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詩人之國筆記 -《「做」一個「動作」》

 
奇怪的說法/
好奇怪的「動作」/
做「啥」?不就得了!/
「動作」,真多!/

是要「做」?還是「動作」?/
「做」了,不就是「動作」?/
難道白「做」了?/

既然有「動作」?/
為啥還要「做」?/
時間太多!只好…多「做」!/
「做」了,才有「動作」/

火車過山洞:車頭出洞,車尾入洞/
「做」了沒有?/
「動作」,留在山洞裡!/
「俺」,在火車上 !/

火車,正在「做」一個快跑的「動作」/
到了沒有?/
「俺」,能不能,「做」一個下車的「動作」?/

拜託!說「快要下車了」,就好!/
先出洞再說!/

-《「做」不完的「動作」;鳥早已飛走了!》-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