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6的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咱是台灣人》

圖片
媳婦‘’難為‘’,是婆婆‘’為難‘’?問題,都在“女人”嗎?“穿裙子的,不能當三軍統帥!”,一位‘’歐吉桑‘’如是說;如是我聞!

一群惦念中國的敗軍末將,背棄自己軍旅歲月的“敵我立場”和“忠誠”,成群結伴集體投敵中國。從精神醫學和哲學的理解出發:三軍統帥的“女總統”,接下一群敗軍末將曾經領導統御的軍隊;從精神意志上來理解;女人站上三軍統師的孤峰絕頂;那些資深退役的將軍,捲款鳥獸散去,自投敵人的獸籠;等於“空頭大帥”。

若我是敵人共匪,心裡對這群敗軍末將來降是鄙視極了;過去數十年未曾在戰場上較量過;擺明著都是紙上談兵之輩;這般貨色也算將軍?退役後自甘前來立正唱‘’義勇兵進行曲‘’,五音不全,上氣不接下氣,只好像老狗叫春;真是沾污了中國的國歌和國格。

然而,中國共匪,還是窰子焢土雞,也沒有這般警覺和常識,而來者不拒;顯然地,彼此彼此,一窩子只會“打嘴砲”,說假話、大話和空話的“土八路一家親”;原來和投降的敗軍末將都是同一掛的貨色:山寨無大將,都是‘’王老五玩鳥,自己爽‘’。

小英總統,女人三軍統帥,就像過門的媳婦掌厨灶,只看到剪刀、石頭、布;婆婆坐在飯桌主位上喊著:“害鴨哭!”;媳婦索性躲在厨房裡生氣又奈何。謙卑和生氣是弱者的道德,只會自陷於鄉愿。

治國,包括治軍統兵,那些背棄自己軍人尊嚴的敗軍末將,對台灣和人民,是一锺極為負面的存在,也傷害許多依然忠誠愛國的同袍弟兄。軍旅生涯未曾實戰,無戰功而能升到將軍,論領導統御的條件,現在會背叛自己的過去和給養的土地、人民,只是證明台灣的‘’軍隊國家化‘’仍然漫長艱辛。

有如此不堪的敗軍末將,難怪我在金門服役時,一位陸官正期出身的中校作戰官私下告訴我:“軍中派系林立也對立,對岸也是如此。若要打戰會先內亂;平常都是自己喊爽的;倒是擔心你們這些死老百姓槍口不準,心情不爽,失戀兵變,打到自己人”。

那時候,聽說還有“自己人”;小英總統,可能現在才發現,軍中沒有‘’自己人‘’。記得,當年我回給蛋頭中校:“那有國軍?不是勝軍,就是敗軍,不是匪軍就是黨軍,說來都是軍閥治軍”。

現在看到敗軍末將叛國投敵,還印證部隊老士官長曾告訴我的經驗:“張排啊!生命是浮草啊!死在那裡,都不知道啊!那些當大官的、掛星的,帶著女人早跑了”。

老士官長怕女人跑掉,所以沒再娶。我安慰他:“沒那麼麻煩!士官長多慮了;你媳婦不是在陜西老家等你回去麼?!”。老士官長眼眶裡淚光閃閃。

當時,…

哲學人生筆記 -《強盗土匪,救命啊!》

圖片
小英總統的政府雖然逐漸流失半數以上民意的支持;不過仍然偶有趣味的佳作。

近期,“強盗土匪”的駡聲不絕於耳;但是,未聞警方出動官兵捉強盗,也未聞軍方出動‘’剿匪‘’;路人也平靜如常,未見街頭有難民潮。

原來,有知名的政黨被搶刼“黨產”;據說,犯案者是中央政府。不過,十一月,也有很多‘’地主‘’,確實也被地方政府搶刼“地價税”,現金大失血,苦不堪言。

不論中央政府或地方政府,背後都有“爺爺”撑腰;政府出外‘’搶刼‘’,都算“爺爺”的戰利品。“爺爺”就是國家,以搶刼為業,總會找理由唆使‘’不肖子‘’政府出去行搶“死老百姓”。

