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6的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烏龜的肚子》

圖片
烏龜不能翻肚子,否則「心腹」朝天,四肢無力不能呼天搶地,只有被看光光。烏龜的要害,是肚子不能被翻覆;這也是「龜密」。

法國皇帝「拿破崙‧波拿巴」(Napoléon Bonaparte)認為:"僕人眼中沒有偉人";外人所尊敬的「偉人」或畏懼的「強人」,私下的生活常識和經驗,可能是無比不堪的,必須依賴僕人服侍;就像烏龜翻肚子朝天,「心腹」的「龜殼花」被僕人又摸又擦又稱,有幾斤幾兩重?僕人看在眼中,知道在心裡。

「心腹」的背叛或對外吐實,主人又氣又羞,是必然的。公眾眼中的大人物,光鮮亮麗,簡直麗質天生,人間極品,被生下來高貴的;可是被曝光了,原來只是"烏龜一枚",千萬不可翻肚子示眾。

女人有「閨密」,用來說些五四三的女人心裡話,不宜給"閒雜人"知悉;就像男人有「情婦」,用來說些私密的「鳥話」,那是「正宮娘娘」所不能知道的「鳥事」;包括「藏金庫」的「密碼」。

問題就在「秘密」;不論「閨密」或「情婦」自恃是「烏龜的肚子」,沒有不能知的秘密。但是,雞蛋再緊密也能找出縫隙;「閨密」或「情婦」吃多了,總是食髓知味,夜路走多,給出事了。

東方的「儒教」文化圈,政商的權力運行,不重「法治」而偏愛「人治」,密室協商,"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因此,「閨密」或「情婦」是成為「內線人」的最佳人選。

韓國的「朴槿惠總統」,寵信「閨密」,而使自己陷入「閨密干政」的政治危機。日本也曾經有「內閣大臣」包養「情婦」遭到背叛,向「八卦媒體」洩露機密,包括床上的變態偏好和笨拙的「觸控技術」。「內閣大臣」無奈,只能烏龜翻肚子,不堪被公開修理,提早自我了斷下臺。

「閨密」或「情婦」的存在,是個人主觀上不能「慎獨」,也就是不堪孤獨自處,必須依賴他者聽話行事。這不是交友不慎,也不是用人不明,而是對"公開透明"的不放心,這也是精神上的病症。

哲學人生筆記 -《「胡言亂語」的「外語能力」》

圖片
神學裡的神話:"人類的語文,原來是相同的:就是"啊"、"喔"、"嗯"、"呼"、"呸"、"咻",…等單音,再配以肢體動作的手語和表情。
然而,「造人」的「至高之神」,擔心人類「五音不全」、三言兩語,使個臉色或亮個手式,就能團結一致,不再聽神的話,而妄想「登天」,前來「造反」和「造神」。

於是,「至高之神」在「造人」的同時,依照「產品」分發空降的地方,各給不同的「語言碼」;從此,人類有許多種「異族」和「番語」"。

如今,人類使用的語言繁多;千方百計想要統一語言和文字。奈何,「至高之神」都知道了,卻一點也不擔心。在「至高之神」的監視下,人類目前的語言能力低落,所說的話,都"不是人話",或"不像話"。

「至高之神」也注意到,人類無論學各種外語,都很吃力,有始無終;話來說去,大都是「三字經」,挫折感很深。語言的統一無望;於是人類向「魔鬼」打交道學說「鬼話」。

目前,人類的外語能力已有重大的突破和創新:不再全信「神話」,而是「常唸咒語」和「鬼話連篇」,而且經常「胡」言「亂」語。「至高之神」追查下去,「胡」與「亂」是亞洲大陸上「漢民族」北方的「異族」。

「胡」言「亂」語,未來可能是人類的「統一語言」,指日可待。我已經先通過「胡」言「亂」語的「外語能力」考試及格;「精神科」醫生也認可我的「外語能力」。不過,我質疑醫生會說「胡言亂語」。

