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7的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問候兄弟」》

圖片
植物的花朵、結果的形式和樹葉的生長位置,很像家中的兄弟姐妹的情感:單生、叢生、對生和互生,各有牽絆關係和命運的想像。

於是,…春雨中,冬寒未盡,二月底的「和平紀念日」,在我這個年紀的台灣人,心情總有一份時代的「絆」(きずな);自幼感受父母的欲言又止。我知道,那個時代必然曾經發生禁忌的事。

母親在暮年歲月,由我陪伴在身旁的日子較多;每年到春寒雨水的季節,即使視力模糊,總會要我代撥電話給大哥,想和「長子」說「母子話」和叮嚀。

大哥,感到過意不去,公務再忙,總會主動先找空檔,回家來探視母親;或聯絡我,代轉達母親問安心意;另外再找時間回家探母。

大哥出生半年後,遭逢「二二八」後,「外來勢力」的武力「鎮壓」和「清鄉」。在高雄老家中,母親背上、才六個月大的大哥,在母親護子心切的意志下,從「刺刀」和「槍托」的搶劫、收刮「金飾」後餘生;也為祖父母保住「長孫」和命脈。

陰影,卻跟著母親至暮年未散;心中牽掛的,總是外出子女的平安。侍奉母親至終老,我記下母子互動的生活印象;即使至今,父母已作古多年,我也仍然習慣,在這段日子裡,問候大哥,敘兄弟之情,無所不談。

近的,各自的家庭生活、工作和身體的近況;遠的,分享彼此曾在德國的求學回憶,以及當代德國、歐洲、歐盟的現實發展和問題。兄弟,我倆也常以德語互談,笑稱是「德國在台協會」(DIT) 或「德國在台之友」(DFIT) ;有時候,也會互相轉達共同的德國友人的致意。

父母是家庭的中心;兄弟各自成家後,各有生活和事業的發展重心;父母遠去後,手足之情更加珍貴。我們都是父母關心和期望所在的兒子,除了傳承父母的性情和家庭的文化風格外,兄弟在成長和發展過程中;更多的是「絆」(きずな) ,就是關心、牽成和支持。

回憶在德國多年的歲月,兄弟彼此再忙,也沒忘記每月至少一次,互相寫信報平安和分享學業和事業的心得。如今,走過時代的世道,兄弟各有自得其樂的精神世界;也有共同的價值信仰:在於不忘父母的疼惜,願代代相傳書香門風,奉獻所學於生長的台灣,自許成為精神貴族。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低處高思》

人生故事筆記 -《紅蜻蜓與桑果》

詩人之國筆記 -《二月春水》

圖片
知道,一定會來!/

誰不期待?/

早到的花顏/

等著讚美/

唏哩花啦!/

來真的!

好水,天上掉下來的/

二月,花容失色/

還好!三月、四月、五月/

花花草草,準備登場/

來真的,真水!/

遲到,好過早到/
-《摧花的雨水,有花的涙水》-

詩人之國筆記 -《「反正」,就是如此!》

圖片
聽我說,相信我!/ 就是如此!/ 相信我!/
當我說:"謙卑!"/ 一次不夠?/ 就再說一次:"謙卑!"/ 懷疑嗎?/ 就再說一次:"再謙卑!"/
就是如此!/ 不能再說下去!/ 沒完沒了的!/ 我無法告別傲慢!
反正,我就是傲慢!/ 相信我!/ 真的!就是如此!/ 傲慢!/ 兩次不夠?/ 就再說一次:"再傲慢!"/ 反正,就是如此!/
當我聽到:"白色+力量"/ 相信我!/ "白色",也可以「+色」?/ 容易染黑!?/ 不是嗎?反正,就是如此!/ 走過黑色/ 踏上白色! / 黑色的印記,足跡斑斑/
反正,相信我!/ 墮落是真的!/ 「加速度」的「力量」!/ 反正,反正,再反正!/ 就是如此!/ 我就是在墮落!/ 回到自己!/
-《「反正」,就是如此!"相信"我!?》-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斯巴達壯士軍團」記事》

圖片
「丁酉」年,農正月,下旬,春雷已嗚,春雨初到;「老農」忙於春耕,書生春眠不覺曉,閱書打呼不已。

漫長寒冬暗夜已漸消,初春二月,雜花生樹,然「禽流感」來襲,「地虎聖國」府中,掌管「鳥事」之奴才,勤於四出「抓鳥」;喜愛外出隨意「遛鳥」之草民,亦收斂自肅;春天萬籟寂靜。我「聖國」各「鳥地方」,已不聞「鳥啼」。

