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9日 星期六

園藝生活筆記 -《「詐蛋」與「土蛋」》

 
 
以前,家裡有「養雞」,也有「養鴿」;樂趣在於「拾蛋」。「鴿子」奉行堅貞的「一夫一妻制」,會抗拒「外遇」的引誘;又被餵養在「鴿舍」裡,每對「夫妻」有專屬的「鴿巢」;現在回想起來,就是被安置在「鴿子國宅」,有共用的公共空間和共同的飲食器皿。

「鴿子」,在產卵期間,會先後生下兩粒「鴿蛋」。為了避免「孵蛋」的時間有落差,導致發育的起點不公平;我都會「卵巢」中放入一粒以假亂真的「詐蛋」取代第一粒「真蛋」,以安撫鴿子,讓鴿子不察而依然認真地「孵蛋」。

等到第第二粒「真蛋」被生下來,我再歸建第一粒「真蛋」;然後撫摸「鴿子」,鼓勵夫妻,「孵蛋」是來真的「兩粒」。至於家中放養的「土雞」,各有「下蛋」的不同的「私房產地」;清晨,尋覓之後,總能找到幾粒。拾起溫熱有餘的「土雞蛋」,交給母親煎「荷包蛋」作「便當料理」。

自家生產食材,是能自得其樂的「農趣」;「養雞」和「養鴿」,都是與動物互動;為了有效管理,難免「用計」去「詐蛋」。現在回想起來,爾詐我虞,童年的「躲貓咪」和「捉迷藏」,都是相似的童心童趣。

以前,養家禽的農業生產活動,現在,被家庭園藝取代了;自家食用的蔬果,可以依照自己的興趣,選擇植栽作物。然而,照顧起來不輕鬆,天災、蟲害和病理的問題,經常出現;若非堅持有機栽培和自得其樂;半途而廢也不意外。

一百天之前,我將發芽的「馬鈴薯」覆土,等待本日,正好滿一百天,正式挖土找「土蛋」;猶如「尋寶」。上天不負苦心人;這段期間,我也認真照顧「馬鈴薯」;一切有機施作。翻動營養的土壤,像雞蛋大小,甚至比擬半顆拳頭大的「土蛋」,紛紛出土。長在附近的「九層塔」也被招來作搭配的食材。

拍照烙印後,食材被送進廚房;在期待中,被做成「土蛋雞肉咖哩蓋飯」;「土蛋」酥鬆的口感和被「九層塔」提味出來的「咖哩香味」含在一起,吃了真是心滿意足。

哲學人生筆記 -《「道上」的「朋友」》

 
 
 
聽說被「人」視為「朋友」,應該感到欣慰和安全嗎?“He is a friend of mine”;就好像有‘’狼‘’說:“羊是我的朋友”一樣,不可靠;通常,“敵人”的“前身”是“朋友”;「反目成仇」,大概就是此意!所以,「存疑」和「警戒」是必要的自衛態度。

世道多風險,尤其商場、情場和戰場,如膠似漆、肝膽相照,背後下刀,酒裹加料,不足稀奇;核心在於「目的」和「工具」的差別。被人視作「朋友」,有註明是「目的」嗎?就算被加註“僅作「目的」使用”;不言自明,還是作為“使用的工具"而已。

關鍵,不在於別人的表述,而在於自己的“主體自覺”;慎選交往的“對象”,可在學問和義理的知性上和感性上,互相欣賞與共享;即使言不及義,但至少不言利害,就像醇酒靜美,可堪回味;不至淪為「哥們」或「閏蜜」這兩類看似「麻吉」,其實深藏「禍端」的既非「朋友」,亦非「親人」的「第三類」。

「朋友」的傳統標準,是「友直」、「友諒」和「友多聞」;其實,以我的閱歷,很難,而是多淪為「酒肉之交」和「狐群狗黨」;“非藍即綠”和“黨同伐異”。原來如此!在「同温層」的「觸覺堡壘」裡才有「安全感」;否則,“老死不相往來”。這是世道的普遍現象。