說到“搶刼”,盗亦有道,有時還搶對了,剛出道的強盗搶到正在躺著喘的“老土匪”。顯然地,據報,“老土匪”行搶多年,肥滋滋的,不被搶,實在有愧強盗本色和天理。

“老土匪”,正是世道不義的縮影;就像浮世道上,老人通常積累豐厚的身家財產,緊抓在手,惹得年輕人頻頻為“老爺子”算日子。即使“老爺子”的“老婆”,也就是“阿嬤”,也爭一-口氣,活久一點,等著“老爺子”一路好走。

非分之想,無非“老爺子”身懷積累之財。有些智慧,未必有助於發財,却有助於躲過搶刼,就是“無事一身輕,沒錢一身鬆”。身上没有銀子,或者像個乞丐,強盗土匪都嫌棄,何必白費功夫去搶。

通常,在路上聽到有人高喊大駡“強盗土匪”,確實是身上有銀子被搶。否則,窮鬼倒楣遇搶,“要錢没錢,要命還有”,路人只會聽到:“救命啊!”。

法哲學筆記 -《「神仙家庭」》

圖片
民法就是民事的私法,就是人性的實踐和規範。有些教派,以神學教義牽扯民法的「家庭篇」;難道在所信仰的「神國」有「神仙家庭」?

聽到有的「神學士」和教徒滿口神話,反對別人的相愛和結合。健全家庭的最好方法是「愛智」,也就是哲學人生,而不是說「神話」,實際上是「鬼話」。

國民治理好自家門內的事;不干涉別人的家事;就是「自己齊家」,不給社會製造問題,就是自尊自重。宗教世俗化的趨勢是詐財營利和打壓異己,成為自由的敵人。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後生新婦》

哲學人生筆記 -《「性教」》

圖片
宗教起源於人的「蒙昧」,未能自覺是人,對於客觀現象的存在,缺乏理性的認知,自己嚇自己,也唬哢別人,「不懂的」教「無知的」。人類早期的宗教,出自「神話」,等待「教主」的出現,給個「說法」;信者恆信,自成「教派」而有「造論起信」的教義。

宗教有神話和蒙昧的成份,再加上「教派神職」的官僚建制而世俗化;自我救贖的方法,在於不停地"崇聖";"造神"的對像當然是「教主」。當今的宗教已經普遍地是世俗的"政治力量";不僅沒有自許的「不過問世事」,還關心而意圖「干涉世事」;也是精神世界的「神學政黨」;卻競逐世俗的名利。

宗教,在人類文化保存的意義上,可以是「文化遺產」;在現代「資本主義」的世界,是生財和斂財的「營利工具」;賺人口碑,也掩護不法無德。西方的宗教,曾有販賣「贖罪券」的罪惡歷史,引起宗教的改革和分裂;迄今依然如同世俗政黨;團結於「教主」之下,是為了有利可圖;「教主」分贓不均,教徒就走上分裂,自成新興的「教派」。

德國哲人「康德」以「啟蒙」(Aufklärung)破解「蒙昧」(Mündigkeit);德國哲人「尼采」高舉「反基督」的大旗,直接宣告「上帝已死」。一切用心,在於「成人」。人的成長過程,在理性上,有「成人」和「未成人」之分;在法律上,有「成年人」和「未成年人」之分。

法律上的定義有「時間強迫」,也就是,"時間到期,自動成年";不想成年,買票半價,不行就是不行。「成人」的定義,就比較麻煩;不是說看過「成人電影」就是「成人」。至今,仍有許多"人樣的"「成年人」的言行是「未成人」。

同理地,「信教」的意義何在?不是說「信教」就可以成為「聖人」;有聽過「聖人」看「成人電影」嗎?有啊!而且很普遍!只是不可讓「外人」知道而已。不過「聖人」生財和斂財,不怕「外人」知道;發財的共榮好事,多多益善。Thanks, Oh! My God!

