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藝生活筆記 -《「穀雨」與「時雨」》

 
 
 
本日午後,隱約聽到雷聲;舉頭看天色,「穀雨」的預告來了。幸好,上午已將農友寄達多日的「金手指」和「獨角獸」品種的兩株葡萄苗栽,和一株別名「美人尖」的芒果幼苗完成定植。

更可以期待的願景,是翻土後,我隨意地撒下許多不同品種的「波斯菊」(Cosmos sulphureus Cav.) 和「大理花」(Dahlia pinnata Cav.)的種籽;藍天陽光下,多彩的花景,應該不是夢。有志竟成,順應節氣,是園藝生活實踐的哲學。

「及時雨」,對園丁而言,正是「暮春」的節氣「穀雨」,本年在明日,四月二十日;指的是,"「時雨」必降,「百穀」滋長"。再過半個月,五月五日,是節氣「立夏」,再來種植已遲。依照我的園藝管理行事曆:翻土、播種、定植、修剪、整枝、嫁接和施肥的各項農事,都應該在「穀雨」來到前大功告成。

「穀雨」,既然是二十四節氣之一,「時到必降」。在同屬海島的日本,日文的語境中,被描述為「時雨」的一項;也就是,不限於「穀雨」;還有春雨、梅雨、秋雨、冬雨,都是特定時候,可以被預期的「及時雨」。

對土地和植物而言,「及時雨」是上天的澤被;對於草民的男歡女愛而言,多了苦惱和感傷;或者,就是世俗作息的「唉聲嘆氣」:"唉!…唉!又下雨了,出門帶傘,衣物潮濕,道上塞車;天雨路滑,四腳朝天"。總而言之,有喜有怨!

窗外,「穀雨」下著;我在農事日記上,寫下自己的園藝生活筆記;內心浮現喜悅,自己的園藝知識和經驗,近年來都有明顯的進步。雖然手上留下多處嫁接失手的刀痕。不過,正如同,將軍身上沒有傷痕,就不能被稱讚「勇將」。

聽著窗外的落雨聲,說是「時雨」,似乎較有詩歌的情調和意境;就我自己學唱日語演歌多年的記憶:「浪花恋しぐれ 」和「みちのくしぐれ(陸奧時雨)」兩首歌的歌詞詩意很「寫真」;夫妻或不倫的戀人,在時雨的氣氛中,對感情的得失有期望,也有自責。正如我對自己手作的植栽的存活,有期望,也有自責,也是情感的寄託。

相關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大地的「波斯菊」》

相關演歌:

都はるみ vs 岡千秋~浪花恋しぐれ

みちのくしぐれ 鳥羽一郎・村上幸子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