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故事筆記 -《「教父」走了!》

 
 
 
前德國聯邦總理,實現近代「德國再統一」(Die Wiedervereinigung Deutschlands)的總理,「柯爾」(Dr. Helmut Kohl),日前,以八十七歲,走完人生。歷史,曾經給他,比之前幾位德國聯邦總理,更不可思議的機會;「柯爾」進行一場「豪賭」:「德國統一」;也成就「柯爾」個人的「歷史地位」。

他實在很幸運!遇到一位「好好先生」的「前蘇聯總書記」,「戈巴契夫」,正在進行國內的「轉制」和「重建」;對於德國統一的問題,說了一句「關鍵語」:"德國問題的決策中心在「波恩」(Bonn)和「柏林」(Berlin)"。

言下之意:作為二戰的「勝利國」和「佔領國」之一的「蘇聯」,決定放行過關;也等於,替德國阻擋來自美國、英國和法圃的疑慮和可能的杯葛;畢竟,這幾個國家,還是西方民主陣營的盟邦,只能跟進。

後來,「柯爾」視「戈巴契夫」為「德國再統一」的「恩主公」。然而,「戈巴契夫」在國內的處境,是很狠狽不堪的。一個巨大的「社會主義帝國」和「社會主義兄弟國」結盟的「華沙公約」,在他的手中解體了。

「恩主公」,「戈巴契夫」在國內,還被「莫斯科」街上的「歐巴桑」突襲,K頭,發洩怒氣。有可能是,「戈巴契夫」的「轉制」和「重建」政策太激烈和失當,惹火了買不到民生物品的「歐巴桑」。「親近小孩!別惹火女人!」,這是政客的「魔戒」;切記!在國外,「戈巴契夫」是「英雄」;在國內是「狗熊」。

「柯爾」的好運氣,後來也用盡了!「德國再統一」後的幾年,他依然是聯邦總理,不知見好即收,應學櫻花盛開後即凋落,留給花客讚賞。「柯爾」,竟然成了德國在位最久的聯邦總理。我在德國漫長的求學歲月,聯邦總理老是「柯爾」;「老人家」在位十六年。

那一代的德國同學,被我稱作「柯爾世代」;不過,「柯爾」在位,有民主制度的合法的和正當的任命。

終於,「柯爾」被天敵媒體挖出,有政治獻金來路不明。「柯爾」,不是"說不清楚又講不明白";而是,不願背棄支持他從政的「金主」;算是有情有義的政客。

當然,「柯爾」對得起「金主」,卻得罪執政的「基督教民主黨」(CDU)的「同志」,急切地想切割「柯爾」,走出「政治獻金」來路不明的醜聞和泥沼。「同志」,其中,有「柯爾」提拔和栽培的「政治傳人」,現任的德國聯邦總理「梅克爾」。至今,她的任期之長,再走下去,有可能追上「柯爾」的任期。

他們的政治傳承,我在兩年前,以我所經歷的「柯爾世代」,寫成如下的「人生故事筆記 -《教父與女孩》」。現在,「教父」走進歷史了;就以此前後文,一個有過德國近代歷史見證的台灣人,向「柯爾」致敬;也向「梅克爾」的「大是大非」的原則說「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人生故事筆記 -《教父與女孩》


- 2015年4月7日 -

2015年4月2日,現任「德國聯邦總理」,聲譽如日中天,有「歐盟鐵娘子」美名的梅克爾,以具名文章,代表德國向被尊崇為「俾斯麥第二」的前「德國聯邦總理」柯爾表達祝賀感謝;歡慶他八十五歲的生日。頌文中,她讚譽柯爾,任內貢獻良多,重建國際信任,締造統一的新德國,才有當今受世人尊重和讚譽的歐洲強權地位。

1990年,我還在德國求學,見證了德國統一,和這兩位被形容為「教父與女孩」的「政治緣起」。如父女,亦如師生;柯爾,所建立的豐功偉業的政治遺產;似乎,就將在如此的世代傳承中,得以延續。梅克爾,當年這位「柯爾的女孩」,受到教父的疼惜和期待;是一顆來自東方夜空的明星;也許,一如柯爾有歷史機遇,讓德國,以致歐洲,呈現「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所揭示的美好世界風景。

二十五年過去了;大家都老了!世道,多歧異和起伏;柯爾,也曾被尊崇為「基督教民主聯盟」(CDU)的「榮譽黨主席」;不幸,在1999年,陷入「政治獻金」,說不清楚,又講不明白的爭議案中;讓他所屬政黨的清廉蒙上了陰影。

柯爾,對金主有情有義,拒絕陳述獻金的來源。如此,急壞了黨內的後輩同志;壓力湧向柯爾。正如本文聯結「明鏡在線」(Spiegel Online) 的分享原文,所回顧的敘述,在黨內外交互攻防,形勢愈來愈不利柯爾之際,時任「黨秘書長」的梅克爾,選擇「政治緣滅」。

在重要的「法蘭克福匯報」(FAZ)上,梅克爾撰文表示:"「榮譽黨主席」,對於黨有忠誠的義務,「基督教民主聯盟」,必須學習,沒有柯爾,也能前進;這樣的進程,不會不受傷"。柯爾,當然受傷了;迫於壓力而辭退了「榮譽黨主席」。幾年後,在專訪回憶中,柯爾,顯然還在意當時已出任基督教民主聯盟」「黨主席」的梅克爾,在他困窘時,對他的切割和背棄。

這段故事,讓我有似曾相識的歷史場景想像:如同「羅馬帝國」的「凱撒皇帝」遇刺時,看著那群刺客;驚訝地問到:"我的孩子,布魯圖斯(Brutus),你也加入他們了?"。歷史地位,屬於誰?布魯圖斯的名言是:"我愛凱撒!我更愛羅馬!"。當下德國的強權地位,讓梅克爾也有自己的歷史地位了;也不再是「柯爾的女孩」了。此時,她應該不需要在具名文中神來一筆說:"我愛柯爾!我更愛德國"。

相關閱讀:

《「梅克爾」祝賀「柯爾」八十五歲生日和向「柯爾」致敬!》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