不甘天地寂寞,靜不得!「死老百姓」中,只有人家「老農」,安於春寒,效忠土地,惦惦地「農忙」。前「天龍聖國」之「保皇黨」,所轄之「黨衛軍」,一掛「老將」,竟在春天悲從中來;一生捍衛「黨國」,奈何,「龍皇」無能,痛失「黨國江山」與「皇權」,竟怪罪奴才敗軍誤事:"誤朕,既深且大矣!"。

又云:"「保皇黨」,竟無接戰之男兒;「黨衛軍」末將荒嬉於「高爾夫」已久,已不敢迎戰「綠林軍」;殘兵敗將,會打「高爾夫」,而不會打仗。以致,「聖國」內戰多年,最終敗於「清水河防線」之大決戰,兵敗如山倒,一直輸!一直退!竟輸給「綠林軍」之「小女子」:「小英女孩」。

嗚呼哀哉,天命乎?誤國眾奴才,竟責怪於朕,孤家寡人而已;似乎萬方無罪,咎在朕躬";憤憤不平;昔日萬千寵愛,失敗後,竟淪為孤兒;俱往矣!

"天下,乃朕所有;打仗,乃「皇軍」之事,害朕痛失「皇權」;「皇軍」,豈能無責於負朕大矣乎?"。

悲乎!「龍皇」以上之怨言,其誰可堪忍?是可忍,孰不能忍?「皇負心」於我「黨衛軍」也!「敗軍末將」亦憤憤不平!奈何,「敗軍之將不可言勇」,以致「皇負心」,落井下石,倒打一棒。

更不堪者,「敗軍末將」被不識字,又不衛生之草民譏為「弱雞」,「落翅仔」,於「丁酋」年,適逢「金雞」當「年值」,「弱雞」,「落翅仔」之「敗軍末將」,庶幾淪為患「流感」之「災禽」。「將可殺,不可辱!」,我軍再起,如當年勇壯,捨我其誰?「老將」豈能不如「老農」乎?

"老弟兄!當奮起再造「黨國皇權」!老弟兄!「廉頗」已老,尚能飯!何況吾老弟兄乎!老將,老則老矣,何不自組「斯巴達壯士軍團」?號召八百老將壯士,番號為「天龍聖國黨衛軍斯巴達壯士軍團」,以洗雪過往殘兵敗將之恥,還我「斯巴達」殊榮。

更可呼應「天龍聖國」老奴才,「陳公公」、「胡公公」所發起之「反革命」!自即日起,「斯巴達壯士軍團」在「地虎聖國」之「地府」前,先舉辦「埋鍋造飯,日日圍城」之「春訓」。"

書生,無事可忙,扮仙,外…

詩人之國筆記 -《「那兒」,不能去!?》

圖片
立志,向學、向善、向上/ 少惹糾紛!/ 否則,去「那兒」!
「那兒」?不能去!/ 唉!/ 就是別惹是非!/ 別衝動! 否則,去「那兒」報到!/
不會有好結果的!/ 「那兒」,是人家開的!/ 進出又進出/ 挺累人的!/
總之,沒事,別去惹事/ 有事!怕事,不如沒事/ 沒事!「那兒」,就免去/
究竟,「那兒」,不能去? 「那兒」,是「那兒」!?/
-《世道有禁區;不說,也知道!》-

人生故事筆記 -《「被稱呼」的幸福》

圖片
遊走浮世,識與不識,究竟別人如何稱呼「您」或「你」?涉及彼此互動的態度。

男人,被稱呼「先生」;女人,被稱呼「女士」,都太正式而有距離。在德國求學時,與一位女同學的互動,初次「稱呼」對方:「您」(Sie);結果,女同學受寵若驚,太尊稱了。女同學反而大方地,故作輕鬆地說:"「您」(Sie)同意,我們以後,都以「你」(Du) 「互稱」嗎?"。

禮尚往來,「您」(Sie) 來「您」(Sie) 去,各「達陣」第一次,扯平了!當然同意,此後同學們互動,就「你」(Du) 來「你」(Du) 去;在心情上,感覺沒距離,也年輕不少,像「大小孩」。

「你」(Du) ,通常是「能玩作夥的」一掛人,包括「戀人」,親密到「你儂我儂」的稱呼。然而,沒大沒小,也不行;尤其,對於重視身分地位的「權威者」或「師長」,都必須提醒自己,保持「尊稱」和「敬語」。

尤其,對於學問蓋世的「指導教授」,等於「入門弟子」的「學術父母」,在「抬頭」尊稱時,記得冠以「Prof. 」,才適合在接下來的對話中,以「您」(Sie) 尊稱。若以書面尊稱教授;那些「大師級」的學人,還享譽國際,學術頭銜"落落長",像火車一樣地,沒完沒了地一大串;也很像「老將軍」,幸運地未戰死沙場,卻胸前掛了一大片的勳章,也夠用來嚇唬人的!

