醜聞不絕,背後有國家的運動強國的形象動機。奧運會上的得獎大國,都涉及用藥和造假,甚至非人道訓練的不公平的競爭準備。

此類醜聞的背後意義,是國家的爭強意志和政府體育行政官僚的績效心態作祟。可以說,奧林匹克的古典運動意義早已不存了。有的國家爭辦奧運,為國際奧委會和主辧國的政商界提供收賄貪污的大好機會。更嚴重地,在於主辦國家,若是有民族狂熱,正好藉機宣揚民族主義。

在1936年,距今八十年前,在德國柏林舉行的奧運會,就被獨裁的野心政客希特勒利用,宣揚亞利安人種優越論,希特勒在接見德國代表隊時暗示,為了辦好奧運會,必須忍耐。
"等奧運會結束後,納粹黨國將出手收拾猶太人"(見如下引文標題)。

既然奧林匹克的古典運動家精神已消失了,場邊的儍子觀眾看到的,只是夂陽運動員沒有未來的退場背影。


相關專論文章:

ZEITONLINE

"Wenn die Olympiade vorbei, schlagen wir die Juden zu Brei!"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