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蟬鳴」的「遐思」》

 
 
 
 
 
 
 
"夏至,蟬始鳴";指的是一種「意境」,有自然的「節氣」流轉;有自然的「生物」鳴聲;還有,只聽到「蟬鳴」,卻不容易發現「鳴主」躲在何處的無奈。

蟬在鳴,此起彼落的呼應;我只知道:有幾隻蟬,就躲在茂密的「雜樹林」裡;待我想尋找「鳴主」在何方?蟬,又全部寂靜下來了。然後,遠方的「鳴主」也「休兵」,不敢高調,先避風頭。

蟬、蜻蜓,都是我自童年時代起,就很有好感的美麗「生物」。蟬,像蜻蜓一樣,也有透明又輕盈的「薄翼」;體型又長又圓。以前的「早餐店」,除了供應豆漿、燒餅、油條、包子之外,也有「糯米飯團」,外型很像「蟬」的體型。點餐時,向「店家」說:"請抓一隻「蟬」給我!";「店家」即可會意。

現在,年輕的「店家」,不知傳承上一代的「古意」,只有"不知所云"的「蛤」?「蝦米」?「碗糕」,是否?可惜了!「古意」回不去了;我也「初老」了。不過,雖然我的外表依然年輕,被稱呼「大哥」;說話卻也讓人"不知所云";年輕世代「聽嘸」,以為遇到「怪叔叔」。

比較起來,透明的「薄翼」更勝於有羽毛的「鳥翼」。蟬,與蜻蜓的「薄翼」一樣,在美學的意義,有可看透,都又不徹底的「朦朧美」,帶有神秘感。「薄翼」是自然「生物」與生俱來的「性感」;不易被看透而可以遐思;又能飛行。

微觀地理解,對「薄翼」的想像的「性感」,投射到「生物體」自身,不得不讚嘆,自然造物的精緻和偉大。神秘的「生物」,蟬、蜻蜓,竟然有人的慾望素材;女人,頭上披著如「薄翼」的「白紗」是可堪幻想的「新娘」。頭上披著如「薄翼」的「黑紗」,是我見猶憐的「新寡」。

「夏至」起,上午,晴朗的天空,陽光強烈又暑氣逼人;但是,我期盼蟬鳴響起;那般情境,喚起我對童年歲月的回憶;也加深我對理想家園的情感。

相關文章:

美學史話筆記 -《偽善的白紗禮服》

詩人之國筆記 -《夏之鳴》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