對於這款學人,書面上的「抬頭」尊稱,以"Sehr geehrter Prof. Dr. Dr.Dr.E. h. Dr. h. c.Andera Hirsch";前兩個「Dr. 」是「博士學位」;後兩個「Dr. 」是「榮譽博士學位」(Doctor honoris causa / Ehren halber);算是等同「諾貝爾獎」等級的「大師」崇高地位;弟子尊師重道,謙卑不已,深恐不小心踩到「師尊」的影子;很像站在皇帝身後遠遠的,聆聽的「太監」。

還好,我的「業師」,都是學問德行高貴的學人,平易近人,親切如煦。

強調身份地位的等級差序,總讓人不自在;所以,不強調身份地位的,親切開明的「平民作風」,最能得到友誼和尊重。世道上,愈有內涵的人,愈虛懷若谷,謙虛待人;畢竟名位只是外掛的;重要的是作為主體的「本人」。

「官位」,講究階級的「官威」,帶有「權力的傲慢」,唯恐別人不知,以致常見到作威作福,愛到處亂訓人,說「鳥話」,通常不得人心。

在台灣,有些「稱呼」,實在不知所云,卻也…

世界小事筆記 -《樹牆》

圖片
樹,有自身的主體價值,生根土地,嚮往天空,最好四周空曠無礙,可以伸枝展葉。

樹,毗鄰而生,還不成森林,也可以成為"林線";中國的國土有嚴重的沙漠化現象,尤其北方的國土被沙漠侵蝕,惡化成嚴重的"沙塵爆",化成到空氣中的沙麈遮蔽天空。

這是人類共同的生態危機;許多年來,中國的"國土保安"政策中,有"三北綠化工程",就是在東北、華北和西北大地上,大量地植下耐旱的樹種,先形成林牆以固邊,再守穩林牆以內的土地造林,是生態意義上的"萬里長城",以種樹保土取代砌磚成牆的不經濟和不環保。

美國總統川普,念茲在茲的"國土安全"政策,是在與墨西哥相鄰的國界線上築牆,以防止墨西哥人的走私毒品和偷渡。這項政策,既浪費資源,也破壞生態,又粗暴地傷害大多數善良的墨西哥人的尊嚴和感情。

甚至,在美國社會中,"築牆",造成與西班牙語系的人口的切割和分化;更無助於人民的認同與團結,也與國名中的"united "的高貴價值背道而行。

牆,在近代的德國歷史上,是沉重的民族傷痕,是非常敏感的民族文化禁忌的"關䭈字"。以前"東西德國"的"德意志人內部國界",包括惡名昭彰的"柏林圍牆";在德國統一後,除了留下一小段作為歷史追思外,大部份的"邊界"被拆牆,改成植樹紀念,形成地景上的壯麗生態景觀。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圍城」,不如「種樹」!》

哲學人生筆記 -《刺身》

圖片
去年初冬,吃到紅肉和白肉的「火龍果」各一顆,多汁甜美的口感,心血來潮,紅白果肉,就在"口慾"之前,各留下一半來取種。像「黑芝麻」一樣的種籽,自然風乾三天後播種;没特別去關照。

冬去春來,本日清晨在鏡頭下顯示:“好傢伙!全身長刺,彼此相互依偎,又若即若離,一暝大一吋;長大了還得了,誰敢得罪,不被刺傷才怪!”。

「火龍果」是「仙人掌科」的植物,原長於「墨西哥」,近年來,以含高營養價值而成為市場上受歡迎的水果。

於是,此情此景,以及"養虎為患"的後果,腦海中浮現日本料理中的「生魚片」,漢字表意為「刺身」( さしみ) ,或「魚生」;入口前沾「芥末」,口感生猛;原意是以尖刀利刃刺入魚身,切割取肉而生食。

此外,人體上"以針刺身"的「紋身」,給人視覺的意象突出。與「仙人掌」科植物的外表普遍長「刺」作對比;「關鍵字」在「刺」;究竟「刺」的哲學意義作何理解?

植物長「刺」是「突刺」,用於防衛;對動物身體的「刺身」和「紋身」是「入刺」料理,在於「誘惑的痛快」,"不剌不痛快",先"痛苦"而從中得到高潮時的"快感"。於是,衍生出“不痛不快”; “會痛才快”的“自虐”和“被虐”。從恐懼、緊張、焦慮和期待中得到解脱的愉悦。

如此說來,“願打願捱”的“痛快”,只有“你情我願”的“當事人”自知和自得其樂。以後,聽聞有人:"打得痛快",也許是"打人"、 "打球"、"打牌"、"打分數",...;至於是"誰痛"?"誰快"?那就“不殺生,莫宰羊”。

