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

園藝生活筆記 -《「熱刑侍候」》

 
 
 
「熱脹冷縮」所指涉的,是材料的物理特性。人的感情,也有相似的特性:感情熱絡,人氣熱爆,或冷冷清清,指涉的現象,都是溫度的效應。

「冷」與「熱」,都是「價值中立」的客觀現象。溫度,太過極端,有「逆反」的作用;「熱爆」與「冷裂」都是證明。對各類生命而言,「熱死」與「冷死」,都是溫度肆虐的受害現象。

不同溫度的「示意圖」,在「氣象科學」的應用上,以不同的顏色,示意不同氣溫的分佈地區,可以一目了然。對於我,在園藝生活的實踐,是以花果、樹葉的顏色,判斷植物對氣溫的反應。

熱帶的「常綠樹」,以果實的顏色,或以開花的速度,反應植物對外部氣溫變化的生理調適。溫帶的「落葉樹」,最常見的,是楓樹、槭樹、櫸樹、樺樹、栗樹、銀杏樹,在氣溫變化明顯的季節,樹葉會變色;終於,隨風落下枯葉。

至於溫帶的櫻樹,花期決定於「日本列島」的「等溫線」的移動時間;當氣溫回升至攝氏十八度的日子,櫻樹就會由南向北逐漸地開花。

在「立春」後,我會注意NHK新聞的「氣象預報」和「日本氣象協會JWA 」的「桜の開花予想」,用來作參考,判斷我家「大島櫻樹」的花期。經驗上,花期比日本的「櫻花季」早一個月;誤差的範圍是"一星期"。

今年的「夏至」,在六月二十一日,雖然有午後的「對流雨」,或降下「梅雨」的滋潤。但是,氣溫的回升趨勢明顯,也就是,「等溫線」的移動方向是上揚的。

氣象數據是科學判斷的參考。在此之外,我從「針葉櫻桃」(Malpighia glabra) 的果實變色迅速,和「黃波斯菊」(Cosmos sulphureus Cav.) 的花朵,過熟的顏色;甚至「雙瓣茉莉」(Jasminum sambac) 的怒放花朵,也迅速地泛黃;開始為植栽憂慮,炎熱的酷刑侍候,在劫難逃。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