哲學人生筆記 -《「暴言」》

圖片
台灣的南方鄰國「菲律賓」人民,選出一位「王就是法」,自認是「正義之神」的總統「杜特蒂」;赴日本訪問前,被日本媒體形容為"「暴言總統」來訪"。

日本的媒體自律,不提供「杜特蒂」有「暴言」的機會,以免「暴言總統」在答問時,又出言不遜,羞辱日本的「同盟國」美國,或傷及日本的「天皇」,讓「地主國」日本的國民難堪。

這種現象,是日本社會中不使自己感到「不好意思」,也不讓別人難堪,或不添別人麻煩的「同理心」的表現;稱為「場域淨化」的壓抑。

此一名詞,又衍生自「語文淨化」的保護措施。說話裸露、無禮,甚至狂妄無知,擺出流氓耍狠,見更惡劣者則示卑,已不只是個人修辭能力的問題;更是社會的文明教養的問題。

媒體流行聳動、偷窺的話題,而鼓動有人格自卑的人亢奮地曝露「暴言粗語」,泡製敢言的粗俗之輩。彼等因此成名而自豪得意;這是文明進程的反動和語言污染。美國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也是先以「暴言」出口,再以「失言」後卑。這是「暴言」出名的時代。

法國人,自認有文化,政府的「首席部長」總理之後,就是「文化部長」,以彰顯國家重視文化的用心。法國人,更自認「法文」博雅優美,是法國人對世界貢獻的「文化資產」;因此,國會立法保護「法文」的純度,也禁止許多「外來語」和「外來字」滲入而污染「法文」;這是「語文淨化」。

德國人,也自認有文化;德文的「博雅優美」,尤其「形上理念」的哲學、法學、音樂、文學和詩歌,所表現的思想和文化的深度與廣度,比起「法文」更見出色。思想家、音樂家,詩人作家,彰顯德文世界的博美;也吸引青年時期的我,對異域文化的嚮往。

「語文」,是各民族的「表意」工具;各說各話,本民族的「語文」最好,異民族的「外文」是未開化的「番人語文」,也是本國語文被污染的來源。這種語文的「本位主義」導致惡質的排外、懼外的心態,而趨向盲目的民族主義。

德文的文化高度,到了「第三帝國」的「納粹黨國」時期,為了宣傳排外的「黨國理念」,德文語境中出現許多「暴言」的文字和用語;更落實在「民族淨化」的政策中:遣送和滅絕「黨國敵人」的「集中營」,更是「暴言」的結果;應證了「思想是語言之囚」的必然;有仇恨的思想,語言就不會是包容優雅的。

語言和文字的使用已經超越工具的範圍,是個人修養和社會文明的特徵

哲學人生筆記 -《快樂時光》

圖片
對於理想的世界和美好的想像,與真實世界給人的見聞是不同的。每天看電視新聞或閱報,所見所聞,大多是天災人禍、戰亂和爭吵衝突。這個世界,若是幾乎都是讓人傷感的壞消息,生命可還有所期待?

世事總是不如人願的,哭罵、指責有用嗎?於是,我試著去理解:有什麼時光,是讓人感到快樂的?在戀愛中的情侣,是吧!?但是,可別失戀了:否則傷心難過等著你們的召喚。

有一首日語演歌《 渋谷川 》,由“山本讓二”先生和“城之內早苗”小姐對唱,以東京的一條歷史小河 《渋谷川 》為情歌對唱的埸景;《渋谷川》的水日夜流去,情侶來到《並木橋》上;女人沉醉在戀愛的氣氛中;男人唱出而且特別強調,時間如川水流去,“夜晚的倆人”;似乎在暗示,愛情終如逝水;頗有詩意。

女人依然附和唱出,也強調:夜晚川畔的美好,只屬於倆人的戀愛世界;男人看女人沉醉,蠟燭不點不亮,只好再唱出,而且強調:就是‘’現在‘’。女人似乎已無藥可救,只要戀愛和幸福,依然附和唱出而且強調:“現在的倆人在《渋谷川》上的《並木橋》上很幸福”。