若想要分享「戰利品」的"甜頭"、 "紅利",得注意聽清楚,是對方"赢得痛快"才行;否則,聽到“輸得好慘”,得趕快閃到遠方,以免被“刺身”;畢竟,自己不是“蕯德”,也不是“神盾”。

園藝生活筆記 -《「發芽」與「出洞」》

圖片
「立春」節氣,四季復元;日前,進入「雨水」節氣,未來幾天的水氣,應該會較明顯。初春的雨水滋潤大地,供養草木,是自然的恩澤;在盼望中,深夜被落雨聲喚醒。

清晨,天色初亮,雨已停止;不過,後續的雨水供給,仍可期時。穿上兩靴,戴上斗笠,像個「老農夫」,巡視「雜樹林」;不過,手上持的,不是農具鋤頭,而是「數位相機」。

我正在尋覓春天的生機印記,春雨初到,依然春寒料峭,萬象更新,就在於植栽的「發芽」;相似於草原上,報春的「土撥鼠」,鑽出洞來,呼吸春天的氣息。植栽的「發芽」,早於草原上「土撥鼠」的「出洞」。

從寂靜中悄然出現,對於「觀時而作」的人,會有喜悅;就是在心情漸趨悲觀中,盼到意外的驚喜。冬天和長夜漫漫,生活節奏放緩,受限於天寒氣凍,「蟄伏」與「窩居」的生活,總有被壓抑的無奈,只能等待,相信寒冬暗夜終將過去。

「發芽」與「出洞」,對於我,哲學的意義,在於:"又活過來了!",或者,"經過、撐過、活過"。人生中,經驗和見識愈多,對於生命的「恆常」與「無常」,能有「活過來」的喜悅,和「有所為」與「有所不為」的信仰,那應該就是智慧。

「活過來」,就我的哲學理解,就是"鍾情"與"寄託",找出意義,讓自己喜悅。「自得其樂」;在新年初春,不在於迎來「恭喜發財」的人之所欲;有可能,在發現草木自艱困的逆境中「發芽」,那是生命的慾望和意志。

即使鏡頭下「柳橙」的種籽,長出鮮綠的新芽,依然脆弱微小;但是,我已經預想到,兩年後的初春此時,我將為幼小的果苗嫁接"早生結果」的「芸香科」品種。

然後,再過三年的深秋,我將可以有「採果樂」,那是「揠苗助長」的「自得其樂」;不過,自然必將會給予果樹更艱苦的考驗。

生命的存在,永遠是面對「順其自然」和「妥善照顧」的選擇;能夠「隨心所欲」,是「智慧」,還是「放任」?這又是另一個哲學問題。

詩人之國筆記 -《補行上班》

圖片
天氣,這麼好!/ 春天來了!/
實在不是上班的好日子!/ 說不過去,還補行上班/
能混,就混/ 能撈,就撈/ 一向如此!/ 不是嗎?!/
補行上班,有啥可撈?/ 不知撈啥?白混了!/ 這款能力,能混嗎?/
補行上班!?補混那一天的班?/ 被混的那一天!/ 有嗎?/
媽的!被白撈了!/ 有啥「鳥事」?補行上班/
-《水清無魚?先來先撈!後來白混,下回請早!》-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下面無矣!」記事》

圖片
「丁酉年」開春,百業恭喜發財,有氣無力;各行各業,「小二」、「走卒」、「馬伕」、「陪酒侍女」、「黑道弟兄」,紛紛傳出「入黨」,共襄「革命民主」大業。

實則,事出有因:春風拂面人心黑!「天龍聖國」敗亡後,大內、府中,各路公公、奴才、妃嬪、宮女惶惶終日。

有幸運的奴才,跟著「遜位龍皇」,出遊南海;「龍皇」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出遊,乃犒賞「近侍奴才」之「畢業旅行」"。

坊間,不識字,又不衛生的「死老百姓」,耳語紛飛,朝野皆知:"「龍皇」此意,恐流亡海鳥常下蛋之「太平島」,另立「太平天國」,天有二日,太陽不打烊"。

有識之草民,紛紛稱羨:"好耶!爾後,奴才自食其力,撿島蛋、採椰子,撈魚蝦,方知民生疾苦"。

豈料,「龍皇」一行,主子奴才,去而歸來:"還是「聖國」宜人定居!番邦有認證。罷已矣!形勢比人強;那管此後,「天龍聖國」被叫"啥鳥國名";「彰化米糕地虎聖國」,也罷!

重要者,若自己肇建「太平天國」,凡事起頭難,不能玩手機哈啦;日後「退休金」全無,最可懼者,終老孤島,無人聞問,從此天下太平,豈非成了「魯賓遜」,實在不甘心至極已矣!"。

然,有知內情者,另有內線消息:"「太平島」,乃我聖國之「鳥島」,笨鳥多、鳥蛋亦多,多吃無益,恐成笨蛋。嗚呼!「鳥島」旅行,不宜久留,遑論建國!"

