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5日 星期一

哲學人生筆記 -《「計畫」與「黑白花」》

 
 
 
究竟「計畫」有沒有「用」?世事多變化,所以,才稱「世界」為「浮世」。「經濟學」的理論基礎在於:"若其他條件不變,則…有…結果";這是典型的"在暗室裡找「黑貓」"的想像。

近代的「經濟學家」,最高的成就和榮典,是自己所提出的「經濟學理論」和「模式」,被所在的專業領域所肯定;而在許多年後,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也成為「經濟學」的大師。

遺憾地,「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愈來愈多,世界經濟和已許多國家的「國民經濟」的表現,卻愈來愈疲弱和乏力;發展與分配的「不正義」趨勢,在許多國家引起社會上更普遍的政治不滿和不同立場的對抗。這是典型的"主觀上,解釋世界,客觀上,卻無力改變世界 "

國家發展與經濟建設,多依據「計畫」;然而,「計畫」是經多年的調查、分析和論證之後才提出,再建立合法的「預算案」,據以執行。然後,「預算案」再經過多年的實踐;時空條件的變化已不復當年的起點;「計畫」的執行績效不佳,是常見的問題。

當前,中國有「一帶一路」計畫;台灣有「前瞻建設」計畫;相近的時空;「一帶一路」的指涉,是「地緣戰略」想定中的,掌握以「中國為主」的「畫餅充饑」。「前瞻建設」的指涉,是台灣的「政府投資」,補充「民間投資」不足的缺口。

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面向西方;是為中國在過去多年來,國內「過度投資」造成生產資源「存量」的浪費和錯置,過剩的產能,意圖向外尋找市場的「有效需求」。台灣的「前瞻建設」計畫,是指向國內,由政府投資帶動公共建設的有效需求。

以上二者,都是典型的「凱因斯理論」的實踐,必然開出「黑白花」;可以視作擺脫自己的「經濟困境」,無可奈何中,以投資需求再浪費和再錯置;也是以政府的力量主導「干預市場」的戰略;也是「社會主義」和「國家主義」合體的投資計畫。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