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藝生活筆記 -《禪友之花》

 
 
 
 
 
 
「捻花」與「微笑」的示意,據歷史所載,與「佛教」的「傳法」有關。究竟,那一種花,「有緣」被「捻」而成為「心法」的「直觀意象」?

「直觀」是比較「哲學式」的用語;在德文的哲學語境中,「直觀」來自「蒙昧」(Mündigkeit)的破解而出,似在黑暗中,點出「一把火」;突然間,四周的「意象」出現「自明」。

對於這項破解黑暗與無知的過程,被稱為「啟蒙」(Aufklärung,) ;指涉在看見和理解身外「意象」的"瞬間破解";以人自身的認知能力,我的理解,在「哲學德文」的語境中,就是「直觀」(sich auf An­schau­ung verstehen) ;在佛教的用語是「慧根」。

以上,「哲學」與「禪學」的語境,我在園藝生活的實踐中,常有「花開花落」與我相遇,因此若有所悟的「緣起緣滅」。

五月裡,時序已在「入梅」後,時有雷聲和明顯的「時雨」。清晨,來到「雜樹林」,陣陣的清香撲來;已經有綻開的「禪友之花」:「玉蘭花」、「茉莉花」、「梔子花」、「夜合花」、「石榴花」、早生的「覆盆子花」與我「緣起」照面。

其中,「玉蘭花」,常出現在夏季的炎陽下,「賣花女」辛苦叫賣的街景。「茉莉花」是被傳唱的中國名曲,夏季多茶飲「茉莉花綠茶」;時序入秋冬後,再飲「桂花烏龍茶」,是我的嗜好。所需的花料,都是採擷自家的植栽;這也是「緣滅」的「花緣」。

「梔子花」,是有名的「禪友之花」,清香芬芳,花季不長;隨著花開漸密,香氣由淺而濃。「梔子花」和「玉蘭花」,常被植於佛門古寺,以清香伴木魚聲和梵唱餘音,勉強開悟浮世的苦情眾生。

若有所不能「悟」,也只能寄託此生的無奈。「金瓶梅」小說中的「李瓶兒」,為苦命女人的典型,正是以木魚青燈伴餘生;過往的諸多慾望與恩怨的糾葛,此後化作「禪友之花」的清香。

聞香駐足,我的「直觀」與「平靜」,來自那些「禪友之花」的香氣;心情瞬間輕快而開明。


相關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夜合花,那是庇佑我的母愛!》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