也許,我自己比較嚮往古典情懷,以哲學的理解:“朋友”,應該是“道上的”,最感溫馨;當然,不是各黨各派的「黑道」,而是「愛智者」;那正是哲學的定義。不過,哲學是在思想的荒野開拓和領航的「孤獨事業」,不知天高地厚,以「先知」自許。然而,自古,「先知」不是寂寞,就是被視同「瘋子」或「腦袋時鐘」欠校準的“怪人”。在「道上」,「愛智者」,恐怕只能孤獨向晚。

以上的筆記,是二十五年前,我曾經走訪德國中世紀建校的「大學域」,「海德堡」,那年,走在「哲學之道」上,遥想歷史上的偉大哲人,任教於大學,平常沉思遊走於此道上;樹上的松鼠和鳥兒,也為平日常遇到的「哲人老友」正在漫步中沉思而自肅噤聲。

當年,我有此體驗而坐在「道上」的栗子樹下隨手摘記。本日回憶,翻閱「個人歷史上的今天」;幸有筆記保存在案;於是想到“人何以孤獨?不好嗎?”;此一每個人的命運,所必須面對的問題;深感人的主體意義,在於「獨立思想,自由精神」;是以補註。

2017年4月27日 星期四

園藝生活筆記 -《「雨中採果」》

 
 
 
「雨中撈魚」,那是小時候的樂趣,也是在暮春四月底,「穀雨」到「立夏」的這段時光,雨下了又下;但是,大地滋補,草木萌生,綠色的視野,田邊的水渠滿溢出來到草地;小魚越界而不察。

記得那時候,打赤腳冒著密雨,雙手掌合拱,在青綠的水草淺漥裡撈魚到木盆裡。這樣的場景和在夏夜裡,找林中的「火金姑」,都是此生難忘的記憶。

生態的復育,依賴覺醒,也是漫漫長路;自然而可接近的生態,早已遠離,代以開發後的人工造景;記憶就成故事了;往日情景,只能回味。

現在,我自己比較能"釋懷";就是自己能繁殖和栽種「多年生」的「黑莓」、「桑果」、「覆盆子」,這類可以每年採收果實的「漿果植物」。

正逢下雨密集的暮春四月底;大清早,在植栽的密林中,尋尋覓覓,尤其那些由紅轉黑的成熟漿果,目標明顯,就伸手採入竹籃,數量若已足夠當日早餐食用就停工,留待次日再來。一對「鳶尾花」探頭出草叢,像一對好奇的「小精靈」;看似一臉狐疑。

同樣地,雨水,落在斗笠上;雨水,也滴在樹叢裡和果實上;心情仍如童年有童趣,卻多了些"可惜";「雨中撈魚」竟然變成「雨中採果」。

相關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穀雨」與「時雨」》

園藝生活筆記 -《「世代發癢症」》

 
 
 
 
 
 
「年金」的改革問題,引來國家和社會有關世代的「分配正義」的分歧和爭議。一時之間,與「年金」無涉的人,似乎不存在。

記得,以前閱讀德國歷史,「普魯士帝國」的偉大宰相「卑斯麥」襄助皇帝締造的「普魯士」國家,概括而言,有兩項特色:「公務員國家」和「軍國國家」。也就是,以「軍公為先」的國家。

近代,世界上仍有典範的國家,大概就是「北韓」(DPRK)和「戒嚴時期」的「台灣」,奉行「先軍政策」。更早的歷史典範,在西方有「斯巴達」,在東方有以前的「秦國」;都是將國家的集體意志灌輸在全部人民的思想和生活裡;其理論基礎是,「寓生活於戰鬥條件者強」。國家的絕大部份資源投入於「軍公」,養成國家社會的「主流階級」。

在短期的和特殊的情况下,或許可以得到特定的效果。長期而言,必然使國家陷入窮困短絀的困境。以經濟學的理解,就是「總體部門失衡」。

即使,曾經見證「東德」(「德意志民主共和國」,Deutsche Demokratische Republik - DDR)的崩潰,我是如此地理解和有過遠憂;但是,「年金爭議」,與我無涉,只是「局外人」和「納税人」而已。早就理解,「福利國家」和“食之者眾”的結果,必然是會走不下去的,自陷困境。

關键的問題,就在於「世代」和「分配」。人口結構的老化和經濟發展的趨緩,只會使該來的問題,不知不覺地,提早浮現。無獨有偶,相似的問題,我在園藝生活的實踐中,必須經常地被迫去面對。