男人只好依她了:“是啊!我倆是幸福的!”。這首情歌,男女對唱,男人在意時間如流水而去的無奈感受,相依相偎在夜晚此時;女人在意,戀愛情境的幸福感受。似乎,美好的時光,氣氛也對,幸福就有了。典型的日式詩意文句,文字簡單却寫真。在戀愛中的情侣,總是溺在白癡的時光和謊言最讓人快樂,也有助於逃避紛擾的真實世界。

戀愛的時光是自欺欺人,却很快樂的!很像咳藥哈草的感受。

來到德國的《第三衛星》(3sat)頻道節目,每星期四有一個《單人相聲》節目:《Pufpaffs Happy Hour》;主持人Pufpaffs的現場,邀來上百名觀眾,除了自己“練肖話”,還邀請各路的《單口相聲》諧星,個別上台說些搞笑的內容,題目不乏社會上的時事和生活上的苦惱主題。

諧星競相“練肖話‘’,有的、沒的、五四三;還以肢體動作或樂器輔助。台下上百名中老年的看似中產階級的觀眾,笑聲不絕。

本週“快樂時光”節目的主題是“恐懼”(Angst):就歐洲,尤其德國,對近年因多起‘’恐怖攻擊‘’事件,而使社會上出現如驚弓之鳥的各式荒謬反應和精神狀態,表演‘’單口相聲式‘’的嘲諷戲謔,逗得平時以‘’思想民族‘’自居的德國人,放下認真不苟的面具,共享快樂時光。

聽說裝白癡的時光很快樂,相信嗎?

法哲學筆記 -《「蛋頭」與「木頭」》

圖片
很殘酷的人生現實!前人的「遺產」,「未亡人」無意繼承,還若隱若現,含含糊糊地想要「拋棄繼承」。著急的人不是「債權人」,而是「先人」,不知道從那裡跳出來著急制止:"不許動!我的「遺產」不可拋棄"。

這下子,不止「未亡人」傻眼,甚至「閒雜人等」都糊塗了:"什麼?…跟什麼意思?不是已經走了?還有「啥鳥遺產」,不是早就虧空了?"

"不許動!"就是"反動";凡事"自以為是",想為「後人」立下「宗法」:所有的「遺產」,不論價值的正負,就是"不許動!"。世道常態,若「遺產」豐厚誘人,則「未亡人」豈有不要「遺產」?

值得探討的事實:「未亡人」為何有「拋棄繼承」的隱晦意思?又「先人」已矣,何必還放不下「遺產」?真實的裡由是:「遺產」不值一毛,還是負值;而且是日夜侵蝕後未亡人的「生機」。

住家附近街坊,有一位中年的「苦命女人」新寡無後;據聞:"「無良丈夫」生前酗酒又好賭,欠債如星,走上自絕。"

街坊鄰里為寡婦慶幸重生;「新寡女人」自己也如釋重擔,笑顏逐開,熟女姿色,風韻再現。未及半年,寡婦重作「人妻」。鄰里八卦緋聞不止,連貓狗也盡知。

何方男人「敢死隊」出身,敢「概括承受」?"賣身償夫債"??"啥鳥時代"了,還有「孟姜女」?八卦緋聞難絕於我耳,其中必有詐:日前,遇熟識的「房仲小姐」於道上,大哥長大哥短地,而知其梗概。「房仲小姐」有銀行管道,得知內情;"我的好妹妹!就為大哥「長話短說」":詳情聽說,原來如此:

"寡婦的前夫,是女人的「貸款人頭」,因愛妻「炒房+炒股≠套利」而「出人頭也出事」;向銀行房貸大虧負債,女人卻有「外遇」。丈夫聽聞街坊流言:"自己已是酗酒又好賭,欠債如星的無良丈夫…",乃妻子所放之流言;氣到不行,血氣不暢,就在「小英」的「勝選之夜」,掛了。"走得好悲憤,「丙申年」的「悲情記事」,少不了這一筆。

