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6日 星期六

園藝生活筆記 -《「立夏」的期待》

 
 
 
 
 
 
 
 
 
溫熱的風,已自南方的海洋進來了!近日的氣温上升,氣氛有些悶熱。五月五日,是「立夏」節氣,從「雜樹林」中的花果植栽的各色風彩和成果;直觀上,植物應該都完全活過來了。

四月底,我還有些疑惑,一些在休眠期內,被我大肆修剪根部和枝條的「落葉樹」,ㄧ直未見到有冒新芽的跡像;我有些自責和內咎;是不是做得太過份了?難道,這些伴我多年的植栽,從此長眠不起了?

其中,一株已種植二十多年的「冰河期」孑遺的「活化石」物種,銀杏,最讓我關心和難以釋懷!

銀杏樹,成長緩慢,又名「公孫樹」,是「雌雄異株」;幼苗定植後,大約經歷五十年,能有效地授粉後,才可能看到結出「白果」。半世紀的歲月,在人生而言,已經可以有祖孫三代人了。「公孫樹」的別名,大概由此而來。

銀杏樹,這個物種的「太上先祖」,經歷遠古的自然浩刧和「冰河期」的嚴酷考驗,而倖存至今;難道,竟然活不過我的摧殘?想起來,真是「人禍難逃」,殘念啊!

另有一株「波蘿蜜」,我總會聯想到,「大乘佛學」的經典「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的™諸法皆空,自由自在™;所以,不客氣地大修剪,以致元氣似乎大傷,春天時,仍不見新芽,以為真地掛了!罪過啊!

「立夏」前夕,深夜裡,聽到户外傳來清脆的™啼聲™,以為有人「棄嬰」?想到浮世多困,植物遭逢「人禍」,存活不易;難道,還有人,將好不容易才生下來的「囝仔」,趁夜丟棄在「雜樹林」附近?

連續傳來多次「啼叫」;我沒聽錯吧?不忍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趕快出去救贖吧!於是,拿起手電筒和相機,出外摸黑當「柯南」。

循著™啼聲™的來源;還好,是一隻「紅嘴黑鵯」,正在找伴求偶,發出™愛沒事情™(Love Message)。真是™生氣的世界™;德國的「怪老子」哲學家「叔本華」的高見:™生命在完成生殖的目的後死亡™;想到植物和動物的生死,各有遭遇,是由意志在決定嗎?

回程中,舉頭看見「上弦月」;月有陰睛圓缺,初一和十五不同樣,就看時間到了沒有?就總會有一樣。生死存活,就看有沒有意志?是吧?!鏡頭對準月亮,為「上弦月」烙影作見證;期待我的受難植栽,銀杏樹和波蘿蜜樹,在「立夏」過後能活起來。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