宗教崇聖,所以信教,主觀上,以「聖人」為榜樣;只是「聖人」看「成人電影」不宜讓教徒知道;或者只有「聖人」和好友圈可以分享;教徒負責捐獻就好。許多宗教普遍有一項奇怪的「悖論」:"禁慾",尤其不近「女色」,視女人為「性慾投射」的「同義詞」,甚至女教徒也認同;以致,有的「教派」走上"反性慾"的方向;認為「同性戀」是「性慾」泛濫;…

哲學人生筆記 -《進步與反動》

圖片
社會似乎呈現意見分歧,力量對立;或者說,已經“分裂”;也反映在小英總統的民調支持度,一直下跌。對於這般現象的發展,我一點也不憂慮,這些現象必然存在;國家領導人小英總統,自己必須去承擔被民意逐漸拋棄的難堪。

小英,自己作為總統,必然在能力上有讓人失望或不滿的地方。人言各殊,在民主國家意見多元,每個人都自認真理在己,包括總統本人,何嘗不是自以為是,憂國憂民,為國操勞。

以德國哲人黑格爾的說法:“存在的必然是合理的”;支持、不支持、沒意見,都是合理的。以哲學的現象學分析去理解當前國家社會的多元分歧現象,國人應該感到慶幸,是自由和民主,讓我們共同在這塊土地上,即使意見不同、立場對立,都無礙於我們對台灣的愛,希望台灣更好。

人類的文明進程是動態的,不看當前,也不看短期,而是看更長期。國家和社會,以及文明的發展,本質上,是價值選擇的辯镫過程,正面、反面,對立與統合,再分裂到下一個階段。簡單而言:進步與反動。

讓我們回顧:三十年前,世界最長期的黨國戒嚴體制,外來的遷佔者政權,以少數人、虛幻的國族神學論述,加諸於多數的本土族群,行專制和壓制;我與父母那一代,都經歷過那段“不能是自己”的苦悶歲月。

當時反抗的進步力量,追求自由、民主,是符合世界文明的主流價值,却被反動勢力聲嘶力竭,期期以為不可解除戒嚴。如今,我們難道不認為,自由、民主是天經地義的事?自己的總統,可以自己選,又可以自己反對,不是很驕傲嗎?

當前,有些議題的對立,從哲學的理解是“假議題”;識破的方法很簡單,“裝神弄鬼”,拿神話唬人的意見都是反動。

在德國求學的多年歲月,我客居在天主教“聖方濟會”的修道院;迄今,我一直未曾皈依宗教;但是,我深摰地受到感動,偉大的宗教情操是“包容”一切的“存在”和“可能”,而不是神學意義上的“教義”和“戒律”。唯有如此,才能使宗教成為正信和哲學意義上的宗教。

愛是不分性別、種族、膚色的;若因為自己的宗教信仰而反對別人的相愛和成家,是自私的和無知的,更是自欺的。若以法律上的權利義務的障碍為藉口,而反對和歧視別人的相愛成家,更是反動的法盲。

殊不知,現行的民法是援引歐陸的德國和法國的“大陸法系”的民法法典和法義;在基督教文明的歐陸,能形成一部包容廣泛,却設想多方權利義務對等的法典,在十九世紀末期經過多年的討論;在二十世紀初年實行,已經是偉大的進步。

然而迄今,德國國會仍然與時俱進地修正又修正民法;無非是為了包容更…

園藝生活筆記 -《冬天的時雨》

圖片
目前,世界上居住都市人口的總數,已超過居住鄉村人口的總數。

走訪鄉村地區,我的農友家庭,大多是隔代同居,祖孫相依;中間世代為了就業,而居住和生活在都市。過年過節,返鄉探親,大概主要是檢查寄養的子女有無受到阿公阿嬤的妥善照顧。

老農友笑說:"呷保證的!恁住都市,呷蝦米碗糕?咁へ宰羊?";說得也是!都市的生活,食物來源,依靠的有形的力量,是工業生產和超市或大賣場的「供應鍊」;無形的力量,是各級「供應商」的誠信和政府的盡責督察;也就是「社會公信」和「法治責任」。

農友在蔬果產期會分享我,自產自用的食材;鄉村直接送到我家;省下中間的那些有的、沒的、五四三的程序;彼此的信任與情誼,滋養我的生活。

老農友知道,我熱愛園藝生活,三不五時,分享我奇花異果的苗栽,或優良品種的蔬果種籽,讓我自己來發揮園藝的創意和巧思,增加生活的愉悅和療癒效果。我在家自產的「地瓜葉」,清晨摘來作營養早餐,美味可口又養身。