新寡女人,好狠!…使出「金蟬脫殼」,向法院宣告「拋棄繼承」,隋著「敢死隊」出身的男人"黑皮狗"(Happy Go) ,踵「前人」之步, 到中國定居,以絕追討。

前夫,「一死百了」;女人,「一走了之」;「房仲小姐」,說得「心花怒放」,很像…

哲學人生筆記 -《粉餅與假面》

圖片
這個題目很奇怪嗎?不,這是現實的生活經驗:就是‘’撲面而來‘’!

誰需要帶‘’粉餅‘’上身?不好意思,就是“老娘‘’;心情不好,氣色不佳,於是‘’老娘‘’需要“假面”,也就是隔離真實自然的“界面”。

看過“面膜”嗎?那是在家裡用的,貼在臉上,在家裡趴趴走,嚇跑家貓和惡犬,當然不適合外帶。這就是為何‘’粉餅‘’外帶的原因。

人,都愛“面子”,只要自己認為,這個“面子”不錯,才不理“面子”是真是假。隨身外帶“粉餅”,“老娘”就是要當著一群“老男”撲面而來;“假面”給你們,也給自己。反正,這是一個“尚假‘’的世界。

對了,忘了洩“老娘”的底牌:用“粉餅”之前,“老娘”已先打上了“粉底”;也就是“假面”不止一層。

‘’撲面而來‘’的語意有精神醫學上的意義,就是“反擊”和“輕視”,認為對方只適合以“假面”來對待。以“假面”對“假面”正是這個世界的真實,很諷刺吧!‘

’燒餅‘’可以充饑,“粉餅”可以隨身外帶給自己“假面”,也給對方‘’撲面‘’的壓力。就像警察外出必須‘’配槍‘’,用於自欺也嚇人。

法哲學筆記 -《「釋憲」的「台灣人國家」》

圖片
習慣於舊法而恐懼變法,常見於人事更迭、政策改變;最大的改變是「革命」;於是人群中有危言聳聽或抗拒:"不許動!"。「大法官」將有一批「權力新貴」上任;社會上,已不乏恐懼「異端」的心理和流言。

似乎,恐懼者已自居「憲法學家」,自己先「釋憲」、「護憲」,然後「誅心論」,以為「惡魔將至」。大可不必如此!憲法只是特定時代的法律思想;重要的,是與時俱進,實踐進步與文明;有變與不變,而非一成不變。

奉蒙昧的、虛幻的「國家神學」為教旨,以致自欺欺人和誤國誤民。這是現時的憲法徒有憲法之名,卻多有窒礙難行,不適合台灣追求正常國家和進步的原因。一部沒有生成於台灣人的土地和人民的「遷佔者憲法」,只是殖民心態所外顯的自欺和幻想。一部缺少台灣人主體意識和價值的「外來憲法」,注定只是「異教者」的「神國」,必然灰飛煙滅。

憲法,不是流亡者、遷佔者和殖民者的「自戀式」的浪漫小說;更不是超越時空的意淫投射。憲法所要彰顯的自然精神,就是生成於本土;人民對於共同形成國家的最大「法意」和「法識」的約定;這正是法國哲人「盧梭」所揭示的「社會契約」。

歷史的發展,在國家法哲學的意義上,台灣有原民族和各個時代的移民,對海洋的精神嚮往和冒險,而生成的自由民主的共同方向。未來,經由釋憲量變的趨勢,正在對「遷佔者憲法」的質變,終於成為台灣人的「國家契約」。

這正是台灣的歷史發展符合德國哲人「黑格爾」法哲學中「歷史的絕對精神」的完成:理性的意志,存在必然是合理的。

曾經,在德國研究「公法學」和「法哲學」時,我注意到一句「拉丁文」的法律智慧諺語,對於承接「羅馬法」文明的「大陸法系」中的「立憲主義」的爭執,以真理的宣言,界定憲法是生成於土地與人民的自然聯結,以證成「遷佔者憲法」的末路和出路:

“Est igitur res publica res populi, populus autem non omnis hominum coetus quoquo modo congregatus, sed coetus multitudinis iuris consensu et utilitatis communione sociatus.” ;語意是:"人民,是因法律的共識和利益而結合於所在的土地上決定國家境內的事務"。

失去原來生成的土地和人民的「遷佔者憲法」,相較於被原生地上的新國家的人民廢棄的下場;…

哲學入生筆記 -《「哈啦德語」(Deutsch Interaktiv)》

圖片
恐懼改變的心理,常見於學習的方法;學生習慣於舊的學習環境,而教學的老師,如果沒有給學生追求進步的壓力,則師生都淪為因循苟且,不知自己的真實的教學和學習的效果。

教而不勤,是老師的怠惰,而學生安於舊法,更是自己的損失。老師和學生混成一片,沒大沒小,就沒有認真的競爭和考評的可能。一陣子的教與學之後,老師和學生依然是互相不知"道"對方的「可愛的陌生人」。

一位友人之子,公餘時間已在大學的「教育推廣部」進修德文多期;日前,相遇於路途上;乃父愛子心切,以「小英式」的文句,向我提及「犬子」,近年來有學習德文多期的事實。乃父要求「犬子」向我,以德語自我介紹。

"說德語的同學一家親",能在台灣的街頭,可以「鄉音」交流,聊些學「德文」(Deutsche) 的趣事;幸會!我順著「貴方來意」,先以「德語」致意。

孰知,「貴方小犬」竟是" A告"?這…什麼…又怎麼一回事?進修德文多期?不在德文的語境,竟難以開口?但是,開口互道"日安"(Guten Tag!) ,簡單地開口敘事一番,總好過金口難開,惜字若金。顯然地,「貴方小犬」不習慣與我「哈啦德語」(Deutsch Interaktiv) 。

「貴方犬父」見狀,趕緊衝出「牛棚」,不請自來,"哈啦「李維拉」"出場救援:"殘念!德語學到「卡呷啪」去了;課後,他都沒有機會練習口語,一直留在「初級班」"。喔!原來如此,"學德文"無止境,進階太辛苦了!「馬克吐溫」曾說:"德語是"可怕的語文"。

「貴方小犬」,終於,台語說出口了:"下期不再學了,老師要出國進修,將換一個新的德語老師來教,是真的德國人…;聽說很認真嚴格;上課時,我是一定開不了口的;很怕被老師點到名字!"。

"學任何的外語,就要多開口,豈能「A告」?若換老師,那很好啊!不就是嚴師出高徒嗎?不過,別害怕被點名答題!這個時代,大家都需要出來混口飯吃;嚇跑學生,對「蛋頭老師」有何益處?

人數不足,難以開班;而且,「教育推廣部」,就是「賺錢至上」,有定期付學費的學生;我還不曾聽過有「教育推廣部」的老師嚇跑「金主」的。

放心去「哈啦德語」(Deutsch Interaktiv)吧!先破除對開口說外語的恐懼;平時「多聽」…

哲學人生筆記 -《帥哥美女》

圖片
愉悦,精神上有說不清楚的舒暢和輕鬆的感覺。來得突然;甚至,自己也不敢想有這種可能;愉悦就在此時此刻;自己意外,旁人說到或看到你的意外驚喜,也為你愉悦。在這種情境中,世界是有趣的,也是美好的。

當然,以上的敘述,稱為‘’美夢‘’;而想都不曾想到的‘’美夢‘’,竟然降臨,這是‘’幸運‘’。我在此所指涉的,不是中了彩劵的大獎;那是有所求而先購買彩券,再期待幸運及身;通常,那是以‘’失望‘’收場的。

