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不打不相識!」》

圖片
「打」,一個哲學語境的動詞單字;近兩年來,這個詞所衍生的語境頻繁出現。再幾天就是「立春」節氣,現在日漸有陽春氣息又草木芳華;歷經寒冬後,陽光下到花園裡和櫻花樹「打」個招呼去唄! 手機裡的即時新聞傳來新任的行政院陳建仁院長,其引述所宗的聖經教義:"「…做眾人的僕人」,行政院要為人民服務,…要"「打」造溫暖堅韌台灣,…"。「行」!「行」政院「打」起來了! 漢字的「打」,就是「行動」;農曆新年的九天長假中,都「打」那兒去了?其實,已不堪回首矣!長假的時間多到可以浪費「打」發掉,奢侈矣!從今以後,復原到正常生活秩序,「打」工去唄! 外電,也不甘寂寞;迎春的禮炮傳來米國的將軍預感即將和中國「打一打」,單打、雙打、拉幫混著打,就在兩年後發生戰爭;原因之一可能是為台灣而「打」。 感動矣!不打不相識!養兵千日,軍人久練而不來打真的,畢竟只算是「少林武僧」,練好看的!諸法皆空才是真的,阿彌陀佛! 小時候,看米國「西部牛仔」電影,俺就很欣賞「老米」的牛仔作風;在酒吧裡情敵雙方互看不順眼,為爭奪美女「打」起大拳頭來還不過癮,就到外面單挑,拔快槍互射解決。帥矣!好強矣!說「打」就來唄!不拖泥帶水;難怪,米國稱霸世道! 有意思地,數十年來,與朝鮮國同一款,只派戰狼「打」口炮口誅筆伐,表演不放棄武「打」說唱戲的中國,聽到米國的將軍下戰帖來矣,說來打真的唄!時間、地點都指定好了;中國反而龜縮起來,竟說自己的準備不夠充分,應該「以和為貴」! 罷矣!早就知道,牆國的國粹語境是假、大、空、虛,雞賊說鳥話唄!世道上的觀衆,勿當真!中國式的武「打」,啥麼「鳥武統」,都是說、唱一起,僅供表演用的! 米國的前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 ),在其回憶錄「為米國而戰」一書中,引述其面見朝鮮國領導金正恩的故事:其中,金正恩面告:"中國人都是騙子!";還歡迎米軍繼續駐在韓國,有助於朝鮮國防著中國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擴張。 「打」,一個既「立志」又可以「打折」的概念。要打嗎?再說唄!

人生故事筆記 -《冷熱世道》

 
 
感覺上,「春節」和「立春」節氣都在生活中過了;年紀愈大,對於過年應景,總覺得很像「老狗啃老骨頭」,莫可奈何。

終於過完新年了,「一年之計在於春」,行程上,有好多事待辦;正是「人生無奈又逢春」。此句,出自我,"初老"的兩種心境感言:

前一種心境,就是在過年前,總會雜事纏身,有志難伸,正感覺無奈之際,春天來了;一切好辦,諸事有重新開始的機會。

另一種心境,就是過年前的老問題積存下來,已苦惱不已,無奈春天又來了,新年度的新問題又來報到了,真是無奈又無奈,一年四季伴無奈。

兩種心境,就看自己如何抉擇。人生的態度可以積極不懈,也可以在無奈中打混,一年過一年。日前,遇到一位多年不見的小學同學,往事浮現,世道多捉弄人:

記得小學的時代,有一位老師鼓勵學生,養成「寫日記」的習慣;我養成日後寫思想和故事筆記的能力。

大多數的同學,升到了「高年級」,為了準備升學考試,許多同學的生活作息都「被整理」,以應付考試。日常的學校生活,陷入「白色恐怖」,留下的,是身心的「傷痕印記」。

「高年級」的「班導師」,早上總握著"大姆指粗"的「藤條」,正色警告同學:他的"自我要求",是每天要"打一半"的同學,不達目的,「不放學」。

當時,同學已能體會,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痛苦。有幾位同學,簡直是「班導師」的「出氣筒」,總是被如雨下的「藤條」,打到像小狗一樣,躲入課桌下。停不下來的「藤條」已失控,打壞桌腿或留下桌緣的損害烙印。

記得有一次,我自己挨打,放學後,還得"濟弱扶傾",撐著另一位,與我順道的「傷重」同學回家。道上兩人,互相鼓勵,要撐過黑暗,以後「推翻暴政」。那時候,道上同病相憐,也沒有"隔牆有耳"的顧忌。

「重傷的」同學,傷在臀部和腿背,我傷在手掌和手臂。原來,「班導師」課後在自家開設「惡補班」賺外食;每天的大小考試,前一天都先讓「惡補班」的同學預習。另類的「內線交易」。

家境窮困,無力支付「惡補班」費用的同學,考試的成績,必然名列「黑名單」上,自討「藤條」,打到同學「上道」。"師者,「傳道」,亦如「黑道」也!"。

那時候,同是男生,我們互相比賽,要撐下去,男兒不可掉淚。同學,突然說,以後我們要「報仇」;可見變態的升學考試走火入魔。在那段歲月的經歷,世道的不公不義,已在我們的心中,形成反抗威權的人生意志。

這位小學同學與我,一路扶持,懷恨暴政老師到畢業,後來我在天主教教友的大哥建議下,選擇去讀教會新辦的中學。

學期間,在「宗教課」的宣導上常提出質疑,教導的「洋人神父」視我為「異端」,放棄誘我皈依;還傳話給我大哥:"你的弟弟,言行怪異,不適合宗教生活"。其實,我只是對「說教」反感,言行比神父正常。

至於,我的那位患難與共的小學同學,混畢業後,家境困苦,去學修車,當「黑手徒弟」。在大學時代,我騎「偉士牌」的「速克達機車」,很拉風地上下課;有故障,就找老同學「師傅」修理。

「速克達機車」,供上課交通外,我還兼作「馬伕」;送同學趕時間,去會他們的「馬子」。有幾次違規,我還吃了「條子」的「罰單」。

人生無奈,那些大學同學的「馬子」,後來多半還是跟「有四輪」的「胖子」跑了。不勝唏噓,自作多情一場空,我白吃「條子」的罰單了;竟然好到那些「胖子」。世道多情亦現實,女人多無情;男人沒有「馬子」,也要有「風火輪」。

在與小學的「苦難同學」敘舊時,他已是三家貨運和運輸公司的「老大」。談到「家後」;他頗有「悔意」。目前是「後愛小蜜」在持家;至於「前愛牽手」;不好意思,太愛「吃醋」,被他「打跑」了。

我安慰老友:"早知你也愛「打人」,你應該去「當老師」,或者去「打棒球」"。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為什麼?」與「不為什麼!」》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哲學人生筆記 -《「心情的哲學」》

園藝生活筆記 -《梅李爭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