莫可奈何之際,開春總得鼓舞人心,說一些有的、沒的,卻沒營養至極的"王八吉祥話兒"。

有「天龍聖國」資深奴才,陳公公、胡公公,欲效「陳勝」、「吳廣」,揭竿起義,登高一呼:"吾等「壯士」,…下面無矣!…";泣聲,不絕如縷…。台下,聞之者,亦鼻酸,哈啾不已,…。

春雨迄今未至,乾冷天氣,鼻過敏者眾,不堪刺激,乃共嗚之!此起彼落,哈啾聲、鼓掌聲、歡呼聲、哭泣聲一同;「資產階級」之「革命民主」隊伍已成軍:老熟的「退休老人起義軍」。悲情感人,聲勢動人;恐十米之行未及,下面無矣!革命,不如來聚餐。

路過書生,與聞,疑惑不已:"公公,一生奴才,何以至今方知,下面無矣?"。

糊塗路人書生,不問俗事,誤會大矣!渠等前朝公公,所謂"下面無矣!",乃云:人生前面,獻給「天龍聖國」,去給皇上當奴才。豈料,改朝換代,上面沒想到…

哲學人生筆記 -《「半手足」》

圖片
「手足」,在漢字文化的語境,被隱喻為「兄弟」。「手足」是人的行動四肢,「手足並用」,身體自如;身體的自由出於意志,萬里遠行,始於足下,需要手足同心。手足不和,必然「失措」。

漢字的表述和隱喻,用於理解人情世故,有通達事理的功能。世道常見:「手足無措」,或「骨肉相殘」;父母在世時,同受約束;父母作古,兄弟登山,各自努力;分門別戶,疏離難免。

世道悲情,不是人倫的全貌,希望只是「例外」。家庭教育和父母的示範,是「手足」能否維繫「一家親」的關鍵。父母婚姻和感情的不幸福,常影響後代子女對情感的想像和認知。

男人支配的「父權社會」,尤其,男人若擁有妻妾,又期望多子;女人又有以子而貴的成見,家庭生波難免。事實上,若兄弟屬「同父異母」所出,則又有「嫡出」和「庶出」的身分差異和歧視;或涉及財產的分配繼承爭奪;以致,"全家都是敵人","父母都是路人",終於淪落至「家門不幸」。

歐美社會,常見夫妻離婚,又各自再婚,子女的來路多元;同父異母的兄弟,血緣只有「一半」相同,德文語境以「半手足」(Halbbruder) 表述 。對字義的理解,「手」與「足」各只有一半的血緣是相同的。宗教信仰和法律規範承擔家人疏離後,穩定社會正面價值的功能。

北韓「金太陽」家族,第三代的嫡子「金正男」被「同父異母」的「半手足」暗殺,這是「儒教」政治文化,強調「正統論」的權力本質,就是「黑暗」和「嗜血」。「奪權」與「反奪權」的「正統爭奪」和「嫡庶互斥」,「你死我活」的爭權奪利;「手足」相殘,已經不可免,何況是由不同母親所生出的「半手足」!

「朝鮮半島」,地理上與中國相連;歷史和文化上,深受中國「儒教」的影響,至今難以超越「人治」的不幸咀咒。啟示,早已呈現在不同的「韓劇」,始終不變的相似的主題和情節:"勾心鬥角,各懷心機"。

中國歷史上,以「大唐帝國」的「唐太宗」,「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殘殺手足,載於史書。「大清帝國」的「清世宗」,「雍正皇帝」奪皇位,固皇權,對待「手足」的又黑又狠,也是似曾相似。

中國與北韓,常以「手足」相稱和自許;中國發生過的「手足相殘」的歷史,北韓向中國「老大哥」學習。在這一點上,中國與北韓是「手足同源」,有樣學樣的「孔聖人後學」:「人治國家」和「黑心社會」,都是在"尚黑"與"比狠"。

哲學人生筆記 -《「武士刀」與「切腹」》

圖片
在野地上,相機的鏡頭捕捉到這隻美麗的「小彎嘴」(Pomatorhinus musicus),若有所思,正專注於啄食獵物。看到“小彎嘴”尖長又彎曲的喙;很像持「武士刀」準備對決的武士;拍下相片後,我自己標誌的「小彎嘴」是「武士刀」。

武士,在封建時代的日本,社會的階級地位很高,屬於「統治階級」;平時,武士在腹腰,配上一長一短的兩把「武士刀」;在和服的胸部內襯,還藏有拭去刀血的白布。這些配置,是用在與對手決戰致勝的"善後";也被視為"出刀"和"收刀"的連貫動作。