早期定植的植物,佔據有利的位置,包括土質和陽光,於是愜意地成長,進而遮蔭,影響所及的附近區位,使得其他後進的植物被遮光,或成長趨緩;開花和結果都不如預期;甚至夭折枯萎。

作為園丁,我也有「選擇」的困境。雖然「選擇」的基礎來自於「自由」;但是,愈是如此,我也經常自陷困境和猶豫;要如何對待不同世代的植裁?修剪老樹和大樹?或乾脆鏟除後進世代的植裁?空間和陽光是定量的資源,如何分配?增加肥料的投入,必然受制於「邊際效用遞減」的法則。

園丁有權力,就有責任;所求為何?‘’自得其樂‘’?或“自然和諧”?或“幸福滿意”?每一項價值的追求,都是哲學的思考。浮世多分歧,裏表不一;老世代鼓勵「生產報國」;年輕世代擔心「貧無立錐」而「不敢生育」。這種「生下去」和「活下去」的傍徨,是經濟理性必然面對的‘’Paradox‘’。

德國哲人,“怪老子哲學家”「叔本華」認為:“ 生命的目地在完成生殖”;然後就可以說“再見”;法國哲人「伏爾泰」認為:“最好的生命是不曾出生”;二者的高見,也是“Paradox”。總之,意思就是:“吃啥都癢!”,很奇怪就是了。

「世代發癢症」是無解的;“打死不退”,也就是必然的抗拒。

附記:

哲學人生筆記 -《誰不想要“最佳”?》

"Paradox",就是個別的‘’說法‘’,似乎‘’言之成理‘’;但是,再多說“其他”下去,就“自相矛盾”‘,或’互相矛盾‘’,出現‘’似是而非‘’,必須面對選擇的困境。

這時候,脱困的最佳‘’出口‘’,在於回歸“價值”;列出“最佳”和“次佳”的“解決方案”(Solutions)。

主觀上,不同立場的人,都期待自己能夠,也必須得到“最佳”;但是,客觀形勢的實綫上,會接受“次佳”。

這也就是,“雖然不滿意,也可以接受‘’;或“無魚,蝦也好”。哲學上的理解,是“客觀形勢的發展,不隨主觀意志而轉移”。

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

園藝生活筆記 -《「あにき」,呷「旺來」啦!》

 
 
 
鳳梨,一般人耳熟的稱呼是「旺來」;原產地在中南美洲,在台灣被發揚光大。鳳梨,僅作為水果吃,台灣改良出來的新品種,我的口感是讚賞不已;愈來愈順口好吃;與過去的「土鳳梨」的口感相比,已經別有風味。

每天的蔬果早餐,只要是在鳳梨的出產期,必然少不了這款水果;金黃色澤,又被稱作「旺來」,實在色香味俱全,又討人喜愛。鳳梨的營養價值很高,尤其「鳳梨酵素」有助消化,也是我愛吃的主要原因。

在街頭路旁,常見有小貨車滿載鳳梨,為買家現場削皮;這也是吃鳳梨前較費工的麻煩事;不過,買現場削的鳳梨,返家後存入冰箱。次日早上,享用包括鳳梨在內的多款水果;實在好吃,盛讚生活在台灣真好。

德國友人,有時在敘家常時,都很懷念我曾經招待和贈送的「冰鳳梨」「鳳梨酥」。我都笑「老德」友人:"德國人自認重思考,所以自找煩惱;台灣人重口感,所以好吃的東西讓人回味"。當然,對吃不到鳳梨的遠方友人,這種"吊胃口",是有些「白目」。

自己來種鳳梨?以前想過;但是,總覺得鳳梨的外型像「仙人掌」,不能平易近人而作罷。能付諸行動,也是偶然!三月底,遇見道旁有「小貨車」,停在市場入口的附近,正在叫賣「現削的鳳梨」。看著賣方身上佈滿刺青,似乎有些道上兄弟的身影;正以手上的削刀,俐落地切去鳳梨的頭尾;再快速削去鳳梨的外皮。

當時,我想看果肉的顏色,來判別鳳梨的品種;只見攤商不察,不遠處可能已經有「條子」出現,引起雞飛狗跳。他,大概知道我正在欣賞他的刀法表演,愈削愈自豪,大約在三分鐘之內,完成四顆作品。「條子」可能已另有獵物了。

孰知,另一名「條子」,從側面的人群中突然出現;跑不掉了,被開了罰單;我有些錯愕和同情。生意本來就冷清;路人見到「條子」在執法,也不知該不該進場交易?