然而,在園藝生活的實踐上,確實術業有專攻;老農善於觀察四季的天時與節氣流轉、水土條件,而常在經驗用語上為我的自得其樂的園藝生活解惑,改良蔬果的存活率。

今年的「寒露」(10月8日)到「霜降」(10月16日)節氣之間,我嫁接「枇杷樹」、「葡萄柚樹」、「佛手柑樹」、「李樹」、「櫻樹」、「蛋黃果」;和「環剝」分株:「黑珍珠蓮霧樹」、「玉蘭花樹」、「夜合花樹」、「火龍果」、「黃金果」、「巨峰葡萄」,幸運地,都存活了。

「小雪」節氣(11月22日)已過,「大雪」節氣(12月7日)將到;期待上天保佑,嫁接或分株的苗栽,能順利渡過寒冬的嚴酷考驗,迎接來年的春天。

比較錯愕的,是在「小雪」節氣(11月22日)時,播下的蔬菜種籽:「圓葉萵苣」、「圓山小白菜」、「九層塔」,在短暫的陽光日子裡,發芽又長出青嫩的蔬菜葉;仍不敵在暗暝老天下起較大的時雨。清晨所見到的是:東倒西歪,扶不起的「阿斗」。

哲學人生筆記 -《是他自己「太」笨!》

圖片
有一個出產「蛋頭總統」的國家;歷任的總統們,不甘寂寞;經常聯歡,搏人民笑聲。據說:「搞笑聯歡」是售後的「殺必死」(Service) ;包括不定期的「生氣比賽」、「洩密比賽」、「出國比賽」,…。
最近,「生氣比賽」尚未結束;「前前前總統」發起「比笨比賽」;「前前前總統」即使卸任多年,年紀已大,身體不敵歲月天敵,竟然主動發起「比笨比賽」;可見對自己的「笨實力」深具信心;不比體力而比智力。

既然如此,何不說「智力比賽」而是「比笨比賽」?其中,必然"大有玄機",或者說:"有詐"。

「前前前總統」的第一個單挑對象,是「前總統」。至於「現任總統」,因正在參加「生氣比賽」;心情不穩,「氣勢當頭」,需要冬令補身,無暇分心和分身,賽程將排在稍後。

「比笨比賽」開始了;「前前前總統」的主攻,出題給「前總統」:公開地宣稱:"是他自己太笨!"。哇,…哇!好猛地丟出「肯定句命題」,有哲學的味道。

觀眾目瞪口呆;「前前前總統」竟然不只說「前總統」"笨",而是"太笨";「前總統」,簡直是貴賓「搭飛機」,逕自被升等到「商務艙」,殘念喔!被肯定是幸福的,太讓人眼紅了;觀眾這時候才想到:"原來,笨也可以升級"。

「前總統」,本來準備應付「比笨比賽」的答案是:"我很榮幸,在我國歷任的「蛋頭總統」中,只有「在下」榮國際認證,獲頒享譽世界的「Bumbler獎」。

各位可能還不知道,「Bumbler獎」的發起人「Prof. Dr. Dr. h.c. Dr. Bumbler先生」在世時,有感於世人「愛智」,自以為是「哲學家」,終日胡思亂想,教壞下一代,以嘲諷總統、反對政府為志業,成為國家的敵人。

「Prof. Dr. Dr. h.c. Dr. Bumbler先生」期待世人變笨,化「大智」為「大愚」;捐出財產設立「Bumbler獎」;在下是「首任得獎人」。

各位知道否?我愛我的國家,因為絕大多數的人民是「笨而好騙」的,這樣的人民自然會選我出任總統,我真的很榮幸,只是比人民笨,所以能當選「蛋頭總統」,不是我自己笨;包括各位觀眾和現場也「很笨」的各位裁判;我們都是「笨蛋一國」;…。

對不起!我笨到,記不起自己的「國名」和「國籍」了"。最後,讓我們一起來愛我們的「笨國」;對了!我國叫「蝦米碗國」來著…

哲學人生筆記 -《走訪》

圖片
台灣多奸商,尤其家族企業,藉由上市集資擴大,實權仍掌控在特定家族成員,藉由奸商的賊父傳賊子、賊孫,肥水不落外人股東。

掏空、撈空等無天良的惡事,坑殺外人股東,「爛攤子」丟給無能的政府;殃及全民。奸商家族,終究會自食惡果,禍延子孫,骨肉相殘,醜事公告於社會。

歷史證玥:多少曾經大小聲,自以為呼風喚雨,不可一世的政商權貴,終會報應到後代子孫。歐美社會也曾經有過相似的腐敗的華麗家族。

所幸,宗教的「內咎意識」和法治,以及政府的治理能力提昇和決心,展現在走訪行動,和與各行各業廣泛的對話,幕僚再深入地理解,形成政策辜案,呈報政務部門;再充分地與議會溝通討論後;成為公共政策或法律案。