「武士刀」,在「出刀」與「收刀」之間決勝負,也定生死;武士和劍客,各自發展出以「武士刀」為中心的精神與意志的「勝敗哲學」。武士和劍客,視「武士刀」如生命,隨身配帶,既是身分,也是地位,更是對高尚人格的自我要求。

在精神和文化上的意義,武士的榮典,在於「自責」,必要時的「切腹」(腹切り,はらきり),是保存尊嚴和榮譽;或者,武士犯過被責,被上級要求“切腹”。 武士,自己「切腹」和被要求「切腹」,精神的境界大不相同;前者「負責求全」,後者「認咎承罪」。武士的身分,來自封建制度的被養成和被求全,也就是“被責備”。

這種精神,在中國是另一種典範,就是人物與事件,被載入歷史記載的“口誅筆伐” ;史冊上,一字的褒貶,揚名立萬或身敗名裂。「孔仲尼」自稱"述而不作" ;但是,亂臣賊子所懼的,是“春秋之筆”;所以有“春秋責備賢者”的說法。

“責備”在此的意思,就是“求全”,尤其,負責國政的人,能戰戰兢兢,不可失察大意。然而,社會愈世俗,人民對歷史愈健忘,歷史意識殘缺;不在乎人格的氣節和歷史地位,以致國政公事的錯誤與過失,一再地重演;若有「切腹」的傳統,負責任的態度,可能煥然一新;不過,大概都是「替死鬼被切腹」。

中國的“春秋之筆”是「史家」的創意,超越記實而有對價值完善的期許;從這個角度理解,日本的武士佩刀行走出入,外在,有震懾的統治作用;內在,有求全自己的精神紀律。中國和日本,地理上一衣帶水,文化的影響,各有不同的表現典範;「義理」是相通的。

武士不堪藩主的没落,發生於政治、經濟和社會的劇變時代,有可能是被「削藩」或被「廢藩」,以致門下的武士,淪為無主的門人,或成為「浪人」。若自律失敗,紀律不存而為非作歹,堕落的武士成為無良的浪人;生活所迫,以出身「武家」的刀法…

園藝生活筆記 -《「三刀流」的「金手指」》

圖片
「點石成金」,大概只有「點穴成石」的江湖武藝可堪比擬。術業有專攻,靠著「手藝」專長開展藝能,日文的漢字表述以「達人」稱讚專業能人。

醫術中的「外科手術」,除了醫師專業的長期養成之外,還需要有靈巧精細的操手術刀的能力;音樂的「演奏家」、書畫家、拉麵師傳的手工,大致上,都屬於不同專業的「達人」。現代的「機器人」,用在精密模具的開發,也有讓人嘆為觀止的技術能力。

園藝生活的實踐作業,若要從心所欲,園丁也必須培養「點石成金」的「達人」技術。早期,我在果樹園藝的管理上遇到困難,害死不少「奇花異果」的珍貴植栽,損失可觀。然而,困知勉行,決定當作專業的學術研究和實驗,從失敗中學習和追求進步。

於是,藉著網路訂購,或國外商旅的機會,購買日本NHK和「成美堂」、德國BLV、英國DK出版的「果樹園藝專書」;探索「果樹植物樹」和管理果樹的知識。至於,屬於適應本土風土條件和土壤營養的經驗,就請教本土的老農友人,交換心得,切磋「嫁接技術」。

在實踐中,順應天時的變化,看到植栽的修剪「存活率」、「分株率」、「開花結果率」,逐年提高;尤其是堪稱「點石成金」的「果樹嫁接」的成功率,從早期的全軍覆沒,到如今有八成的成功率,雖然不滿意,仍可以接受;就再努力些!

看著鋒利的「嫁接刀」,曾經在雙手上留下的「歷史傷痕」,心情有些複雜;"百無一用是書生",只會高談闊論,終於在「動筆」為文之外,也有「動刀」的一技之長。還好,幸未淪落江湖黑道,而能樂在園藝實踐的「藝道」;這雙手文武雙全,看來還行!

在寒流來襲的「元宵日」,看到「白梅樹」不畏寒冷低溫,綻開「白梅花」;源於去年「立冬」節氣後的「大剪」和「修枝」;那是來自一句日本「庭師」的智慧傳授:"剪「櫻樹」是「傻瓜」;不剪「梅樹」是「大傻瓜」"。自此,我記在心裡,於是每年二月春寒,可以賞梅;三月初春,可以賞櫻花。

至於我用功最深的「芸香科」柑橘;去年「立秋」後,剪下被敬稱為「佛手柑」一小節的「秋穗」,嫁接到作為母株的「檸檬樹」上;「領養樹」的老幹新枝,"養母養子"均互相接納,相安無事,長得健康茁壯。