站著看完「浮世鳳梨緣」;我想到,「官府打劫」,大概相去不遠;捉小民放大商,世道難靖。草民生活不易,「條子」難為,各有「唱本」;我算老幾?現場觀眾吧?路人草民五四三?愛看「鳥事」的「閒雜人」?也許都是,都不是!

就當個出手的買家吧!那位「鳳梨兄弟」收下罰單,轉身交給一位看似苦命的女人,還唸了幾句,不是「六字經」,而是「三字經」;大意是,他的那位女人"守土失責,把風不力",讓「條子」得逞;回去後要"算這一條帳"。真是苦命的女人!一張罰單,也可能跟進一家失和,甚至一條苦命;女人遇人不淑,下場堪憂。

也許,我是"路人之仁",想太多了!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果真?「鳳梨兄弟」回過身,看見我還在場,手上那把半尺長的削刀,指向我:"「あにき」,呷「旺來」啦!";這下子,看來面惡心善;浮世裹表,都是「緣」

在呼喚我嗎?「あにき」?一介書生,是嗎?也許,「鳳梨兄弟」想招呼客人,稱兄道弟,本意是"お兄さん(おにいさん)"。好吧!世道行,被人稱呼「あにき」,也行;「兄貴」(アニキ) ,就進場出手捧場吧!

"兄弟へ,四支「旺來」;另外送哇十支「旺來尾」,有否?"。「鳳梨兄弟」,喚著他的女人:"へ,找十支「旺來尾」,送這位「あにき」"。

就如此這般地,我先用水培「旺來尾」,十五天後發根;趁著「穀雨」前,「定植」到土裡。如果風調雨順,預計一年半後有希望呷「旺來」;是自己種的「台農十七號金鑽鳳梨」!

相關日本演歌:

【縁(えにし)】 島津亜矢

相關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穀雨」與「時雨」》

導遊故事筆記 -《德國客人愛吃台灣鳳梨》

導遊故事筆記 -《茶飲配鳳梨酥的愉悅滋味!》

2017年4月22日 星期六

人生故事筆記 -《愈「讀」愈「笨」》

 
 
 
「胡適之」先生,寫信鼓勵晚輩:"不可太用功,要多玩玩!",是智慧之言。平常,長輩訓勉晚輩,大多是「制式銘言」:"用功讀書!";其實是,長輩自己"不曾太用功";於是以為,"用功讀書",就是幸福和成功的「聖經」;大多是「誤人晚輩」而自以為善意!

曾經,我修過一門哲學專題的「討論課」(Seminar),題目是《愈「讀」愈「笨」》;有趣而獲益良多。

此後,我對後輩的鼓勵,都避開中、小學時代那些「蛋頭老師」的任何有關"用功讀書"的「鸚鵡話」;而是:"自由精神和獨立思想;人生就是要自由而豐富"。這也是業師對我的鼓勵。不僅讀書,更要在自己的人生專業領域,也是如此自勉!

歐洲的民族,複雜多元;以前,除了博學的「知識人」,或自來各地的商人,可通曉相關的、不同民族的語文之外;「基督教」和「拉丁文」,曾經是承載歐洲的文化和知識的共同平台。

「知識」的英文字"knowledge",是指"將所知道的,予以留傳"。歐洲在「啟蒙時代」以前,「知識」被壟斷於王國的貴族和教會的神職;「知識」被承載於以「拉丁文」撰寫的文書。

一般的庶民,多屬文盲,大多只會說自己民族的口語,也就是「白話」。「知識」,僅依靠口語的傳說是不足的,也是不準確的。這種現象,鞏固了教會和神職的統治基礎和特權,造就腐敗的必然。「君權神授」和「贖罪券」都是出自教會和神職的「神學造論」。

