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哲學人生筆記 -《「圓滿」的逃亡記事》

 
 
 

六月九日,星期五;那個夜裡,我從書房的窗戶望出去,夏夜的蟲鳴中,夜空浮著一輪明月,而且是「滿月圓形」。走出書房,我烙下「圓滿」的印記,那一天,也是農曆的五月十五日。

漢文的文言語境中,有「朔望」一詞;「朔」是農曆的初一;「望」是農曆的十五。過了「望」,月形漸失去「圓滿」;農曆的十六,也稱「失望」。

日有陰晴,月有圓缺,是生命存在場域的客觀現象;人在其中,不因主觀意志而改變。凡事期望「圓滿」,多以「失望」作結。以哲學的理解,理性提醒我,主觀上的「最佳」,也就是「圓滿」,在客觀上是不可得的。理性也提醒我,若能有「次佳」,反而是「最佳」的「圓滿」。

那一個午夜,望月出東山上;好久不曾「有緣」正逢「滿月圓形」,就在窗外多直觀一陣子。再過幾個小時,大陽就要出來「接班」了。奇怪地,不只夜空有「滿月圓」;花園裡一株今年分株的「夜合花」,竟然「午夜不合」,早於旭日,搶先撐開「花苞莢」,露出圓潤如玉的花形,與夜空圓月呼應。難道,月有圓缺,除了影響潮汐高低外,也會影響植物的開花慾望?

夜已漸深了,戶外待久了,附近的「野犬」也有感受;希望不是嗅到"我的人氣",開始此起彼落的「犬吠」。英國的荒郊野外,有「狼人」出沒的傳說;在「滿月圓」的深夜,曾被「狼吻」的人,會變身「狼人」出來咬人。

愈想;愈不可思議。記得,「戒嚴時期」,我在外島金門服「預官役」,也曾在「滿月圓」的深夜,獨自巡視「第一線」的哨兵據點。那時候,手上有槍壯膽;這時候,手上沒槍,實在受不了;蚊子先來叮我了;只能落荒而逃;有夠「失望」。

相關文章: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