如今,在寒流蕭瑟中,看到「接穗」率先發出「春葉」,而且活力旺盛;證明老農友人的經驗傳授:"柑橘不畏冷,遇冷則生機更旺",果然如此。這項成果,也證明我的「嫁接刀功」,在本案例的實作,可以…

世界小事筆記 -《「哈啦英語」》

圖片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瑟琶半遮面 ";"at the Request ","to honor our“One China “policy,…"。在句首,我引用詩人「白居易」的《琵琶行》詩句,正好呼應後兩個「英語動詞」衍生的語境。那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盼啊!盼啊!,在霧氣厚重的中國大地上,開春後,終於盼來:美國總統「川普」的電話。

以漢語解讀英語,以詩境理解,才能恰到好處或要害。「英語」對美國人,是外語嗎?「英語」,不是英國人的表意工具嗎?美國總統,竟然搞笑,以「外語」致電習近平;而後者,應該是透過「英語口譯」與美國總統對話。否則,就是雙方各自有"英漢"和"漢英"的同步「口譯者」代勞。

「德國人」和「蘇格蘭人」的後代,出生在美國的總統「川普」,能直接聽懂「英語」,除了外語當母語可以解釋外,只能說,"移民"之後的美國總統「川普」,在出生地美國,自幼學來的「英語」的能力不錯;「第一夫人梅蘭妮亞」來自東歐的「斯洛文尼亞」,英語能力仍然「在進化」中。

在此,我以上述的「英語」,作為大國領袖對話談判的工具作引言,註解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at the Request ",表示"to honor"…,究竟在政治和法律上的語境,有什麼指涉?

觀察「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以來,中國念茲在茲,患得患失,期待出自「川普」的「語境客體」,就是「一個中國」。「川普」,卻總是"不對焦"於中國所堅持索求的「語境客體」;反而說出讓中國不安的指涉。

「一個中國」是中國自尋煩惱,來自「冷戰時代」的「假題」;現代是作為「帝國主義」領土野心,意圖併吞台灣的「偽題」;也是面對事實而不存在的「虛妄話境」。

終於,美國總統「川普」致電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賀年吉祥話」,竟然是以「英語」說出:”to honor our" One China" policy”。這般語境的"喜感",很像「漢語人」所流行的「英語」賀新年:”Happy New Year” 。「對話者」,彼此都知道,這是好話一句;現實上,這是一句讓人難以想像要如何快樂的「哈啦英語」。

法律的諺語中,有"遲來的正…

人生故事筆記 -《冷熱世道》

圖片
感覺上,「春節」和「立春」節氣都在生活中過了;年紀愈大,對於過年應景,總覺得很像「老狗啃老骨頭」,莫可奈何。

終於過完新年了,「一年之計在於春」,行程上,有好多事待辦;正是「人生無奈又逢春」。此句,出自我,"初老"的兩種心境感言:

前一種心境,就是在過年前,總會雜事纏身,有志難伸,正感覺無奈之際,春天來了;一切好辦,諸事有重新開始的機會。

另一種心境,就是過年前的老問題積存下來,已苦惱不已,無奈春天又來了,新年度的新問題又來報到了,真是無奈又無奈,一年四季伴無奈。

兩種心境,就看自己如何抉擇。人生的態度可以積極不懈,也可以在無奈中打混,一年過一年。日前,遇到一位多年不見的小學同學,往事浮現,世道多捉弄人:

記得小學的時代,有一位老師鼓勵學生,養成「寫日記」的習慣;我養成日後寫思想和故事筆記的能力。

大多數的同學,升到了「高年級」,為了準備升學考試,許多同學的生活作息都「被整理」,以應付考試。日常的學校生活,陷入「白色恐怖」,留下的,是身心的「傷痕印記」。

「高年級」的「班導師」,早上總握著"大姆指粗"的「藤條」,正色警告同學:他的"自我要求",是每天要"打一半"的同學,不達目的,「不放學」。

當時,同學已能體會,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痛苦。有幾位同學,簡直是「班導師」的「出氣筒」,總是被如雨下的「藤條」,打到像小狗一樣,躲入課桌下。停不下來的「藤條」已失控,打壞桌腿或留下桌緣的損害烙印。

記得有一次,我自己挨打,放學後,還得"濟弱扶傾",撐著另一位,與我順道的「傷重」同學回家。道上兩人,互相鼓勵,要撐過黑暗,以後「推翻暴政」。那時候,道上同病相憐,也沒有"隔牆有耳"的顧忌。

「重傷的」同學,傷在臀部和腿背,我傷在手掌和手臂。原來,「班導師」課後在自家開設「惡補班」賺外食;每天的大小考試,前一天都先讓「惡補班」的同學預習。另類的「內線交易」。