「愚民」而傲慢,使無知的草民,易於被統治,被嚇唬和被欺騙,害怕死後不能進天堂,於是只能破財又失身給不肖的神職。直到十六世紀,「馬丁.路德」(Dr. Martin Luther) ,對於教會和神職的腐敗,自懺也有罪,發動「宗教改革」。自此,「馬丁.路德」的教會與「羅馬教廷」決裂,自成「教派」。「馬丁.路德」的教會、神職、信徒,被稱為「新教」(Protestant) 。

“Protestant”,此一名稱,是指「路德改革派教會的信徒」,源自「拉丁文」的"protestants";在德文的動詞表述,是"protestieren"; 字源轉借自十五世紀出現在「法文」的動詞"protester"。原意,是"不願遵從而抗爭"。

「馬丁.路德」,還有一項偉大的事業,就是將「拉丁文」版本的「聖經」譯成「德文」版本,有利於讓「說德語」的信徒,聽懂德語的傳道和講經,不必再經過神職,將「拉丁文」口譯成德語來傳道和講經。信徒,自此不再需要透過神職擔任和「上帝」打交道的「仲介」或「買辦」;任何人都可以「因信稱義」。「馬丁.路德」也被譽為「基督教的指路者」(Christlicher Wegweiser) 。

客居德國的天主教修道院的多年歲月,多位神父,經常與我這位東方來的「無神論者」對話。有意思的哲學與神學的思想論辯,幾位神父,都分別送我,「馬丁.路德」翻譯成德文版的「舊約聖經」和「馬丁.路德」的語錄。有的神父既是自嘲,也是提醒我,有可能「愈讀愈笨」。無論是否可能?受贈的書,都被我視為可貴的智慧與友情的象徵,珍藏在書房。

另一方面,隨著「啟蒙時代」來到,對民族語文的閱讀和書寫能力的推廣,愈來愈多的人,可以自己閱讀「本民族」語文版的「聖經」。「宗教改革」,間接地推廣民族語文,促成「民族意識」的覺醒;也宣告「拉丁文」的沉寂;將只留在歷史的文獻上和特定的儀式場域。

在十九世紀,歐洲古老大學的「講座教授」就任,儀式上必須以「拉丁文」的口語發表就任演講。據說,台下聽眾、知識界的名流、同行的學者大師,有聽沒有懂的,都會在最後起立致敬;既「虛心」也「心虛」。

時至當代,隨著教育普及化,政治的自由化和民主化;人的權利意識高漲;人民對於權益受損,愈來愈勇於出來「抗爭」。街頭廣場上,經常有各路立場的人馬在"protestieren";也有不少人,"初體驗"當起"protestants"。當然,不免也有人太興奮、氣到爆而想要"粗體驗"。

真是有意思!自由和民主,真好!階級顛倒過來玩,有助於彼此,能以「同理心」相待,相互理解。原來,大家先後都是「新教徒」(Protestanten) ;不打不相識,原來都是「新教」(Protestant)的「教友」,有話好說!

相關文章:

詩人之國筆記 -《「信仰自由」》

人生故事筆記 -《在歐陸聽到大地的鐘聲!》

哲學人生筆記 -《流浪的羔羊》

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

法哲學筆記 -《「屬國」與「上國」》

 
 
 
 
"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以上的「定式造句」常出現在中國的官方用語,很像「失戀者」,自卑地,提醒聽者,中國對特定的土地或對象,仍有支配的意圖。

「思想是語言的囚徒」,從中國的官方「定式造句」,以「法哲學」的理解:中國實在不知道,自己還能有些什麼「作為」?常聽說:"氣到不行,不放棄武力";有意思地,遂行武力侵略,是野蠻本性的流露,更是理性的侏儒。

也可以說,中國是「不得不說」這些「定式造句」,包括"據說"的"韓國曾經是中國的「屬國」";隱喻中國曾經「有過去」,和「在未來」的支配力。這是典型的「帝國主義」的殖民心態;也是世俗的「意淫」。

「過去」,已不可逆回!時間的本質,在人的主觀理解中,就是「過去」、「現在」和「未來」。觀察「中國」的「領土野心」;「精神病理」是難忘「過去」;只要能彰顯現在,乃至未來的幻想;實則,對不屬於自己的客體對象的土地,充滿「無能為力」,卻是「意難忘」。「中國」,總是從「過去」,據稱有五千年的歷史,找尋可堪再利用的"廢物"。