台灣的政府治理不彰,原因甚多,至少有一項普遍的現象,就是那些自認博士、學者、醫生從政的政客,胡思亂想、天馬行空,自以為是,自作聰明;總統又自我設下虛無的障礙:不知是啥鳥的"維持現狀";官僚文官系統,於是消極,不動如山。

施政,當然「被搞飛機」,也對人民「搞飛機」。同樣是女人擔大任;英國首相「梅伊」,在英國「脫歐」之後,內外交迫,卻自信充足,走訪各界;德國聯邦理「梅克爾」也是面對艱難挑戰,仍決心迎戰。

東亞國家的「朴槿惠總統」身陷「閨蜜干政」;「小英總統」仍在痛苦、生氣、震怒;都像「地堡公主」。唉!枉費我男人對女人的期望和支持。唉!

相關來源:

英國梅伊首相走訪企業

哲學人生筆記 -《「生氣」而且「震怒」》

哲學人生筆記 -《「生氣」而且「震怒」》

圖片
不好了!太嚇人了!「小英總統」,「生氣」而且「震怒」。地動山搖?會否?有這麼嚴重嗎?當然不會!

「生氣」是「矯情」;「震怒」是表態。治國,若可以「生氣」而且「震怒」,就讓國人毛骨悚然,則應該多「生氣」而且「震怒」到沒完沒了;最後,國家的氣數也氣完了。治國,不是「生氣比賽」。

中國在「毛治國」的時代,治國靠「運動」,接二連三的「政治運動」和「造神運動」,整肅政敵和清理預設的國家敵人;那是以「謀略治國」的「國家恐怖主義」,「人治」而不可取法。「毛」,自稱是「哲學家」;實際的作為,是嗜權的「野心謀略家」。

現代的「法治國家」,依法而治;法律是國民「公意」和人民「法意」的價值設定;不見「生氣」而且「震怒」的「氣呼呼」蒸汽機。

人民,才有「生氣」而且「震怒」的權利;那是因為:被委以責任的「公職」,無能面對挑戰和解決問題,反而舉行「生氣比賽大會」。似乎,「生氣」而且「震怒」是領航國政的唯一解藥。又不是駕駛「蒸氣船」,更不是操作「嘖氣機」。

「漢字」,很有意思,「生氣」代表有氣在;沒氣,要多生氣,否則,快沒氣了,形同坐以待斃。人活著,自我勉勵:"一息尚存,永矢弗諼":只要還有氣息,就要努力不懈;就是將氣息化作解決問題的生存和發展的力量;不可只有「生氣」而且「震怒」。

「怒」是奴役自己心理的狀態,而且恨不得地動山搖,震及無辜,是出現負面的「自虐」,更不能產生有正面作為的力量,就是「努力」;也就是駕御「氣力」。

自從知道:「小英總統」在前些日子,內心「很痛苦」;近些日子,又為了有奸商「搞飛機」而「生氣」,而且「震怒」;這些現象,以我的世道行走心得,是可憂的。爭逐權力的大位到手,集所有國政壓力於自己,卻沒有找到比自己更高遠的典範可以學習,孤獨而茫然的「地堡公主」;形同無法超越位高權重在身的自己。

於是,「生氣」而且「震怒」,似乎是必然的,卻是不正常的「領導危機」。「小英總統」,走上「哲學之路」吧!在孤峰絕頂上,就忘記權力的虛幻而多作哲學思考。哲人「柏拉圖」提示「哲王論」:「哲人為王」而難覓,就讓國王走上哲學之路;不過,孤獨是依然而正常的。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在孤峰頂上》

