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7日 星期六

哲學人生筆記 -《時代的「遺緒」》

 
 
 
精神,是一個時代的表象;本質在於意志。一個舊時代的過去,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人,生活在時間的川流中,隨著年歲的增長,有些感情的寄託和趣味對象,究竟要不要,能不能隨著時代移轉?

浮世的表象,若只重「現在」,稱為「流行」,預告未來,是「前衛」;感情上,揮不去的「念舊」,稱為「遺緒」;或者說,是「放不下」和「過不去」。

究竟,「展望未來」或「懷念過去」,在哲學的理解,有何意義?浮世的理解,年紀愈大,人生經驗成為自己的故事,未來的日子愈來愈少;只要自己尚未「失憶」或「失智」,對習慣和往事的「念舊」,就是精神上的「遺緒」。

不過,在美學的領理解,有些「遺緒」是珍貴的情感表現;為什麼難忘「初戀」?為什麼「老歌」好聽?那是在過去,「初戀」的對象,讓自己珍惜,值得信守,以為那就是愛情。或者,一再聽唱的歌謠,讓自己的情感有所寄託。

在哲學的理解:「進步」與「保守」,不是對立的兩種價值,而是各有信仰的「意義」。「進步」,追求改變,好還可以更好;「保守」,珍惜以往相信的美好,迄今依然相信。這正是,哲學使我對的「進步」與「保守」的價值各有擇取,而不是「非此即彼」;重要的,在於成就自己的意志堅強,精神自由,思想獨立。

週末的上午,我在「雜樹林」做農事,也為「黃波斯」(Cosmos sulphureus Cav.) 的花朵烙影;正好飛來一隻棕色的「蜻蜓」;停在附近「葡萄柚」的樹枝上。此情此景,喚起我對童年時代在田野採集的美好回憶。

不久,「時雨」驟至,收工休息回去唱歌;很自然地,選唱我最欣賞的日本「演歌手」,資深的「大川榮策」先生的《昭和流れうた》和《昭和浪漫》。歌曲的玄律和歌詞的意境,「大川榮策」先生的歌聲,帶出男人有浮世滄桑的「遺緒」。

至此,終於我確認自己,雖然"不知老之將至",卻也不再年輕;我也有自己對過往時代的「遺緒」。

相關「日本演歌」:


大川栄策,《昭和流れうた》


大川栄策,《昭和浪漫》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紅蜻蜓與桑果》


詩人之國筆記 -《看錯人》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