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生筆記 -《「銅像」與「鐵窗」》

 
 
 
「大乘佛學」的「金剛經」如此提示:"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又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時間,有淡化和遺忘的療效;一世紀前的人,大概已不常在現代人的現實的語境中;但是,人要記取的是,歷史的教訓和價值的善與惡。

人,只要雙眼所及,慾望生於心裡;只要未得滿足,必流出口,而成為慾望的表述,若「自制」或「他制」而不能言,必然經過手與腳的行動表現出來。也就是,人的雙眼認知,生出慾望,到付諸行動,不外乎「愛恨交織」;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

然而,生命有自然的限制;凡人、偉人或惡人,終歸走向「大限」而消失。然而,活在世上的人,「愛恨交織」已化作心裡的信仰;這是對於"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逆反。「自求」或「被他求」,而不在心裡烙印,是不容易的「淨化」;這是因為,人有記憶而思念;不論「那個人」是誰?或是好是壞;記憶和傳說,就是歷史;凡走過的,必留下足跡。

人有追思和祭祀的活動,是出於對歷史經驗的記憶。就以此為出發點,「銅像」立於公共空間,是一種集體強制的「反遺忘」;對於人群是提醒、鼓勵或刺激。「愛恨交織」的人,手與腳的行動油然而生,正如「狂牛」衝向被揮舞的「紅布」;有人想去除,也有人想保護。

人群,因"有所住而生其心";「銅像」在「愛恨交織」的人群,心裡上是「鐵窗」的外在「具體化」,限制人的自由精神和獨立思想。在哲學的理解上,「死亡」似乎總是「他人的事」;人卻又沉溺於「偶像崇拜」,以「銅像」、「石像」、「壁像」、「浮雕」、「木偶」、「人像」、「旗幟」的「圖騰」形式呈現。

「偶像崇拜」,也是人類精神上的蒙昧,不重視生而重視死;走不出「愛恨交織」的「鐵窗」。為了立於公共空間的「銅像」而「愛恨交織」,大動手腳,是欺侮「靜物」的「低級蒙昧」。

人有「自戀」,也有「自恨」;也有「戀他」,或「恨他」的精神上的「潛意識」;若無從化解「愛恨交織」的心理障礙,不妨在心裡自勉:超越自己對「銅像」等「圖騰」所代表的意義;讓內心有偉大或崇高的嚮往,成為自己的價值信仰。

惡的可能和爭議,德國哲學家「叔本華」提到,"惡有積極的意義";「惡」的存在,可以惕勵人群,劫難的可能性。重要的意義,在於走出心中的「鐵窗」。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