哲學人生筆記 -《在「服從」與「高牆」之外》

哲學人生筆記 -《權力與價值信仰》

哲學人生筆記 -《開國王朝「米糕店的ボス」記事》

哲學人生筆記 -《雞飛狗跳》

圖片
飛機被發明上路後,野狗追著吠;路旁的野雞笑野狗笨到不行;說:"狗吠火車不夠,連這玩意也要吠,真是不吠不是狗"。

不久,飛機飛上天去了;換野狗笑野雞:"有吠有用,嚇到這玩意,飛傳比跑得快,而且比野雞飛得高;你不如這玩意"。

沒多久,飛機掉到地上了;野狗和野雞相看兩不厭,相召跑上前去。

只見,一個人活著跳出冒黑煙的那玩意。野狗和野雞驚呼:"董へ!那へ系李?"。

被叫"董へ系李"的那個人,灰頭士臉回答:"啥鳥事?搞飛機啊"。

野狗和野雞,終於知道:"這玩意叫「搞飛雞」"。

野狗,趾高氣揚:"「搞飛雞」證明:雞就是雞,想「搞飛」,叫「搞飛雞」,也沒用;還是掉到地上。

"董へ系李"的那個人,憤恨不已,怒嗆,"都是"野鳥"害的;閃避不及,搞我的飛機!"。說著,拾起石頭砸過來。

說時遲,那時快;雞飛狗跳!閃開了!野狗和野雞,野生的本能,勝過"董へ系李"的那個人;也證明「搞飛機」的後果會雞飛狗跳。

相關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彰化米糕」》

哲學人生筆記 ㄧ《到處遇賊》

圖片
台灣,陸續爆出食安,叛將,生態污染,搞飛機,政賊,奸商肆虐,真是讓草民我,不時仰天長嘆:"他 X的!受詛咒的國家,到處是奸商,貪官,逆賊,那些惡種的精子亂射不理"。

一個虛妄自欺的神學國號,讓賊的幽靈到處飄浮,有機可趁就掏空,撈空,惡性倒閉,草民我對司法,對武德的信任感,早就被掏空了。

搞飛機,不是摔死雞,就是馬殺雞。國家,政府,總統,企業,媒體,軍人,都不可信任,賊影出沒。

川普,杜特的現象,就是"騙子騙騙子;賊偷賊"。草民,所求不多,平安就好;只是"到處遇賊"。生不逢時,是否?

哲學人生筆記 - 《"小姐,恁「奶奶」多大了?"》

圖片
論及文化,似乎很高尚,又有地位,就是自以為很高貴,不可妨礙「文化人」,否則就是「沒文化」,是「野蠻人」?也許,沒那麼嚴重啦!反正,就是「他x的」,沒水準。

那麼,「沒文化」可不可以?好像可以,因為你的阿公和阿嬤,在那個古老的時代所知可能有限;連「他x的」是「啥烏」?也說不清楚,所以不知不說;不過,對別人的老母,很親切,思念特別多,三不五時,就掛在口中"碎啐唸";而且還不忘對別人的阿娘"給讚":"恁娘卡厚!"。

以前的人,比較孝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古風卡厚,有人情味,總是"恁爸、恁娘卡厚"。政府提倡「孝道」,推行「文化復興運動」;估算一下,卻聽說「孝子」、「孝女」過多,「老母」卻紛紛避風頭去了:"實在不敢當,擔不起被早晚問候,外加宵夜"。

古風,讓人嚮往;想像中,阿公和阿嬤沒有現代那些搶著或戀著「文化頭銜」的權貴那麼「賊」;戴上「文化人」的面具,心裡卻在"X對方 + ing"。

以前,阿公和阿嬤,不鳥「文化人」是「啥鳥」?只是,阿公外語沒學好,不知道說"Fxxk"是有"蕃邦文化"的"高貴"象徵,卻只會"X恁祖媽";往遠古時代問候去。

不知文化差異,阿公稍微問「美眉」,說:"小姐,恁奶奶多大了?";「美眉」的阿嬤就衝出來:"夭壽喔!不俗鬼!38D啦! 夠大吧!"。現代,有文化的「刑法」,以「妨害風化」法辦阿公。

「沒文化」的阿公想不懂,只是問「美眉」的阿嬤高壽,也不行。難道,"恁娘卡厚!