「國家」和「主權」的實際存在的條件,沒有「屬人」和「屬史」的論述空間;基本上,只有「屬地」可論述。「土地」上的「住民」有建立國家的意志,管理眾人之事,而成立「政府」,代行「住民」的委託權力,國家建立之日,而有「人民」之稱;彼此相互確認國家的「主權在民」,可以「共和」的,約法於「立憲」。

「國家哲學」和「國家法權」,就以上的事實成就條件,無涉歷史;尤其特定的權力意志和史觀;實際上,缺乏「歷史科學」和「歷史哲學」的價值論述,中國的歷史,有諸多的傳說和穿鑿附會;尤其,中國僅有「成王敗寇」所形成的「偽史觀」,以服務「皇權專制」的權力意志,豈有歷史的客觀理性?

出自「美國總統川普」轉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歷史見識":"韓國曾經是中國的「屬國」",引來韓國的不滿,要求中國澄清。正如上述:"中國是「不得不說」",以彰顯「上國」對「藩屬」的「優越感」。重要的是,若「習近平」真有此項"歷史見識",則是「毫無意義」的「妄言」。

如同中國對毫無「法權聲索」(Rechtsansprüche)基礎的台灣,只能「不得不說」:"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實則,中國提不出「國際法」上的「法權依據」,只能找尋歷史中無用於「現在」和「未來」的"蛛絲馬跡"。中國,至少應該仔細閱讀「對日本的舊金山和約」(1952)的規定,回歸「國際法」的「秩序觀」,才差可堪稱「大國崛起」。

人類與土地的歷史關係,是「遷徙」、「移民」和「定居」;偉大的價值,在於對「定居」的土地,形成「認同」而有治理眾人之事的需求;於是,國家和政府,對「自由人」而言,成了「必要之惡」。

中國,對不屬於自己的土地,付諸封建的「皇權史觀」;其中隱藏強大的「父權意志」;以世俗的表述,就是"老子要定了!";既不尊重「母權」和「子權」;又欠缺進步理性的強權意志的「強盜邏輯」,有其不可理喻的野蠻。

在此,我引述「古羅馬」的「拉丁文」法律諺語:"Pater simper incertus est";「漢文」的表述,就是「父不詳」或「不確定父親是誰?」。「羅馬法」文明的偉大價值,在於:「母親」必然是確定的;因此,「親子權」自然被有效地確認歸屬於「母子關係」。

這也是如同,人民的認同對像是「土地」,視同「母親」一樣;學自「母親」所教的語言是「母語」。認同「台灣」的土地是母親,自然是「台灣之子」和「台灣之女」;生於此,長於此,認同就在此,也讓我們有偉大的可能,彼此都是「一家人」;對台灣的偉大,都將與有榮焉。

2017年4月20日 星期四

詩人之國筆記 -《「信仰自由」》

 
 
 
「憲法」,還在嗎?/
「那一條保障」,還有嗎?/

遙想,「羅馬帝國」/
何時,偉大的?/
之前,釘「十字架」/
就是不許「宗教自由」/

「基督教」,門都沒有/
多少信徒,殉教/
就是為「宗教自由」/

變成「國教」;「羅馬帝國」,不一樣/
誓死捍衛,「國教」/

「穆斯林」,在「呼拜樓」上,呼喚「祈禱」/
快來啊!大家快來啊!「保護伊斯蘭」/
「聖戰」,抵抗那些入侵的「異教徒」/

「十字軍」,為何「東征」?/
一次、 兩次,還不夠?來了至少有三次!/
忘記自己「創教」的痛苦過去/
放不下的,「聖戰」進行中!/

「信仰自由」,因信稱義/
抗爭吧!起義吧!/
「信仰自由」,爭來的!/
就是要信「新教」,「舊教」讓路!/

拜託,放人「過關」吧!/
以後,「新教」壯大成為「國教」/
也說不定耶!?/
「新教」保障「信仰自由」嗎?/

自由,就是選擇!/
歡迎「加入」/
「俺」,只愛自由,到處飛翔/
像「老鷹」一樣/

-《九十九歲,「退休」後,「無神論」的「俺」,也許去信奉熱門的「新教」!?》

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園藝生活筆記 -《「穀雨」與「時雨」》

 
 