家境窮困,無力支付「惡補班」費用的同學,考試的成績,必然名列「黑名單」上,自討「藤條」,打到同學「上道」。"師者,「傳道」,亦如「黑道」也!"。

那時候,同是男生,我們互相比賽,要撐下去,男兒不可掉淚。同學,突然說,以後我們要「報仇」;可見變態的升學考試走火入魔。在那段歲月的經歷,世道的不公不義,已在我們的心中…

詩人之國筆記 -《「大郎」的「家暴法」》

圖片
「金蓮」,留不住了!/ 心兒已不在,身子亂騷動/ 怪!怪!怪「大郎」/
不戒煙/ 滿屋子,煙霧/ 人家,「金蓮」,怎麼看!?/ 長處,看不見;只能看見短處/
不看,也知道,都是「大郎」的短處/ 死心了,不長進的傢伙!/
「阿松」,「阿慶」,都好!/ 都是「大郎」,不及人家的長處/ 「金蓮」,只想…!!!/
「大郎」,另有「想法」了/ 留不住,碰不到的;想就好!/ 「公告」鄰里街坊知悉,如下:/
「大郎」,想你,給你「家人待遇」/
「金蓮」,不得不笑,…/ 人家,不要「一家親」啦!/ 人家,不來了,…!/
「大郎」, xxx,…!/ 怪!怪!怪,…/ 硬是打不到!/
-《「打棒球須知」:短打落空,長打不成!》-

法哲學筆記 -《「哲王」與「霸王」》

圖片
「哲人為王」,是古代的希臘哲人「柏拉圖」的理想。否則,君王應該去修習哲學,才有助於自己成為好的君王。

民主時代,選出有效的領導者,是人民的權利和責任。放眼望去,世界各個民主國家的民選領袖,普遍地淪落不堪,表現大多難以滿足大多數人民的期望。這種現象說明,好的領導人不是特意培養出來的;,也難以出自民主選舉。

於是,問題回到基本的疑問:‘’人群需要領導人嗎?‘’;一個諷刺的現象就是,在民主選舉制度下,人群以為選出了領導人,現實上,却難以預知領導人的好壞,只能期望,不要傲慢和墮落。

於是,又有第二個關鍵的疑問:‘’人群,像羊群?或是,像狼群?";再來分辨好的領導人,究竟是羊?或是狼?

羊群,當然不可能由狼來領導,結果「羊群效應」是被「領頭羊」盲目地帶向"失望"。可是,「領頭羊」仍不自知,如何是好?羊群,也只能茫然地"被動"。

這種危機現象(at Risk)提醒人群,不可相信自己從民主選舉出來的領導人,更侈言對領導人有信心;而是,個人超越人群中的温馴奴性和茫然;以個人的自信,作為自我滿足的生存基礎。

美國總統「川普」的強勢"行政權"效應,激起世界上的政治,經濟和戰略秩序的變動。對於習慣既有價值和秩序的人群,「川普」以狼的姿態,出現在羊群面前,既不說:有意領導羊群找到肥美的水草,却強調:要讓狼群再強大。

可是,狼群之中也頗有反對的怨言;‘’成為羊群,有何不好?‘’;我也注意到,「川普總統」也不確定自己是「領頭狼」。

尤其,「川普總統」在巡視美國的國內武裝鎮壓建制力量,對美國警察勢力代表的演講中,提到"法律,秩序和安全"(Law, Order and Security)是他當選總統,所取得人民授權的一部份。於是,作為總統,他將完全支持警察,來幫他完成人民的付託。

「川普總統」的上述行政權力意圖,是相對於先前,對七個外國的入民,予以暫停入境的禁制令;却有可能是另一項威脅美國國內民權自由的意圖。

美國「川普總統」的權力性格,在總統的位置上,展現行政權的意志,使自己失去展現「領導力」的機會;反而成為美國的"行政總管",也像是一位面對羊群和狼群的「牧羊人」。矢志建牆以保持安全,都是“牧羊人心態”。

若要說,「川普總統」有‘’讓美國再偉大‘’的雄心壯志,却反而使自己先失去偉大的可能。關鍵正在於,「川普…

詩人之國筆記 -《請「黑」,幫忙》

圖片
黑,不夠黑!白,不夠白!/ 顏色,再調整一下/ 黑白就好,就是要黑白分明/
「白」,還好處理,「不抹黑」,即可/ 「黑」,嘿!嘿!嘿!沒救了/ 只能「尚黑」/
黑,不夠黑,請黑幫忙/ 「黑幫」,來了/ 兄弟,謝了/
道上有事,見義勇為!/ 應該的!/

「革命民主」,兄弟,見識了/ 原來,就這「鳥事」!/ 「入黨」喔?/
彼此!彼此!/ 周邊有事,撂人來!/
- 《吾黨「尚黑」,歡迎「入黨」》-
相關文章: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