哲學人生筆記 -《回降記》

圖片
外來黨國的「敗軍末將」以具體行動,向七十年前出逃中國的父祖輩證明:

"頭殼壞去,白逃了!自己嚇自己!台灣窮山惡水出刁民,不是中國遺民的主場;能撈能掏的,都到手了;回降中國,只是效法末代總統「李宗仁」而已;聽到「義勇兵進行曲」,當然起立致敬;這是除垢洗塵的宗教獻祭,交待過去父祖輩出逃的不識大體。"。

「成王敗寇」的中國歷史就是:"主場何在?誰的";成王毛澤東,不是早在詞句中提示:"江山誰主沉浮?"。不同於中國,台灣的主場是根生於土地的偉大人民和對自由民主價值的信仰。

從我的以上對"出逃到回降"歷史的啟示和詮釋:馬前總統受辱於中國的惡意打壓於出訪馬來西亞後,仍百般維護中國中央的不知情;"惡意打壓"僅出自中國駐馬來西亞的大使館。此言無知,受辱實在是咎由自取。

「敗軍末將」,已經在中國的主場立正致敬「義勇兵進行曲」了;馬前總統,只是中國的敗寇而已;依中國的「反分裂國家法」,只差還沒有向國際發佈"Wanted"而已。

敗寇,就是敗寇;強調"前總統"三字的身分地位,對中國有差別嗎?

馬前總統的「一中各表」,乃至蔡總統的「維持現狀」的「中國政策」,都是自欺誤國,貽人口實,自陷於中國主場的陷井邊緣。

「敗軍末將」已自投陷井了;馬前總統和蔡總統自甘受辱,莫非是想當作「臥薪嚐膽」,冬至進補。唉!

回憶我在金門服「預官役」的艱苦歲月,我和「老芋士官」和「蕃薯弟兄」所受到的壓迫,就是那一掛高唱「忠黨愛國」勢力,要求聽到「蔣總統」三字,心須立正挺胸有力;也不可台語交談。

如今,「忠黨愛國」勢力回降中國了;換此輩「敗軍末將」聽到「義勇兵進行曲」,挾著尾椎,自動自發起立致敬。

草民的歷史意識就是簡單二字:"報應"。

相關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出逃記》

人生故事筆記 -《身在敗軍的浮草!》

人生故事筆記 - 《趙子龍燉黑土雞》

哲學人生筆記 -《「客場敗將」》

圖片
場域,不外「主場」與「客場」;主與客的往來原則,在於「明勢辨場」。客人受邀,自以為到了「主場」,而且一廂情願地,自以為「主客一家親」,不分彼此;下場就是咎由自取,自取其辱。

探究作客別人的「主場」,何以「下場」不堪?「關鍵詞」在於「狎溺」。論及往來的藝術,太抽象;實際上,不外「戰略」與「戰術」。

在現實的生活經驗中,男女交往,心心相印,關係親近而自然,仍有「主場」與「客場」之分,常見有些女人,以「正宮」自居;對外宣示「本宮在此」;於是動輒「擺道」。

有些男人更不是「好東西」,明明心裡妄想"有妻有妾",還要不忘「宣示主權」,不容女人「各表」;也就是不許妻妾再去找「表哥」或「表弟」。

親近而不知本分,下場就是:"你算老幾?";被「善後處置」,進入"Trash",也就必然。台灣的「狎溺中國」的「前總統」和「敗軍末將」,一向陷溺在「中國夢」而孤臣孽子,苦心孤詣,難以自拔;以中國在台灣的「代言人」自居,忽視自己的「身分倫理」,

在「主場」與「客場」,各應有所「分際」和「堅持」;不能「明勢辨場」;誤認敵人作親人。別人在主場誦經祭鬼神;竟悲泣一同。回神,才知在別人的「主場」被「擺道」而中邪。

「社會寫真」常見,有些女人自居「本宮」,到不是「好東西」的男人的主場擔任「家政婦」,無怨無悔,愈做愈激動;卻被那個「壞東西」給掃地出門。

路旁的「棄泣婦」向人哭訴,說是在「本宮的主場」,"被主人免費上了好幾課"。心有不甘,愈想愈怪;經過我的精神分析,也免費補上了一課;才知道:自己主客場分不清,自己曾經迷失而狎溺,誤走到別人的主場「被上課」。

難堪的下場,竟然是,自以為是認真「寫筆記」的「好學生」,"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結果卻是「旁聽生」;還被註記為:"N & N" ;也就是 Nothing & Nobody;德文字就是Nichts! ;丟入角落的Trash,可以隨時被清空。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