 
本日午後,隱約聽到雷聲;舉頭看天色,「穀雨」的預告來了。幸好,上午已將農友寄達多日的「金手指」和「獨角獸」品種的兩株葡萄苗栽,和一株別名「美人尖」的芒果幼苗完成定植。

更可以期待的願景,是翻土後,我隨意地撒下許多不同品種的「波斯菊」(Cosmos sulphureus Cav.) 和「大理花」(Dahlia pinnata Cav.)的種籽;藍天陽光下,多彩的花景,應該不是夢。有志竟成,順應節氣,是園藝生活實踐的哲學。

「及時雨」,對園丁而言,正是「暮春」的節氣「穀雨」,本年在明日,四月二十日;指的是,"「時雨」必降,「百穀」滋長"。再過半個月,五月五日,是節氣「立夏」,再來種植已遲。依照我的園藝管理行事曆:翻土、播種、定植、修剪、整枝、嫁接和施肥的各項農事,都應該在「穀雨」來到前大功告成。

「穀雨」,既然是二十四節氣之一,「時到必降」。在同屬海島的日本,日文的語境中,被描述為「時雨」的一項;也就是,不限於「穀雨」;還有春雨、梅雨、秋雨、冬雨,都是特定時候,可以被預期的「及時雨」。

對土地和植物而言,「及時雨」是上天的澤被;對於草民的男歡女愛而言,多了苦惱和感傷;或者,就是世俗作息的「唉聲嘆氣」:"唉!…唉!又下雨了,出門帶傘,衣物潮濕,道上塞車;天雨路滑,四腳朝天"。總而言之,有喜有怨!

窗外,「穀雨」下著;我在農事日記上,寫下自己的園藝生活筆記;內心浮現喜悅,自己的園藝知識和經驗,近年來都有明顯的進步。雖然手上留下多處嫁接失手的刀痕。不過,正如同,將軍身上沒有傷痕,就不能被稱讚「勇將」。

聽著窗外的落雨聲,說是「時雨」,似乎較有詩歌的情調和意境;就我自己學唱日語演歌多年的記憶:「浪花恋しぐれ 」和「みちのくしぐれ(陸奧時雨)」兩首歌的歌詞詩意很「寫真」;夫妻或不倫的戀人,在時雨的氣氛中,對感情的得失有期望,也有自責。正如我對自己手作的植栽的存活,有期望,也有自責,也是情感的寄託。

相關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大地的「波斯菊」》

相關演歌:

都はるみ vs 岡千秋~浪花恋しぐれ

みちのくしぐれ 鳥羽一郎・村上幸子

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銅像」與「鐵窗」》

 
 
 
「大乘佛學」的「金剛經」如此提示:"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又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時間,有淡化和遺忘的療效;一世紀前的人,大概已不常在現代人的現實的語境中;但是,人要記取的是,歷史的教訓和價值的善與惡。

人,只要雙眼所及,慾望生於心裡;只要未得滿足,必流出口,而成為慾望的表述,若「自制」或「他制」而不能言,必然經過手與腳的行動表現出來。也就是,人的雙眼認知,生出慾望,到付諸行動,不外乎「愛恨交織」;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

然而,生命有自然的限制;凡人、偉人或惡人,終歸走向「大限」而消失。然而,活在世上的人,「愛恨交織」已化作心裡的信仰;這是對於"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逆反。「自求」或「被他求」,而不在心裡烙印,是不容易的「淨化」;這是因為,人有記憶而思念;不論「那個人」是誰?或是好是壞;記憶和傳說,就是歷史;凡走過的,必留下足跡。

人有追思和祭祀的活動,是出於對歷史經驗的記憶。就以此為出發點,「銅像」立於公共空間,是一種集體強制的「反遺忘」;對於人群是提醒、鼓勵或刺激。「愛恨交織」的人,手與腳的行動油然而生,正如「狂牛」衝向被揮舞的「紅布」;有人想去除,也有人想保護。

人群,因"有所住而生其心";「銅像」在「愛恨交織」的人群,心裡上是「鐵窗」的外在「具體化」,限制人的自由精神和獨立思想。在哲學的理解上,「死亡」似乎總是「他人的事」;人卻又沉溺於「偶像崇拜」,以「銅像」、「石像」、「壁像」、「浮雕」、「木偶」、「人像」、「旗幟」的「圖騰」形式呈現。