從哲學的理解出發,我關心有些抽象的,而別人不知我所云的題目,就像我現在論述的主題,大概很難有人去觸及這個不知如何以哲學的理解,去開展論述的莫名其妙的‘’世俗主題‘’。但是,我自己下題,自己下筆論述答卷:我見我思的“帥哥美女”。若能在思路順暢下,一氣呵成,寫出一篇‘’筆記‘’文章,自己滿意,也就算是我的精神愉悦。

然而,在此之前,我正在研讀不相關的‘’果樹園藝‘’的文獻;書房裡的“Deutsche Welle”頻道,正在播放整點的德語新聞。當時,我的閱讀與聽廣播是同時進行的兩件事。忽然,我浮現愉悦的心情,正好讀到“花梨‘’的栽種文獻而有所理解;而電視節目中,正好有我最欣賞的女主播‘’Brigitte Keller‘’小姐,以字正腔圓的悦耳德語播報一件“女人迷帥哥”的新聞:

就是在‘’巴基斯坦‘’的‘’伊斯蘭馬巴德‘’城,有一位十八歲的賣熱奶茶的窮困男人,以一種平日為客人濾奶茶的動作,配上‘’藍眼球‘’專注下的自然表情,略帶有憂鬱又認真的酷帥,被不明的客人拍照下來,登上女性讀者為主的雜誌網頁,竟引來眾多女人光顧買熱奶菜,還要求合照;接著娛樂經紀人找上這位帥哥,為他換裝,拍封面定型照。

突然地‘’被出名‘’;這位自稱,盼望能有機會去讀書受教育的‘’窮小子‘’,自己也意外不已,不知所措;生活中來了許多凑熱鬧的觀眾。我也被牽引抬頭,同時注意到主播Keller小姐,自己在播報這則新聞影片後,也流露出“女人迷帥哥”的愉悦表掅。

看完之後,我回想多年前,‘’韓劇‘’的“冬季戀歌”的男主角‘’裴勇俊‘風迷日本;許多歐巴桑發狂追星去。反常地,拋夫棄子,棄家於不顧,也要去追捕“裴勇俊”的風采。日本政府內閣大臣的男政客引以為憂,視為“原爆”後,日本再次面臨亡國的兩大危機之一;。另一項,是高中女學生援交“怪叔叔”的“不倫”。

一件突然的新聞,讓我看到,也聯想到,相關的“愉悦”事件,應該算是“蝴蝶效應‘…

人生故事筆記 -《「末將」與狗》

圖片
日前,觀賞一齣古裝歷史的「鳥戲」,劇中的對白,有"末將在"、"臣妾在"、"奴才在"、和"皇上息怒!奴才知罪!"、…,的對話自稱和自咎的用詞;喚起我對那個時代的"「末將」與狗"的回憶;…。

在金門服兵役時,一位「指揮部」的「少將」長官,定期「返台灣」,回家休假,那是「職業軍人」的福利。在我的「排部」,有一位「老士官長」,少小時候,被「敗軍拉伕」充軍,離開中國陝西「秦嶺」之南的老鄉,孑然一身;在台灣,也沒有「歸宿」可以「返台灣」休假。平常,只望向對岸的中國,思念遙遠的故鄉老母和"媳婦"。人生的際遇,生不逢時,天差地遠。

在「戒嚴時期」,我等服「義務役」的「死老百姓」,到金門和馬祖外島服役,「正常的情況」,是只有在「直系血親」死亡的電報送達部隊後;「死老百姓」才被核准「返台灣」與「直系血親」生離死別。否則,只能等待退役或所屬的部隊移防「返台灣」,才能回家吃自己。

每當那位「指揮部」的「少將」長官,返回金門部隊後,坐上「將軍」的「吉普車」,到下屬的各個駐防陣地巡視,總是脾氣火爆;凡事都看不順眼,嚴厲斥責下屬的各級軍官,趁他不在,混水摸魚。可憐的小兵,就只好被「瞎指揮」而「再操一遍」;X…在心裡;惡性循環,而出現暴力和意外的事件。

