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5日 星期日

哲學人生筆記 -《「可近可遠」》

 
 
 
「可近可遠」,指的是「距離」嗎?字義上,「距離」是時間和空間的「尺度」;可以「微觀」,也可以「宏觀」。前者,目前以「奈米」標示;後者,以「光年」計算。

以上所述的「可近可遠」,是「客觀的」想像:“時空的距離必然存在,只是無法親見,自己却已經存在其中”。

在「主觀上」,「可近可遠」指涉的是「情感」,來自心理上的認知;「關係」就是「距離」。即使極親密的「關係」,還是有“奈米級”的「距離」;浮世有「無縫接軌」,那是主觀上的認知;客觀上,“雞蛋再密也有縫”,而且,「距離」在“奈米”以上。

在哲學的「語境」,「主體」和「客體」不是「一體」;這也是浮世的「意志」和「現象」的「關係」,是辯證的(dialectic);「對立」是常態,「統一」是想像。

在現寶的世界,歷史的實踐證明,生物只有「存在」和「消失」,絕不可能「不朽」;人類是有自覺的,也能思考的生命;最小的有機的單位個體「細胞」的「質」,有「老化」和「分化」的「演化」,是以「消失」為終點而「轉化」成為另一種形式的「能」。「物質不滅」和「質能互換」是既「唯物主義」,又是「唯心主義」。

浮世的用語,以「親」和「愛」為可欲的和正確的價值;實踐上,是自我催眠的愉悦感。「存在先於本質」;「存而不論」才是現實的和正確的保全方法。

戀愛中的人,常以“親愛的”,或“打鈴”(Darling)稱呼對方,是「唯心論」的信徒;以「唯物論」而言:「可近可遠」才是符合現實的「關係」;也是自利的「保護主義」。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