「偶像崇拜」,也是人類精神上的蒙昧,不重視生而重視死;走不出「愛恨交織」的「鐵窗」。為了立於公共空間的「銅像」而「愛恨交織」,大動手腳,是欺侮「靜物」的「低級蒙昧」。

人有「自戀」,也有「自恨」;也有「戀他」,或「恨他」的精神上的「潛意識」;若無從化解「愛恨交織」的心理障礙,不妨在心裡自勉:超越自己對「銅像」等「圖騰」所代表的意義;讓內心有偉大或崇高的嚮往,成為自己的價值信仰。

惡的可能和爭議,德國哲學家「叔本華」提到,"惡有積極的意義";「惡」的存在,可以惕勵人群,劫難的可能性。重要的意義,在於走出心中的「鐵窗」。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詩人之國筆記 -《「做」一個「動作」》

 
奇怪的說法/
好奇怪的「動作」/
做「啥」?不就得了!/
「動作」,真多!/

是要「做」?還是「動作」?/
「做」了,不就是「動作」?/
難道白「做」了?/

既然有「動作」?/
為啥還要「做」?/
時間太多!只好…多「做」!/
「做」了,才有「動作」/

火車過山洞:車頭出洞,車尾入洞/
「做」了沒有?/
「動作」,留在山洞裡!/
「俺」,在火車上 !/

火車,正在「做」一個快跑的「動作」/
到了沒有?/
「俺」,能不能,「做」一個下車的「動作」?/

拜託!說「快要下車了」,就好!/
先出洞再說!/

-《「做」不完的「動作」;鳥早已飛走了!》-

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

世界小事筆記 -《儍蛋一對寶》

 
 
 
套利,是金融市場的操作術語,表述在市場價格的波動起伏之間,經由買賣鎖定「價差」;有可能是停利,也可能是停損。

套利仍需要操作的成本;若成本愈低,市場出現投機的動機愈強。若市場是自由的和公開的、競爭的情況,則市場的套利空間愈小,趨近於「零」。

因此,投機與套利的存在條件是先機;能判斷和得到先機者,才是真正的套利者,也就是市場的赢家;或者領先別人而停損,讓自己比別人少輸為赢,也是套利的嬴家。

朝鮮半島在近期,尤其在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意圖以北韓發展核武和導彈,已經違反聯合國決議的藉口,想對北韓動武,以解決長期隱憂的安全問題。

川普,應該是自以為仍在市場,而想到戰場上套利,為自己的總統職位再加上虛名的冠冕;而且,川普要求中國的習近平幫忙,一同進市場套利;目標是解決戰爭危機。從市場心理去觀察「本案」,川普自己套牢在自己的造市;習近平是一個對套利也動心的散户;但是,‘’儍蛋擡轎‘’,白費力氣而已。

在此之前,川普對敍利亞射「戰斧飛彈」,或在阿富汗投下「炸彈之母」,轟炸「ISIS」的威嚇行動,看似威猛,只是對付「散兵部落」而已;都不適用於北韓國家,而能有成功套利和順利出場的效果。相反地,美國和中國自己套牢自己,反而成為北韓,得到從天上掉下來的籌碼,提高自己的國際影響力和知名度。

歷史上,大國總自以為是價格的「制定者」,而小國是價格的「接受者」。但是,小國只要不被嚇到,或自己嚇自己;大國都是「儍蛋紙老虎」;大國常自討沒趣,灰頭土臉:美國輸在越戰、中國輸在台灣、俄羅斯輸在阿富汗;都是近代歷史上的「教案」。

德國狂人哲學家「尼采」的名言最真實了:“打不垮我者必使我更強大!”。世界上有狂人,不可怕!有自以為聰明的儍蛋扮狂人,才是笑話。

川普和習近平,自我感覺良好,也是互相稱心如意的「哥倆好」。從我的市場戰略去理解,金正恩實在有理由,嘲笑川普和習近平,是這個世界的「儍蛋一對寶」,庸人自擾;為虛名所惑,想要造市來"買空賣空",結果,仍是"空"。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