官兵被亂罵的現象,連陣地裡收養,用於協防安全的狗,都感覺異常而看不下去,為我等「死老百姓」吠回去,打抱不平,嫌"末將"、也吠"末將";狗吠的聲頻聽起來,"汪汪…汪…",好死不死:若那時候有"古狗"音譯器,簡直就是:"你奶奶卡好,別來無恙也抓狂,誰怕誰?俺也有狗奶奶的…,卡好不比你差!"。陣地養狗,就是"末將"堅持的"政績"。

一時,現場大亂;…母狗、小狗都出來助吠「末將」;真是上道的「狗奴才」。結果是,「末將與狗」對罵一場;我等官、士、兵、卒,皮繃緊,剉列等。沒完沒了的…;還得我出面,召狗回陣。有道是:"白狗冒犯「末將」,黑狗受罪替死";我等「死老百姓」只好頂替黑狗,被罵得更慘烈。當年,對岸的「共匪」,若有情報到手,大概也不知,該當如何處置?苦笑吧!

事後,「死老百姓」我,總是嘉獎和…

哲學人生筆記 -《白癡的咒語》

圖片
說話是藝術,否則,不如沉默,力量更大。「伶牙俐齒」,被用於形容說話詭辯,自以為是,以話鋒和詭異壓抑他人。

話多,有理卻未必有利;希臘哲人「蘇格拉底」就因此惹禍,得罪雅典的「市民法庭」,被判決喝下「毒芹」殉道。「孔子」,述而不作;言行都由弟子記述;後人注解,各自理解。「釋迦牟尼」,也是自渡渡人,口述傳法;弟子「如是我聞」記述「覺者」(Buda)的言行。

哲人先知已遠,那個口述傳道的時代,就像流星飛逝,是歷史的偶然。在現代,「名嘴」口述一套自己的劇本,訴說自己的個人理念,符合「意識型態」(Idéologue) ,這個在十九世紀法文語境中浮現的用詞,更早可源於「希臘文」用於正面地標誌「理念」(Idios) 和訴說(logo)的古典字義,就是"訴說理想和觀念"。

話多又重複,惹人乏味和無趣;於是,「意識型態」淪落為代表「識別」的負面標誌,轉化成為只會「成語」(Idiom) 的「白癡」(Idiot) ,合而為"白癡唸咒語"。經常地,不乏聽到:勸人"不要有「意識型態」"或「意識型態治國」的「白癡咒語」,以反對與自己的「意識型態」不符的「意識型態」。殊不知,這種現象,是"白癡的自殺攻擊",典型的"欲殺敵人之前先自殺"。

依照「希臘文」對「意識型態」的古典字義,在一個以「對話」作為交流手段的社會,是鼓勵每個人表彰自己的「意識型態」,以形成和發現社會、國家最大的公意或共識。因此,公意或共識可以被引領嗎?認為可以引領民意者,必然是無知的而傲慢的,自居於理念的絕對高地;未能理解,那是「造神」和「造論」,自以為是的「神學」風景。

哲學,有一項任務,在於啟蒙和破解無知傲慢;神學正是對象之一。任何一項「意識型態」的浮現,必然有時代精神和社會背景,也必然有存在的時間效力。從這認知基礎出發,在歷史上和現代,那些浮現在領導位置者,只是歷史的偶然和幸運,不是必然;否則,豈不是自陷於「救世主」的神學反動。

存在,就是合理的;至於,能存在多久?則是賦予動能的時間有多長。"我思故我在" (Je pense, donc je suis),這句出自「歐陸理性主義」代表的法國哲人「迪卡爾」(René Descartes)的經典名言,原義是:"思,所以是" (Cogito, ergo s…

哲學人生筆記 -《唱「國歌」》

圖片
「國歌」,被奉為一個國家的「第一歌」,就像一個國家,在大約半數人口的女人中,有一位女人,是「男人總統」視為「牽手」相好的女人,被奉為「第一夫人」,「妻以夫為貴」,也是丈夫的「女人」。

