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5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開國王朝「做愛前出痲疹」記事》

出事矣!又「出事」矣!不是「出師」已勝出?得天下已矣乎?非也!古有明訓:"上馬可得天下者,非下馬能治天下!"。

我地虎聖國黨衛軍在天龍聖國時代,歷經多年之草民革命內戰,先是「連敗連戰」;後時來運轉,天龍聖國保皇黨各路「公公」戰將,「連戰連敗」。天下草民,人心思變;從南到北,自西徂東,一路喊打;然後,天龍聖國就掛上歷史課本矣!

學子書生所受史觀洗腦,乃是地虎聖國黨衛軍驍勇善戰,攻無不克;天龍聖國保皇黨沿路敗逃,寧可丟江山,也不願丟下收刮掠奪而來之黨產。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誠是也!

然,地虎聖國既得天下,唱歌忘詞,治國出包;於是天下草民噓寒問暖,噓唏不已。原來,天龍與地虎,皆以「騙道」立國;騙道載明於憲法,治國不得「違憲」,草民已習以為常,反正上下交相賊。聖國諸行,必須倒著看,逆著想,然後,草民方能自得其樂,自求多福。

「掃性」乎!?還是「掃興」耶?諸事不順,豈是可以遺憾一語帶過?生不逢時,天不從人願,都說:"準備好矣!"而且"馬上好!"。

然,竟如此這般"他/她X的"!地虎女皇外派信使,即將持節赴「星光夜總會」上任前,先酒而後駕車,就"他/她X的!"被「條子」攔檢「吹打滴」;偏"他X的!"檢測值高於許可上限0.02「啥鳥值」;酒駕「出師」竟「出事」。「條子」,玩啥鳥?吹打滴;「出事」可大可小;看誰「出事」?

皇上特使,不是多喝酒,而是「排X」不順,酒精戀身不去。若說「新陳代謝」緩慢,或「老男人」有「攝護腺」情結;這該怎麼說?才能圓滿告知草民觀眾:「做愛前出痲疹」比「臨陣不舉」更緊張,即使文武兼備,何處去騎馬?自然「出師」不利,然後就「出事」矣。

地虎聖國,開國營業,做生意迄今,首次派出「網鳥女將」赴「番邦趴西」參加「打來打去」之「網鳥賽」;玩啥鳥事?自天龍聖國以來,網鳥就是發包給少數「網鳥家族」自家玩鳥,坐地分鳥。天下草民自己追鳥、尋鳥、玩鳥、賞鳥,早已不亦樂乎;沒多少草民在意「網鳥賽」玩真乎或玩假乎。

奈何「出師」遠征後,亦「出事」矣!遠征番邦之地虎網鳥軍,開拔至前線,竟傳來兵變,「網鳥家族」分鳥不均,早有心結,終於效法西域番邦「土厥」,軍心思變,然後,「兵變」一起來。「網鳥女將」臨陣脫逃,放鳥歸山林,永不代朝廷網鳥矣!

真"她奶奶的!";軍心不穩!地虎聖國,天下既得,猶未歸靖;各路「反革命」勢力人馬趁機自抬身價,漫天開價;現又急於各找門路逃生去矣。

「做愛前出痲疹」,浪漫不成,「換人做做看!」即可;沒啥鳥事非鳥你不可。草民書生所見所思,地虎女皇,諸事不順,實乃既想革命又想反革命,於是自欺,「保持現狀」,動靜不得,卻自誤又誤天下草民。「殘念」將何其多?!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