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哲學筆記 -《「燈塔」》

台灣,不必在意現有「邦交國」的「庫存」;中國自認崛起,想要收購和認養「邦交國」,以彰顯大國實力。在國家戰略上,台灣人以「平常心」看待「中華民國」的「邦交國」被"逐一",或"整批"的收購,乃是大勢的必然。

換個角度,也許,仍有少數被中國窮盡能力,而買不走的,可貴的「邦交國」留下來。對自認「大國崛起」的中國,是「玻璃心」的嚴重受損。

台灣人民,出自對土地的認同,重新定位台灣,浮現國家已經事實存在的戰略價值;輕鬆地看待「零庫存邦交國」的可能出現。同時,將台灣人民國家發展的戰略,轉向更寬廣的、浩瀚的創新和價值的空間。

現有的「邦交國」待價而沽,終於離去,就給予祝福;投靠中國;對「番邦」和中國,只會出現「邊際效用遞減」,成為不可承受的沉重和承諾。

另一方面,都對台灣有戰略上的長遠利益。日後,願意與拋棄虛幻的,邁向正常化的「台灣國家」,不拘形式地交往的「番邦」,也將逐一地,或成群地浮現出來。只要台灣宣示意志:台灣就是「她自己」;稱呼中國,就是中國,以示睦鄰和尊重。

台灣已有事實獨立的「客觀存在」基礎;在「後獨立」事實的時代,就由幾代的台灣人,分工合作來落實「正常國家」的偉大工程。台灣意識、教育、軍事、修法、釋憲,都是在為「正常國家」立下基礎

捍衛自由、鞏固民主,形成「正常國家」;台灣,立志成為世界上引領高貴價值的文明燈塔;不應再虛擲善意於期待中國,玩弄「語障」於虛幻的神學語境。中國,對於台灣,就是一個在「國際法」上,不具有「主權聲索」權利資格的「外國」。

對中國的關係,不應該成為台灣內部無意義的爭議。對中國的認知和好惡,就由台灣人民自由地去探索。

台灣,以平等對待任何外國,即是善意。「零邦交國庫存」的出現,對台灣,值得期待;有如「櫻花飄落」、「鮭魚返鄉」的壯麗轉化;舊時代「國家神學」的幻滅,是新時代「國家哲學」的開始。

相關文章:

法哲學筆記 -《「釋憲」的「台灣人國家」》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