「女人」未婚,就不能成為「第一夫人」,只能自己出來選上「總統」,身旁還是沒有「第一夫人」。可見,「第一歌」和「第一夫人」,都是可有可無的「道具」;"唱出來"自爽和"牽出來"晒恩愛的「工具」。

沒事,正常人不會「唱國歌」,就像「第一夫人」,沒事別懷孕大肚子;除非那個牽手的「總統丈夫」不正常,國事不忙,而忙「床事」。全世界,總統制的國家,大概難得有「第一夫人」在任內懷孕大肚子。但是,總統的「情婦」懷孕大肚子的韻事不稀奇。這等「鳥事」,只能說「男人總統」不正常,國家沒正經的「鳥事」可忙。

「國歌」,通常是不正常國家,自卑的國民的「正常娛樂」;尤其在國會的質詢場合,要人「唱國歌」來聽,頗有在「卡拉OK」包廂裡「點歌」來自娛的情境。只是,不正常的人,才會花錢去「卡拉OK」包廂裡唱「國歌」。

這又頗類似不正常的「第一夫人」不出席風光的登台外景,卻不幸在「第一家庭」裡懷孕大肚子。多可惜!

不正常的故事,仍讓人記憶猶新;以前,「黨國政府」規定:電影院開演正片前,觀眾要起立唱「黨歌」當「國歌」。請坐下後,貼心的電影院會"殺必死",慰勞忠勇愛「黨國」的「買票觀眾」一段「成人電影」。

然後不幸;正片上演時,觀眾不是已離去,就是呼呼大睡。那是一段精神與肉體都進補的苦悶歲月!

園藝生活筆記 -《拉皮和剝皮》

圖片
在出席一場「告別式」結束後,淒風苦雨的外景,我獨自撐著傘,正在等同行的友人去取車;暫時陷入回憶;人生,…就是如此,迎來送往,空手來去。
忽然,感到身後被搭上肩,拍了兩下;此時此地,嚇了一跳。一句低沉的聲音:"在想什麼?"。

回首一探,原來是一位在政壇跑馬的友人;我平常稱他為"台灣偉大的政治家";屬於「王莽型」的「白面黑心政客」。幾年前,他自己落選「市議員」後,投靠一位「名嘴型」的「女立委」,擔任「國會辦公室」的「政策助理」,兼「公關主任」。

我倆,在這個場合相遇,正是符合:"相逢總在「奈何橋」的世道上。此君,典型的政客材質,替主子跑腿,也替主子得罪選民;誠信是他的「生詞」;怪不得自己會落選。

他所投靠的"委員",在類似"生離死別"的場合,我曾經多次遠見,還不曾照面。果然不久, "台灣偉大的政治家"的主子,"委員",朝著我們走過來了。

彼此互相招呼問候之後;終於近看這位「女立委」:我恭維一句:"委員好年輕!";孰知,委員很高興地笑著回我:"在國會問政,年輕會被看輕;從政多年,我算是"資深"的!"。

我聽懂了,關鍵詞在"資深";"年輕"一詞,是「仙女散花」,增加氣氛用的。"好面子"的女人!

她的「公關主任」,適時拍馬地,補上一句:"張先生,都以「台灣偉大的政治家」稱呼我們政治人物,在這個時代是少見的器重和期許;善意!善意!真善意!"。「小英式」的造句,啥鳥「文青」?

真是鸚鵡說「鳥話」:"見人說人話",是政客的本色;藉我的"客氣話",說主子愛聽的話;買空賣空,拉我墊背上馬,「奈何橋」上一場空的無本買賣。無藥可救的奴才。

還沒有再說下去,我的友人已開車來了;彼此匆匆告別而去。友人邀我先去喝一杯咖啡吧!

換他問我:"剛才跟你談話的那一位委員,常在電視上看過,真赤焰! "。

我回說:"才初次照面, 剛才,我只說她,"好年輕!",她可能暗自欣慰?!"。

友人:"好年輕?…赤焰!你老兄,真不知道?"

看來,公眾人物的形象…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